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95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神情已经如常。

郁赦坐起身,怔了片刻,记忆回笼,想起自己方才失态的样子有点烦躁。

钟宛轻声问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郁赦一边整理衣裳一边淡然道,“近日人变矫情了,听了几句不顺耳的就受不了了……”

郁赦瞥了钟宛一眼,不忘迁怒,“都是让你闹的。”

“没事了。”郁赦神态如常,不忘细看了看钟宛的的嘴唇,拉过钟宛被攥红的手腕揉了揉,低声叮嘱,“下回我再发疯……别理我,有多远走多远。”

“那怎么行。”钟宛道,“我走了,这便宜要落给谁?”

郁赦失笑。

钟宛由着郁赦给自己揉手腕,收了不正经的调调,再一次问道:“长公主到底说什么了?”

郁赦当没听见,起身道:“有点青了,我去取点药油替你推推淤血。”

“子宥。”钟宛坐在床上,轻声道,“你自己我说……总好过别人跟我说吧?”

郁赦脚步一顿,依旧没说话,自去取药油。

钟宛无奈。

不多时,郁赦自己端了一盆热水来。

郁赦挽起手袖口,揉了热帕子,替钟宛敷在手腕上。

“如今的皇上……”郁赦等了片刻,待帕子稍稍凉了,就取下来,重新在热水里浸湿了,拧干后再裹在钟宛手腕上,“做了很久的皇子,很久很久。”

“先帝长寿,熬死了好几个皇子,当时最大的皇子,就是如今的皇帝,当日的二皇子。”

“先帝并不多喜爱二皇子,他更喜欢六皇子……就是宁王。”

郁赦再次换了帕子,郁赦怕水没方才热了,自己用双手捂在钟宛手腕上,继续淡淡道,“陈年旧事,这些你都是清楚的,不多说了……那会儿先帝动了立幼的心思,不……不是动了,是几乎已经立了,差就差在了一封诏书上。”

“那几年,大旱后接着闹了洪灾,先帝觉得年份不好,不吉利,又自认身子康健,想在来年丰饶年份里立储,顺便大赦天下,图个顺当。”

“先帝当日很宠宁王,明眼人都已看出来了,二皇子……很着急。”

“先帝年纪虽大了,但他一直朝政把控在自己手里,二皇子在明面上是做不了什么的,即使他有郁王这个助力。”

“怎么办呢?郁王给他想了个好法子。”

“郁王透过安国公主,暗暗的在宫中放出流言,说先帝要杀母留子,在立储后,就了结了大小钟妃。”

钟宛心里咯噔了下。

“你也听了那些传闻,信了这是先帝的主意,是不是?”郁赦淡淡道,“不,先帝自己从未动过这个心思。”

“钟府没什么成器的男子,钟贵妃更是个贤惠女子,不至于让先帝如此忌惮。”

“但别人就不这么想了,你家的两个皇妃听了这话日夜惶恐,但不敢问,钟贵妃日日垂泪,每次见到宁王就像最后一面似得,一来二去,假话都要变成真的了。”

“钟贵妃甘愿为了儿子的前程赴死,小钟妃……就不那么甘愿了。”

“宁王又不是她的儿子。”

郁赦将帕子丢到一边,拿起药油来倒在掌心,微微搓了搓,待药油化开后,他将掌心轻轻的按在了钟宛手腕的伤处。

“小钟妃同二皇子妃是手帕交,在入宫前就和二皇子见过面,两人……有点什么?不清楚。”

“二皇子待小钟妃信了流言后,托宫人给她传递了消息,同她说,说自己多年来对她念念不忘,只恨她已是自己的庶母,空有再多情愫也只能缄默不语,如今听说她要遭难,没法再听之任之。”

“小钟妃当时日日担心自己会因为姐姐的儿子没了命,心惊胆战之际,接到这个消息,如何不动心?”

“二皇子许诺她,来日皇帝若要杀她,自己必然设计保全,或用替身,或寻假死药给她,总之不会让她真的身殒宫中。”

“小钟妃终于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,感念不已,两人托宫人来回传话,各种山盟海誓……说的十分动听。”

钟宛艰难道,“先帝从未想过要杀两个钟姓皇妃,这谎言早晚是会被戳破的……”

“对。”郁赦放开手,再往手心里倒了些药油,搓了搓,重新捂在钟宛手腕上,“不急,这只是他们计划的第一步而已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