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96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“二皇子和小钟妃起初还只是透过宫人来回传话,后来渐渐的会在宫中见一两面,再后来……”

“小钟妃就有孕了。”

“她吓了个半死,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把这个孽种打掉……也真的这么做了。”

“但可惜,她身子很好。”郁赦用指腹轻轻替钟宛揉淤血,“一碗堕胎药下去……疼了个半死,竟也没把孩子打下来。”

郁赦嗤笑,“命大……”

“二皇子等的就是这一日,听说后忙派人同小钟妃说,绝不可伤了这个孩子。”

“二皇子说,他自己儿子夭的夭病的病,很想要这个心上人的孩子,又假作怨怼,说小钟妃狠心,并不以真心待自己。”

“小钟妃还要靠着二皇子活命呢,怎么敢同他翻脸,但她又不能真的把孩子生下来……先帝多年没理会过她,这孩子赖不到先帝头上。”

“这要怎么办呢?”

“二皇子给小钟妃出了个好主意。”

“他给了小钟妃一剂毒药。”

“先帝当日感染风寒,是钟贵妃日日衣不解带的侍候……小钟妃想要混过去,很容易。”

“二皇子同小钟妃说,先下手为强,与其等着皇帝将他们都杀了,倒不如先结果了这个心狠的老东西,如此,她和她的姐姐都不用死了。”

“二皇子又问小钟妃……”

郁赦自嘲一笑,“问她,想不想做皇后,想不想让自己腹中的儿子,做将来的太子。”

钟宛手指微微发颤。

“二皇子说,待皇帝驾崩后,他会善待钟贵妃,会将宁王当自己的亲弟弟,会将小钟妃藏在皇陵的庄子上,过个一二年,就给她改名换姓,重新将她娶回宫。”

“但事实如何呢?你都知道了。”

“药是经了钟贵妃手的,她脱不了干系,先帝驾崩后,钟贵妃百口莫辩,都没能等到消息传出去,就被皇后灌了毒药捆上了白绫,根本没能再见宁王一面。”

“钟府自然也逃不了。”郁赦拉过钟宛的另一只手继续揉,“皇后‘仁慈’,说这是皇家丑事,没宣扬,只传出话来,说是钟贵妃畏惧杀母留子的传言,一时糊涂做了这种事,但她毕竟有宁王这个儿子,不能不顾全皇子的前途,所以钟府一夜败落,留下的人也不敢多说一句话……毕竟这已是天恩了,若真按弑君罪论处,钟家人一个也留不下。”

钟宛肩头微微颤动。

“该解决的都解决了,二皇子本要将小钟妃一同杀了,但临了……皇后,哦,已经是太后了,太后突然不肯了。”

“二皇子自己没个康健的儿子,太后怕小钟妃肚子里的是个男婴,舍不得了。”

“好巧不巧,安国公主刚没了孩子。”

“更巧的是,安国公主的驸马,是二皇子既倚重又忌惮的郁王。”

“这个没成型的不知男女的胎儿……来的太合适了。”

“所以,在皇陵别庄住了一个月,心心念念等着重新入宫做皇后的小钟妃,没等到二皇子,而等到了安国长公主。”

郁赦放开钟宛的手,平静道:“那个男婴是谁,你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“若是没这个早该被一碗打胎药流掉的男婴……”郁赦起身洗手,“很多人都不用死的,你家……”

“也不会家破人亡。”

第72章你怎么还留着。

钟宛既然要留下来,那这些事他总会知道的,早早晚晚而已。

数月来,郁赦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时时刻刻担心被钟宛知道了内情,但如今郁王要拿自己的身世做文章,实在是瞒不住了。

钟宛说的也对,自己说,总比让别人说的强。

郁赦尽力平静的将前事交代清楚后,钟宛怔怔的,一直没说话。

郁赦想给自己辩解几句,但又无从开口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