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98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赦停住脚。

崇安帝长叹一口气,“好孩子……不管你是为了什么,如今,你愿意一心向好,朕是当真欣慰。”

“朕这一辈子,没子孙福,伤了几次心,如今剩下这两个儿子,不成器的不成器,忤逆的忤逆……”崇安帝眼神浑浊,怜悯的看着郁赦,“幸好还有你,朕明白,这些年你是受了委屈了,但人活在世上,哪有不受委屈的呢?朕也委屈,朕做皇子的时候,也是这么过来的……”

崇安帝叹气,“你回府……别再出门,晚间……朕自有旨意。”

郁赦心中波澜不惊,背对着崇安帝,摸了摸胸口。

郁赦转身,跪了下来。

崇安帝欣慰一笑,“好孩子……要是没你,朕这会儿真不知道该指望谁了,你也知道朕身子不行了,是不是?朕不信你是怕死,怕将来宣璟宣琼容不下你才要争储位的,你是为了朕,是不是?你也不忍心了,是不是?到底……是血浓于水,你终于谅解朕了,是不是啊?”

郁赦死死咬牙,忍着恶心,躬身磕头。

经此一事,崇安帝不会再犹豫了。

这就够了。

崇安帝拭了拭泪,摆摆手,“好孩子,去吧。”

郁赦起身出了内殿,崇安帝脸上笑意散去,低声道:“传……宣琼。”

郁赦在宫门口站了许久,跟着他的随从问了几次郁赦才反应过来,郁赦失神道,“回府?”

随从道:“是啊,不回吗?”

郁赦有点怕。

怕回去了,钟宛不在。

郁赦最终还是上了轿子。

中间郁赦几次叫停,路过点心斋,郁赦下去给钟宛买了糖,路过糕点铺,郁赦下去给钟宛挑了糕点,路过桥边看见捏泥人的,郁赦都下了轿,给钟宛买了几个。

七年前,钟宛没事找事,自己出不了府,总让郁赦给他捎这些东西。

哪座桥边的泥人,哪个胡同的糖葫芦,什么小街上的吹糖人,什么巷子里的纸画,钟宛说的头头是道的,指挥着郁赦去买。

少年郁赦好声好气的跟钟宛说,公主不让自己买街面上的东西,不入口的东西也不行,不安全,就是真买了,也不能带进府,外面的古怪东西,谁知道吃了碰了会如何。

少年郁赦是很敬畏自己母亲的,安国长公主的话,他都会听。

钟宛同他说了几次,郁赦都不听,被问的多了,郁赦就让府里的厨子给他做,做的不伦不类的,钟宛并不喜欢,这事儿就这么不了了之了。

“劳您捏的仔细一点。”郁赦低声道,“他说了……要孙悟空的。”

捏泥人的老人没见过什么大人物,心惊胆战的捏好了泥人跪着捧给郁赦,不敢收银子。

郁赦就在小摊子边上放了一枚金锭,小心的护着手里的泥人上了轿。

“我当时……”郁赦看着手里的泥人,在轿子里自言自语,“居然为了她的话,不给你买……”

“你只想要个泥人,我居然都不给你……”

郁赦闭上眼,心疼的浑身发抖。

戕害你到这份上,到底要怎么补?

郁赦也不知自己是在拖延时间还真的要补救,他在闹市上兜转了许久,买了一堆零碎东西,不让人碰,自己捧着回了府。

“钟少爷……”郁赦护着“孙悟空”头上的翎羽,尽力自然的问道,“睡了吗?”

冯管家小心的上下看了郁赦一眼,低声道:“世子,您出门没一会儿……钟少爷就走了,回黔安王府去了。”

冯管家心惊胆战,生怕郁赦发疯,不想郁赦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,“这样啊。”

郁赦手有点抖,不小心捏碎了“孙悟空”的手臂,他忙用袖子接着,前言不搭后语道,“那我给他留着……给我弄点浆糊来,我给他粘好。”

冯管家眼睛一红,答应着去了。

郁赦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小心的修补着泥人,他手太抖了,修了一会儿,又弄坏了几处,他不敢发火,怕碰坏更多,只能压着脾气,一点一点修补。

郁赦足足修了两个时辰,期间宫里来了人,传了旨意,崇安帝终于将他认回,郁赦隔着帘子忙自己的事,跪都没跪,只让人将圣旨放下了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