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99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没多一会儿宗人府的人也来了,几个老宗亲又来了,都没见着郁赦。

天黑透了,郁赦手里的泥人碎的不成样子,郁赦不敢发怒,几次起身,又几次坐下了。

“对不住……”

郁赦小心的取了一点胶,慢慢地涂在泥人身上,声音发哑,“我尽力了,但还是把你伤成这样了……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郁赦终于崩溃,他放下泥人,死死攥拳,“不知道该怎么才好……”

钟宛匆匆赶回郁王府别院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了。

冯管家看见钟宛吓了一跳,指着他洇着血的额头惊呼,“您这是怎么了?!全是血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钟宛淡然一笑,随手抹了一把,“自己磕的,我……下午听到消息了,满城昭告,好生热闹,世子呢?”

冯管家咽了下口水,“在书房呢……”

钟宛点点头,要回自己院子,冯管家忙道:“您先去看看世子吧!”

钟宛推开书房的门。

书房中一片狼藉,圣旨诏书被生生撕成了几道丢在地上,书案上放着一堆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的小玩意儿,书房窗下,郁赦衣衫凌乱的坐在地上,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纸包。

钟宛心头咯噔一下,寒石散……

钟宛恨透了自己,非要矫情的去什么祖坟!逼的郁赦又吃了这东西!

钟宛几步上前,不等他把郁赦手里的东西夺过来,突然愣住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钟宛不可置信的看着郁赦手里的东西,眼眶瞬间红了,“你怎么还留着……”

月色下,犯了病,根本没觉察到钟宛的郁赦痴痴的打开手里的纸包,纸中包着一撮绿油油的茶叶,郁赦捏了一小粒,珍之重之的放进了嘴里。

那是黔安的茶叶,被钟宛喝的只剩了这么一点。

可冯管家说过,虽然少,但都是芽尖。

是钟少爷一点点挑拣出来的。

只有这么一点,所以他不舍得喝。

第73章这不是你该看的东西。

钟宛半跪在郁赦身边,他额上不住渗血,血自他眉心流了下来,钟宛没顾上管,声音沙哑的追问,“你只吃了这个,没吃寒食散,是不是?”

郁赦微微抬头,看了钟宛一眼,他这会儿神志不清,根本看不明白眼前的人是谁。

钟宛心疼的直抽气,他小心的在郁赦怀中摸索了下,没找到什么,再次问道:“没吃寒食散,是不是?”

郁赦细细咀嚼着嘴里的茶叶,轻轻摇了摇头。

不等钟宛放下心,郁赦又自言自语道,“归远不让我吃。”

钟宛握着郁赦衣襟的手僵在原地。

钟宛死死忍着眼泪,喉咙口微微哽咽,“没看到我给你留下的信?你以为我走了?不回来了?”

郁赦皱眉看着钟宛,不明白眼前人在说什么。

“我……”钟宛脸上血液蜿蜒,他怕吓着郁赦,起身随手拿了一盏茶,他仰头将茶水浇在自己脸上,茶水刺的他额上伤口生疼,钟宛顾不上管,抹了一把脸,转过身来跟郁赦低声道,“先……先起来,我不走。”

郁赦被钟宛扯了起来,不忘护着手里的茶叶包,他将茶叶包好,重新放在了衣襟里。

钟宛将郁赦拉到了床上,随便扯了条被子给他裹了上去,郁赦静静地由着钟宛动作,双眼无神的低声嘱咐,“别动我桌上的东西……”

“什、什么?”钟宛往外看了一眼,忙道,“我没动,什么东西?圣旨?替你收起来?”

郁赦摇头,“别碰,那是我给归远买的泥人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