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03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被子上下都是血迹,郁赦难以想象……在自己睡熟后,钟宛他倒在血泊中挣扎了多久。

不是体力实在难以为继,钟宛何至于到早上才攒足体力去找太医?

郁赦好不容易搓洗干净了里衣,将满是皂沫的里衣展开挂好,胡乱梳理了下,出了卧房。

府里的下人们昨日也听说了旨意,看向郁赦的眼神有敬有畏,都只敢行礼,不敢多言。

郁赦神智恍惚,没多理会,走到钟宛院门口,又停住了脚。

近乡情怯。

府里唯一的小丫头从钟宛院里出来了,郁赦叫住她,眉头紧锁,“钟少爷……如何了?”

小丫头畏畏缩缩的,低声道,“一直发热,也吃不下东西去,太医怕伤了少爷的肠胃,没让少爷吃药,正在行针。”

郁赦踟蹰,又问,“他……说什么了吗?”

小丫头摇头,“没说什么,哦不,说了,说让我们看着点,世子你要是醒了,让我们跟世子说,他昨夜就回来了。”

郁赦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听这意思,应该没太生气。

想到这,郁赦心里更心酸了。

摆摆手让小丫头下去了,郁赦正要进钟宛的院子,外面一个家将赶了过来。

郁赦不耐,“又怎么了?”

家将看出来郁赦这是要去见钟宛,自知碍眼,讪讪道:“宫里来人了,宣世子入宫。”

郁赦道:“说我病了,不去。”

“还有还有。”家将忙拦着,“公主府里也来人了,自然,惯例是让冯管家挡回去了,不过……咱们的人也有事要跟世子说。”

郁赦往院里看了一眼,无奈转身跟家将出来了。

“不出世子所料,昨日皇上传了五殿下去后,大发雷霆。”

郁赦心不在焉,烦躁道,“捡着有用的说!”

探子躬身,“是,皇上昨日传了五殿下后,一开始没提……没提宫人的事,只问五殿下,为何频频同世子犯难,是不是听谁说了什么。”

“五殿下还算机敏,没提郁王半句,拒不承认之前坑害世子的事,皇上不信……属下猜测,皇上也不信五殿下有本事能找到钟妃宫中旧人,明着暗着问了半晌,逼问五殿下,是不是郁王哄骗了他什么,但无论皇上如何问责,五殿下都没吐口。”

“皇上诈了五殿下一句,说宫中旧人已被扣下了。”

探子钦佩的看了郁赦一眼,“世子这招行的妙,五殿下是真不知情,故而应答十分不得当,这下皇上信了,宫里的事,是五殿下在安排,宫外的事,全是郁王经手的。”

郁赦垂眸,低声道,“不是我的主意,其实是钟……罢了,还有什么?”

“皇上怒火攻心,但并未问责郁王,但这更要命……皇上心中已有了定论,所以连问也不想问了。”

“属下等记得世子的话,昨日待世子出宫后,隔了一个时辰后去公主府传话,说世子触怒龙颜,求公主帮忙向皇上求情,安国长公主听了这话等也没等,马上进宫了,时辰卡的很好,正是皇上责问五殿下的时候。”

郁赦轻声道:“皇上没见她?”

探子点头,眼中发光:“没见,但在听说公主求见后,皇上气的将书案上的东西一把推到了地上。”

郁赦嗤笑,“皇上以为公主是接到了消息,要为郁王求情。”

“是。”探子道,“听老公公说,皇上气的只喘息,还说……还说了一句女生外向。”

郁赦嘴角微微挑起。

探子不放心道:“只有一点属下有些忧心,长公主虽没见着皇上,但一回府接着消息,必然就知道是被世子算计了,那……我们以后再如何让长公主帮扶我们?”

“从始至终……”郁赦低声道,“我就没指望过她,怕什么?”

探子不解,郁赦淡淡道:“且她心里清楚,我不会诓她,许诺她的,我都会给,但如何给,如何用她帮我,就要按我的规矩来了。”

郁赦相信安国长公主是真心要帮自己的,但多年母子情分早已断,郁赦是真的不敢毫无保留的信任她了。

“我命悬一线,只能在他们彼此猜忌时才能有机会。”郁赦道,“经过这件事,皇上必然疑心公主了,郁王也会怀疑公主是故作姿态,公主会怪我,恨我,但只有这样……她才能更倚重我,她指望不上旁人了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