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04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探子明白了,点头,“也对,公主虽同世子多番许诺,但谁知回头会不会反水,还是早点断了公主两头顾着的念头好。”

郁赦道:“宣琼呢?”

“已被软禁了。”探子忙道,“按世子的吩咐,公公们一直在求情,让皇上顾念父子之情,没真的将五殿下关到宗人府去,不然我们下一步棋就走不得了。”

探子顺势拍了郁赦的马屁,“世子考虑的真周到。”

郁赦冷笑,没说话。

崇安帝不会因为老太监的几句话勾起对宣琼的温情,没大力斥责宣琼,不过是留着他制衡自己罢了。

“暂时不要再做什么。”郁赦道,“该做的我们都做了,万事过犹不及,如今先看他们内斗那好,传出话去,我病了,下不了床,让他们闹吧。”

探子答应着去了。

好不容易打发走了探子,郁赦来不及喝口茶,起身往钟宛院里去了。

钟宛屋里,外面屋子里吊着一口小小的药锅,正炖着药,屋中空无一人,施过针的太医已经走了。

郁赦转过屏风进了内室,卧房里,钟宛赤着上身趴在床上,后背上还扎着十来根银针。

郁赦微微低头看了一眼……钟宛睡着了。

郁赦放轻脚步,走到钟宛床前坐下了。

钟宛头上裹着白绸,郁赦想了下了然……他昨日刚知道了内情,大约是在给自己家人戴孝。

郁赦上下看了看,钟宛劲瘦白皙的后背上并没什么伤痕,露出一半的脸颊和脖颈也干干净净,没有伤处。

不用心存妄想,这必然是伤在下身了。

郁赦杞人忧天的担心,钟宛虽平时看上去大咧咧的,但他真的张的开口,跟太医说他那里的伤吗?

太医看过了吗?

上过药了吗?

郁赦留意到床边有一瓶药,他拿起来看了眼——瓷瓶上贴着的纸上写的是金疮药。

郁赦皱眉,这种外伤药……真的是哪里都能用吗?

这太医到底会不会治?

还是钟宛不好意思,随便糊弄了太医讨来的?

回想那斑斑血迹,郁赦没法不担心。

郁赦看着钟宛裸|露在外的细瘦的腰身,犹豫再三,放下了药瓶。

郁赦将搭在钟宛腰上的被子慢慢掀开,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钟宛松垮垮的腰带上,迟疑片刻后,将他腰带轻轻扯了下来。

郁赦攥住钟宛的亵裤,往下扯了几寸……

“子宥……”

不知何时醒来的钟宛红着脸一把扯住自己裤腰,艰难道,“我这还病着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郁赦耳廓渐红,但没松开手,他忍了片刻,语气里带了几分愧悔,轻声道,“我想……看看。”

钟宛:“……”

钟宛怀疑的想,自己这是彻底烧迷糊了吗?

第75章公主和宗室女

钟宛发热烧的浑身筋骨疼,睡的并不踏实,房里进来人时他就察觉到了,他估摸着是太医,想着该起来,又困倦的撩不开眼皮。

过了一会儿没动静,钟宛就又睡过去了,直到他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腰。

比起郁赦,钟宛才真是从小就被丫头婆子伺候大的,别人给他穿衣掖被子什么的钟宛都没事,唯一点,真的贴身的事儿,钟宛自小都是自己来的,倒不是他从小就懂避嫌,实在是他身上痒痒肉太多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