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05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赦解他腰带的时候钟宛瞬间就醒了,他本就偏着头,垂眸就看见了郁赦,这才没动。

见郁赦好好的,钟宛稍稍放下心,起先钟宛还以为郁赦是怕自己系着腰带睡觉不舒服,就顺水推舟的装睡由着郁赦摆弄自己。

郁赦破规矩太多,见自己醒了,没准就不帮自己了。

想着昨日的心酸,钟宛还暗暗的想,等郁赦给自己解下腰带时突然睁眼逗逗他,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如今两人心意相通,还有什么苦是熬不过去的呢。

但下面的事,和钟宛想的就有点不那么一样了。

是真的装不下去了。

钟宛后背上还插着一排银针,他坐不起身,这种被动的感觉让他有点狼狈,低声道,“别闹。”

若是平时郁赦必然就松手了,但现在他认定两人已有了夫妻之实,郁赦觉得自己再没什么不能看的了。

郁赦想钟宛可能是害臊,也可能是在生气,只能放轻声音,“你跟我都……还怕我看么?”

“不是。”钟宛糊里糊涂的,他也不清楚郁赦这是清醒了还是仍在犯病,他压低声音急道,“你突然要那什么没事,但太医不知何时就要进来了,让人家看见了这算什么?你……你……”

郁赦不甚满意的瞟了床上的金疮药一眼,“进来更好,我还有话问他呢,顺便让他也看看你这里。”

“你再说一遍?”钟宛怀疑自己耳朵聋了,吓得变了语调,“让他也……看看我这里?!”

钟宛红着脸怒道:“我不!!!”

郁赦不敢硬扯,怕钟宛挣扎起来碰到了后背上的针,叹口气,放开了手。

不等钟宛松口气,郁赦起身把卧房的门反锁了,又将床帐放了下来,郁赦这次没硬来,他坐在钟宛身边,用尽平生攒下的所有温柔,低声道,“我错了,我没料到你这么在意……但总要让太医看看,不然我也不能放心。”

钟宛头皮发麻的想,放心什么?!为什么要太医看看?郁赦要封王了,难不成他跟皇上说了,要跟自己成亲?所以需要让太医证明自己童贞尚在?

没听说本朝还有这规矩啊……

再说自己一个大男人,这要怎么证明?

是看看自己那根玩意儿猛不猛?还是后面够不够嫩?

钟宛崩溃,“去你娘的!”

郁赦面不改色的受着,“接着骂,等你能起来了,你拿剑给我一刀,我绝不躲。”

钟宛毛骨悚然:“不是,你……”

“好。”郁赦不敢勉强,“不用太医,我自己给你看看,行不行?”

郁赦看着钟宛苍白的脸心焦不已,低头在钟宛脸颊上亲了下,在他耳边低声道,“归远,我保证,这是最后一次,我以后绝不伤你了。”

钟宛闻言心里更苦了,结巴道,“果、果然只有一次?”

“放心,是。”郁赦握着钟宛的手,一面同他耳鬓厮磨,一边趁他不注意将钟宛的手用方才那条腰带捆了起来,不等钟宛再说话,郁赦低头在钟宛唇上亲了下,哑声道,“别动,拖着不看不行的……”

钟宛两手被捆在了床头,他被气的没了脾气,索性把涨红的脸埋在了枕头里,“行……行吧,随便你!”

郁赦站起身,看着钟宛被自己束在床上任人宰割的样子,心头泛起一股异样的旖旎,他在心里骂了句自己是个畜生,深呼吸了下,褪下了钟宛的亵裤。

郁赦:“……”

钟宛从脸到脖子都红了,他闷声道:“看出什么来了?看出老子是个雏儿了?”

郁赦终于觉察出有些东西不太对了。

郁赦小心翼翼的拉过被子给钟宛盖好,尽力镇定道:“我……我还有点事,宫里找我……我去去就来。”

郁赦失魂落魄的出去了。

一炷香后,太医过来取针,看着钟宛双手还被捆着吓了一跳,钟宛已经没脸见人了,他自暴自弃的干笑,“那什么,侯门的日子……不好过。”

太医心惊肉跳的把钟宛放开了,将针都取下后,谨慎道:“少爷,您这个身子,现在可万万不能做那种事。”

钟宛苦哈哈的自言自语,“是……我这不是……太受宠了么,没法子。”

太医不赞同的看了钟宛一眼,又体谅的点点头,“那我去跟世子说说?”

钟宛摆摆手,把所有苦往自己肚子里咽,“行……您要是能劝住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