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07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冯管家无措的看着郁赦,不懂这有什么可单独说的,那伤处那么明显,郁赦只要没瞎就看得到啊。

冯管家谨慎问道:“世子刚去看过钟少爷了?他好点了吗?”

郁赦说不出话来。

“三书六礼……”郁赦颓然坐下来,“一样未行时日日睡在一起就算了……我竟在他病着的时候,对他……”

冯管家试探道:“世子?世子?”

冯管家还要再细问,外面传话来,说安国长公主和原黔安王府的小姐来了,冯管家意外,“这两位怎么还结伴来了?”

传话的仆人交代清楚了,冯管家看向郁赦:“先见公主?世子?世子!”

郁赦如梦初醒,想也不想道,“请宣从心来。”

冯管家迟疑了下,“不好吧,老奴估计小姐就是来见钟少爷的,世子可见可不见。”

“她八成是给她大哥求情的,不必让钟宛见了。”郁赦稍稍整理了下衣衫,“请她来。”

冯管家无法,去请宣从心了。

郁赦收拾好情绪,在堂屋里见了宣从心。

两厢见过后,两人各怀心事,都没什么话。

郁赦心里清楚自己和宁王后人的血脉关系,但许是因为憎恶生母的缘故,郁赦对宁王的孩子并无半点多余的温情,今天给宣从心这么大的面子,不过是因为钟宛。

郁赦骨子里有点迂性,在他心里,宁王府就是钟宛的本家,无论多不想跟宁王后人碰面,该给的面子必须得给的,不然让外人看见了,不就等于是自己不重视钟宛了么?

按钟宛说的,那钟宛不就在这府里没有立足之地了吗?

另一头,宣从心也有点尴尬。

宣从心自小没受过什么管束,黔安她大哥最大,可她大哥也管不着她的事,横冲直撞的长到这么大,来了京城才知道天宽地阔,在京中住了半年,又经历了宣瑞的事,再锋利的棱角也要被打磨平了。

钟宛将她护的好,有关郁赦和钟宛的事,她是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。

宣瑞的事出来后,宣从心回府同严管家问,又问了林思,这才明白,郁赦就是那个“夸父”。

理清楚前事,宣从心五味杂陈,觉得钟宛一辈子都不回府也是可能的了。

郁赦心中只念着要如何跟钟宛赔罪,没空跟宣从心耗着,问道:“小姐这次来,是有什么事用我帮忙的?”

如何料理宣瑞郁赦心中早有计划,将来如何安排宣瑜宣从心他也有了主意,备好了说辞,就等着宣从心来求情。

宣从心犹豫了下,“钟宛……”

郁赦抬眸。

宣从心尽力将姿态放低,“我大哥的事,钟宛是真的不知情的,还请世子不要因为他的事,迁怒钟宛。”

郁赦意外的看着宣从心,“你是……担心钟宛?”

宣从心准备壮士断腕,反正大哥是他自己作死救不回来了,干脆不管他了,尽力将钟宛洗干净,免得他在这府上也住不踏实,她低声道:“他身体不好,好不好的就爱生病,还请……世子不要因为我大哥的缘故,苛待他。”

郁赦眯起眼。

他突然想起了钟宛以前诓他时说的一句话。

寻常夫妻若是吵架了,一般都是有长辈劝和的。

钟宛平时虽总胡闹,但他那句话其实说的对。

郁赦看着宣从心,心中涌起一个堪称下作的念头。

钟宛心里有多牵挂这对双胞胎,郁赦是清楚的。

他和钟宛命苦,没有靠谱的长辈,这个丫头倒可以暂时借来用一用。

郁赦默不作声的看着桌上的小摆件,低声道:“实不相瞒,我和钟宛之间,确实有了点隔阂。”

宣从心心道我就知道。

宣从心暗暗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宣瑞骂了八百遍,尽力恭敬道:“世子不要信别人的话,我可以作证,钟宛他是真的……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