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08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“你误会了。”郁赦长吁了一口气,“宣瑞的事,我对他没有半分怀疑。”

宣从心皱眉:“不因为我大哥,还能因为什么?”

郁赦看向窗外,幽幽道:“前日,我跟他说了些前尘往事,自然,同你大哥也有点关系,说完之后……钟宛就跑了。”

宣从心吓了一跳:“跑了?去哪儿了?”

郁赦讳莫如深,又道,“我很心焦,他是带着伤回来的,回来后就病了,我再去看他,他……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”

郁赦似是有一点难以启齿,顿了下才道:“他不愿意让我亲近他了。”

宣从心咽了下口水,知道自己不该听,但忍不住问道:“到底为什么?”

郁赦摇头:“不知道,他骂了我很难听的话,还说要用剑捅我,还不许我看看他的伤处。”

宣从心大惊失色,“钟宛他……不是这样的人啊。”

宣从心突然想到了什么,道:“他难不成是在怪你?怪你不救我大哥?”

郁赦闪烁其词,“不知。”

宣从心怒道:“宣瑞他自己找死!能保他一条命就不错了,钟宛怎么能这样不明事理的护短?”

郁赦又不说话了。

郁赦起身,片刻后回来了,他手里拿着个拼好的泥人,交给宣从心,低声道:“我拼了一夜的东西,你将这个给他……替我带句话,请他别怪我了。”

“这是自然。”宣从心一口应下,“钟宛若还敢跟你发脾气,我也要跟他急了。”

宣从心看着手心里小小的泥人,心酸道:“这难道是他摔了,你辛苦拼的?”

郁赦看向别处,摇头,“别问了。”

宣从心一时间激愤不已,忍无可忍,用帕子将泥人包好,跟着冯管家去找钟宛了。

因着之前的闹剧,郁赦现在是真的没脸去见钟宛了,他默默祈祷宣从心能顶点用,助自己过了这一关,起身去见安国长公主了。

正厅里,茶都凉了。

安国长公主脸色很差,见郁赦来了,如没见一般,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郁赦坐下来,命人换茶。

不等安国长公主按捺不住质问,郁赦先道:“公主也接到旨意了?”

安国长公主青着脸,半晌“嗯”了一下。

郁赦不紧不慢的问道:“皇上并未给我改姓,公主怎么看?”

安国长公主憋着火,语气生硬,“哪有那么快?”

郁赦淡淡道:“但公主上次不是同我说,皇上精神不太好了么。”

安国长公主一愣。

“皇上有些自负了。”郁赦声音很轻,“他想以我和宣琼的相互制衡来保全最后一段岁月的安宁,我是可以等,但宣琼呢?他容得下我吗?”

安国长公主皱眉,“皇兄已经认回你了,而且他明显是更偏爱你的,你还没安心?”

“一日未等大宝,我一日不能安心。”郁赦眼神隐晦,“我需要再点一把火。”

安国长公主来不及兴师问罪了,她不安道,“你要如何?”

“我请公主替我做一件事。”郁赦轻松道,“替我将我的身世捅出来。”

“你疯了?!”安国长公主起身,她慌乱的往外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,“你疯了?你生母的事……能让旁人知道吗?!”

郁赦平静道:“为什么不能?皇上已认下了我,无论我生母是谁,皇帝都是我的生父,这动摇不了我的身份,我该继位,还是能继位。”

毁了的,不过是皇帝和小钟妃,还有自己的名声。

郁赦根本不在乎。

安国长公主难以置信: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