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11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赦难以理解的看着钟宛:“不是你说的,吵架了……有长辈来劝,就没事了吗?”

钟宛懵了,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个?

钟宛哑然:“再说从心什么时候成了我的长辈了?她刚还问过我,以后能不能管我叫哥……照这么说,我是她长辈才对啊。”

郁赦再一次抓住了重点,犹豫着问道:“必须得长辈才行吗?”

钟宛自少时哄起郁赦来就是满嘴胡话,他根本记不清自己说过长辈劝和的事,不知所以:“什么长辈?”

郁赦不说话了。

郁赦直直的看着钟宛,像是在挣扎什么。

郁赦攥着门框,几番动摇后,艰难道:“我是得……请皇上或长公主,或是郁王来劝你?”

郁赦满心都是拒绝,但还是道:“我哪个都不想理,但你要是想要……我可以去想办法。”

钟宛难以想象崇安帝或是安国长公主像方才从心一样劝自己的样子,吓出了一身汗,“世子,你饶了我吧。”

郁赦亦松了一口气,他轻声道:“那你不怪我了?”

钟宛忍辱负重的摇摇头,不敢怪。

郁赦稍放松了些,走进了卧房,坐在了钟宛床头。

郁赦拿过钟宛手里的泥人,插在了一旁的盆景上。

郁赦看了看钟宛头上缠着的白纱,沉声道:“是这里伤着了?”

钟宛一哂,“我自己不小心,磕了下。”

郁赦像是没听到钟宛说了什么一样,又问道,“你去给谁磕头了?”

钟宛顿了下,福至心灵,突然笑了,“我明白你误会什么了,你以为你对我……”

郁赦坐的靠近了些,他抬手,小心的解开了钟宛头上的白纱。

“哎别。”钟宛往后躲了下,“真没事……”

郁赦充耳不闻,像在拼泥人似得珍重仔细,慢慢地解开了钟宛头上的纱布。

钟宛原本白皙的额头上,血肉模糊。

钟宛之前趴着不小心,又蹭出了血,将之前上的药化开了些。

郁赦将白纱丢到一边,起身去取药,重新给钟宛换药。

钟宛倚在枕头上看着郁赦,轻声道:“我去给我亲生父母磕头了,我也不知该说什么,就想多磕几个头,盼着……”

郁赦给钟宛换好药,拿了干净的白纱来替钟宛裹好,哑声道,“盼着他们不要怪我。”

钟宛低声笑了下。

郁赦说:“归远……我会尽力赎罪。”

钟宛想了下,轻声道:“将来你要是登基了,给我家重新修修坟吧,好多年没打理了,我昨天去看,不少坟都塌了,全是荒草。”

郁赦点头:“这不用等登基,明天就让人去修。”

钟宛迟疑:“不好吧,你突然去修钟家的祖坟,会不会让人多想?”

郁赦道:“以你的名义。”

钟宛想了下觉得可行,悠悠道:“将来,给宣瑜封个郡王吧,也别让他再去黔安了,说实话……我是半点不想回那个鬼地方,可能是自小在这边长大的缘故,宁愿挨冻,还是觉得这边好,至于从心……”

钟宛又道:“也给个郡主吧,单独给她建个府,将来让她自己选亲事。”

郁赦默默听着,没说话。

钟宛想不出什么来了,郁赦替他周全:“将钟家人,能找到的都找回来,能给爵位的全部给,实在不能给的,就赏赐金银。”

钟宛笑了:“这么大方?还要给爵位?给什么爵位?”

郁赦道:“承恩公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