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13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钟宛侧头看着郁赦,低声笑了下,他其实也没想怎么样,就是想逗逗郁赦,随口撩拨了一句。

身世的痛,虽被郁赦这一顿阴差阳错的发疯混过去了,但细想起来,钟宛还是觉得心口疼。

他替郁赦疼。

过往之事,根本不能细想。

桩桩件件戳人心。

郁赦发病的时候,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小心吃茶叶的样子,到现在还映在钟宛心中。

这人居然会以为自己跑了,不回来了。

要是真的不回来了,子宥要怎么办?

那么少的一点茶叶,他能吃多久?

郁赦心中几番挣扎,看了钟宛一眼,皱眉,“又在想什么?!”

钟宛道:“想以前的事。”

郁赦短暂的怔了下,似乎也想起了从前,他沉默片刻,道:“归远,有件事,我一直想问又不太敢问……”

钟宛失笑:“你还有不敢的?什么事?”

郁赦看向钟宛,眼中几乎是带了几分望而却步,“你是什么时候心中有我的?”

钟宛心道这有什么不敢问的。

钟宛其实不爱提这些事,之前被汤铭一语道破心事的时候,几乎有些恼羞成怒。

但他今天想哄哄郁赦。

“初始……我自己也懵懵懂懂的,当时年纪太小了,也说不清楚。”钟宛忍着难为情说了实话,“认真算起来,大约是……初见你的时候吧。”

钟宛又用膝盖撞了郁赦一下,不太好意思道:“比起你,我动心的可早多了,你高不高兴?”

郁赦脸上并不见欣喜。

“所以,七年前你刚来我府上的时候。”郁赦看向钟宛,眼中带了几分不忍,“就已经倾心于我了?”

钟宛呆了下,“是啊。”

七年前,在这院在这府中发生的种种跑马灯一般在郁赦脑中飞快闪过,郁赦紧紧扣着床沿,手指要掐进去了。

往昔相处的日夜,大体其实是轻松开心的,但要是加上“钟宛当日早已倾心与他”这个前提后,再甜的糖,不免也带了苦味。

郁赦一直不敢同钟宛确定,怕的就是这个。

他不敢回想。

他不敢想早已倾心于自己少年钟宛,玩笑一般的同跟自己说,“你知道吗?男人的好年纪,其实就这么几年。”

自己不理他,他接着说,“时光如白驹过隙,你现在不珍惜,等过两年我是什么行情可就说不好了。”

自己仍是不理他,他又说,“你知道吗?没有什么是会在原地等你的。”

原本以为他当时是在故意激怒自己,谁知这人话中藏了双关,又偏偏用最不正经的话说了出来。

点点滴滴,都成了刺人心口的刀。

郁赦按住钟宛的腿,低声问道:“你当时总问我,是不是要那样你……你当时心里是不是盼着的?”

钟宛愣了下,明白过来了,后悔不该提这个,一笑:“陈谷子烂芝麻……”

郁赦却偏要自虐的回忆过往。

钟宛叹口气,郁赦什么都好,就是心不够宽。

八百年前屁大的事,一定要较真。

“好吧,这是你自己非要听的。”钟宛不老实的用腿撞郁赦,“我当时早就倾心你了,知道你把我买了来时,面上演的刚烈,心里却有点隐秘的欣喜,觉得老天待我不算最差的,最倒霉的时候……居然把我送到你手上来了。”

郁赦眼中意难平更甚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