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17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赦嗤笑:“奇怪了,宣瑞这是什么好命?这么多人都想扶持他。”

郁赦看了钟宛一眼,脸色不佳,“还有人多年拼死护着他。”

钟宛闻到了一丝醋味,失笑,“说正事呢。”

“宣瑞再不济是宁王嫡长子,血脉上算,除了皇子他是最贵重的,他又是那样好哄骗的性子。”钟宛自己也承认,“确实是老天赏饭吃的好傀儡。”

郁赦沉默片刻,道,“我有办法。”

钟宛抬眸,郁赦起身,“你不用管了,我明日入宫自有道理。”

钟宛哑然:“急什么?你有什么办法?不、不跟我商量了?”

郁赦看了钟宛一眼,“宣瑞被郁王盯上了,你当真不急?”

钟宛暗暗道醋味更重了。

钟宛抬手握住郁赦的手腕,小声道,“有点着急,但更担心你。”

郁赦脸色瞬间好看了许多。

郁赦将他的打算同钟宛说了,钟宛咋舌,“你……”

“最简单的法子,有时候最有效,既然敌在暗我在明,我索性借此为依仗。”郁赦抬手摸了钟宛的额头一下,“还没退热,躺回去,我明日会去上朝,回来就给你交代。”

钟宛无法,老老实实的躺了回去。

隔日,崇安帝不出意料的免了朝会,但郁赦却准时出现在了内阁。

这是崇安帝下了认回郁赦的旨意后,郁赦头次露面。

阁老们也不知该如何称呼郁赦,面面相觑,都有点不上不下的,郁赦却面色如常,淡然道:“诸君一切照常即可。”

众人如释重负,胡乱行了礼,依旧各自忙各自的了。

郁赦看了一会儿文书,走到了孙阁老的书案前。

孙阁老忙要起身,郁赦谦敬的虚按了一下孙阁老的手臂,轻声道,“孙阁老不必如此,是我有事要麻烦。”

郁赦这些年行事悖逆,名声很不好。

乍然得知这位要入内阁学政的时候,内阁众人一面在心里肯定了他是崇安帝私生子的传闻,一面在心中叫苦不迭。

怕郁赦在这吃了寒食散发疯,怕郁赦突然寻死觅活,怕一个照应不好,大家都要跟着一起吃瓜落儿。

出乎意料的,郁赦除了偶然迟到早退,并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。

郁赦安安静静的,若不注意,都不会发现内阁多了这么一尊神。

由他经手的文书,各门各类,还频频有他独到又切中要害的批注。

倒不能说这样就如何厉害了,但相比什么都看不明白的宣璟,相比没脑子还乱指挥的宣琼,这就太拔尖了。

这么些日子过来,几个老阁臣对郁赦都有些改观。

比如要是另外两位皇子,那万万是不会用这种态度这种语气同阁臣们说话的。

孙阁老不自觉的心已经偏了,见郁赦虚心找他,忙也低声道:“不知……不知世子有何交代?”

郁赦犹豫了下,似乎有点不便开口。

孙阁老忙道:“世子但说无妨。”

郁赦摇头一笑:“内子的事,不想要劳烦大人了。”

孙阁老一时没反应过来“内子”是谁,但话已经说出了口,“世子吩咐就是。”

郁赦轻抿薄唇,低声道,“内子是宁王府出身,大人应该是知道的。”

孙阁老险些呛着,脸色变了又变,干笑道,“归远啊……他年少那会儿,我见过他的。”

郁赦点头:“大人必然也知道,原黔安王的案子了?”

孙阁老点头,“那案子不是世子经手的吗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