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19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说话间,伺候钟宛的那个小丫头轻手轻脚的进了屋,说钟宛请郁赦过去。

郁赦摆摆手打发走小丫头,好似被多大的麻烦困扰着,看了太医一眼道,“就看他现在片刻都离不了我的样子,你觉得他可能会懂得节制?”

钟宛之前明明还发着热,郁赦越想越后悔,后悔昨日不该使坏欺负他,不该多折磨他,他有气没处发,只能寻太医的麻烦,蹙眉质问,“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粘我?”

太医表情呆滞,在心里尖叫我为什么会知道?!

冯管家就站在郁赦身后,见状忙打圆场,“世子不用急,有办法!太医有办法的。”

太医心道你们房中之事,我能有个什么办法!太医忍辱负重,苦思冥想后道:“世子,不然这样……我可以给钟少爷开一点清心的药。”

郁赦蹙眉,“又吃药?”

郁赦记得很清楚,就是这个太医说的,钟宛身体底子不好,应该少吃药,多养着。

“不不,当茶喝就好。”太医对冯管家道,“取一点桑叶、白菊花、陈皮,用滚水冲过后佐一点蜂蜜,给病人当茶水喝。”

都是清火的温和药材,冯管家觉得靠谱,对郁赦道,“应该能管用。”

郁赦却觉得这没什么高明的,“不咸不淡的寻常去火茶而已。”

太医只得道:“或可以再加一点金银花……”

“罢了,再多药材,也只能医的了他的身子。”郁赦似忧似喜,一句话轻飘飘的否定了太医的心血,“你,医不了他时时刻刻要粘着我的心。”

太医:“……”

第80章这朝堂之上还能不能有几句真话?

郁赦幼时在宫中长大,偶尔有恙,自然有专门给皇子公主们诊脉的宫中国手看顾。

后来他少年长成,在内宫中行走多有不便,搬出宫来,就在郁王府和安国公主府两下住着,有了病疾,都是由安国长公主的心腹太医来医治。

再后来,郁赦同郁王和安国长公主恩情断绝,常年独居于这边别院中,谁也信不着了,用的太医也换成了他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履历清白的几个,这位太医就是其中之一。

在独独为郁赦效力之前,这太医也伺候过不少王公贵族,类似的被房中事困扰的,他还真医治过。

太医不吐不快道:“其实也是有的,大多是中年男子,精力有限,应付不了房中人痴缠,只能同医家讨要强腰健体的药,类世子这样反过来医治房中人的,确实是头一个……”

这话冯管家就不爱听了,“瞎说什么呢?世子是应付不了吗?!世子从来就没应付过!”

郁赦瞪了冯管家一眼,这事儿有什么可显摆的?不嫌丢人么?!

太医骇然,从来没应付过?

郁赦瞬间就没了谈兴,起身悻悻道,“我去看钟宛,你们……去准备那个什么茶吧,聊胜于无。”

两人目送郁赦去了内院,太医翼翼小心的悄声问道:“真没有?”

冯管家讳莫如深的摇了摇头。

钟宛院中,郁赦同钟宛一道吃晚膳。

钟宛已经退热了,晚膳准备的都是他喜欢的菜色,被郁赦催着,他吃了不少。

饭后钟宛摸摸肚子,不想躺这么早,正要同郁赦说说就宣瑞的事,外面冯管家送了一壶茶进来,说是特意给钟宛准备的。

钟宛一笑:“不了,刚吃的实在有点多,喝不下东西去了。”

冯管家犯难的看向郁赦,郁赦使了个眼神,冯管家放下东西就下去了,郁赦替钟宛倒了一盏茶递给他,低声道,“多少喝点。”

钟宛低头闻了闻,“甜腻腻的……这什么东西?还说专门给我备的,治什么的?”

治你心中那可怕的淫|魔的。

郁赦没把话说出口,敷衍道,“喝就是,总归对你好的。”

钟宛只得老老实实喝了,问道,“今日的事还顺利么?”

郁赦隐去拿钟宛当借口托付孙阁老的事,跟钟宛交代了下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