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22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妃当即晕死了过去。

这几日,郁妃度日如年。

皇上虽未软禁她,但让宫人给她传了话,口谕说的好听,说宣琼言辞无状,软禁他只是给个小教训,不会再多加惩戒,不等郁妃松一口气,传口谕的宫人又温言对郁妃道:“皇上让五殿下思过,待殿下自己想明白了,改正了,自然就没事了,这会儿怕的就是横生枝节,皇上并未斥责娘娘,还请娘娘忍耐一二,不要探视,不要代殿下请罪,最好……也不要托别人代殿下求情。”

郁妃心惊肉跳,她心里明白,这个“别人”说的怕就是郁王。

郁妃六神无主,不知道这话是不是崇安帝的意思,忙命人给宫人塞银票,宫人不动声色的收了,声音放的更轻,“娘娘,圣上如今只是软禁了殿下,有些人不甘心,正在想别的办法呢。”

郁妃失声道:“软禁还不够吗?还会如何?”

宫人摇摇头:“那就不知道了,但皇上既不许娘娘探视求情,那就也使不上力不是吗?还请娘娘先忍耐片刻,或许人家如今得偿所愿,愿意放他人一马呢?”

郁妃气的变了脸色,“郁、赦。”

宫人退下了。

郁妃坐立不安,郁赦如今已被崇安帝认回,择日就要封王,都走到这一步了,他会放宣琼一马?

不可能的。

郁妃想要装病传郁慕诚入宫来,但想到方才宫人的话,又怕引火烧身,不敢触怒崇安帝。

她自己从来就没什么主意,思来想去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,半晌突然道,“对了,去……”

郁妃声音发抖,“去把汤钦叫来!”

不过月余,汤钦又老了许多。

郁妃急不可耐道,“大哥可让人跟你说过什么?他如今是不是也在避嫌?不敢入宫来了?”

汤钦刚刚得了郁赦的授意,这会儿像吃了只苍蝇似得。

汤钦不想替郁赦办事,但郁赦偏偏明晃晃的把翻旧案的刀柄递到了他手上来。

这把刀他想要许久了,可一想到是郁赦的意思,总不免堵心。

汤钦眼神浑浊,想到了自己陷在郁赦手里生死不知的亲弟弟,叹了口气,声音沙哑,“回娘娘,王爷并未往奴才这边传递过消息。”

郁妃满眼怨怼,“他是不是也想着撇清干系呢?!”

汤钦说话很慢,“娘娘,皇上已认回了郁小王爷,大局将定,这会儿人人都想自保,再说……求情怕也没用了,安国长公主之前不也入宫来求情了吗?皇上一向敬重长公主,但这次连见都没见,让长公主跌了好大的脸面,王爷来怕也差不多。”

“这夫妻俩……”郁妃怒目切齿,“怕是想临时转舵了吧?是啊,郁赦说到底也是他俩养大的,就算情分已失,将来也未必会担着不孝的恶名处置他们,但我和宣琼呢?”

汤钦静静听着,低声道,“娘娘如今只能自救了。”

郁妃不安道: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!”

汤钦慢慢道,“皇上的旨意里说,郁小王爷是皇上和公主府中的良家女子所生。”

郁妃眉头一动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汤钦道:“这是皇上的一块心病,只要把旧事翻腾出来,圣上必然会想方设法的遮掩,母子一体,要压下小钟妃的事,就得把抬举郁小王爷的事一起往后压……这就要看圣上如何权衡了,圣上要脸面,就必须得委屈郁小王爷了。”

郁妃悚惶,“可万一,皇上拼着不要脸面,也要立小钟妃的儿子呢?”

汤钦顿了下,道,“那就只能见招拆招了,届时娘娘再从郁小王爷的身世上做文章也可,小钟妃是先帝之妃,她肚子里出来的儿子,生父是谁……哪里说得清?”

“对,皇上若执意要立他,还可以在身世上做文章,可是……”郁妃六神无主,“我不能出头啊,谁能把这事儿捅出来?”

汤钦低声道,“老奴和郁王早年的几个亲信还有联系,可以让他们帮忙。”

郁妃连忙摇头:“不行,万一被皇上查到了,那不把大哥牵扯进来了?”

汤钦叹气:“娘娘,王爷看样子不就是要明哲保身就是要站到郁小王爷那边了?您这会儿不拉扯他,还要等什么时候?”

郁妃怔怔的,半晌狠了狠心,“是,他不想帮我,我也得逼他帮我……单是这样还不够,你替我在宫里也放出话来,他们不是要瞒么……我就偏要人人都知道。”

十分不堪的皇室秘闻,就这么同时在宫里宫外炸了锅。

多日未在朝会上露面的崇安帝,今日本要上朝的,但听到消息后临时免了早朝。

阴差阳错,郁赦正好误了今日的朝会,朝臣们一面默认郁赦这是避嫌了,一面信了有关他的生母是小钟妃的传闻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