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23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朝会后,宗亲和御史台一同发难,这其中有史今留给钟宛的人,有郁赦安排的人,还有不少是同宣璟宣琼有利益纠葛的,众人好似约定好了一般,折子如雪花一般送到了内阁,内容大同小异,都在质疑郁赦的出身。

出声的人不少,独独没有郁王府一派的亲信。

崇安帝看着山高的书折,目光阴沉,“郁王的人这次倒是没跟着添乱。”

给崇安帝侍奉笔墨的校书太监轻声道:“王爷忠心,又明事理,自然不会听风是雨。”

“但怎么……让人去查,查出来消息好像就是郁王府传出来的呢?”崇安帝脸色发青,“前些天,琼儿不懂事,竟去追查旧事,朕问他,是不是听他舅舅说了什么,琼儿咬死了不是,呵。”

崇安帝低声道,“琼儿宁愿被朕软禁,也不肯供出他舅舅来,这是把舅舅看的比父皇还重了……”

崇安帝眼中杀意一闪而过,太监噤若寒蝉,不敢接话。

崇安帝问道:“郁王那边,有什么别的动静吗?”

校书太监摇头,“早朝之后,郁王自己没入宫,但让宫人去给郁妃娘娘请安了,急匆匆的,让娘娘敦促五殿下静思己过,又劝娘娘闭门自省,万万不可听信谣言。”

太监轻声道:“郁王府那边有些慌乱,似乎……是真的不知情。”

“如此,朕倒是更不信了。”崇安帝闻言冷笑,“天家之事,宗室过问一二就算了,这些人朝臣们跟着起什么哄?说没人在背后造势,谁能信?”

崇安帝将手里的书折丢在地上,“无稽之谈,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校书太监把地上的书折捡了起来,轻声问道,“不批吗?”

“不。”崇安帝疲惫道,“告诉阁臣们,不予批复,另让人查这是谁在兴风作浪造谣生事。”

太监答应着,崇安帝抬头,“子宥呢?他今日没入宫吗?”

太监摇头,“告了病,细问过了,说是,说是……”

崇安帝皱眉,“难不成他是提前知道有人在生事了?”

“不不。”太监忙道,“说是府上的那位钟少爷,有些小病痛,郁小王爷就被……绊住脚了。”

崇安帝哭笑不得,“子宥啊。”

太监揣摩着崇安帝的心思,低声道:“郁小王爷这些日子好像是在那位钟少爷身上费了过多心思了,皇上是不是……”

崇安帝沉吟片刻,摇头,“罢了,随他闹吧,一个男子,他能闹出什么花样来?朕不做这个恶人。”

太监放低声音:“但钟少爷……再怎么说也是钟家人啊。”

崇安帝脸上笑意淡去,“就是因为他是钟家人,朕才容下了他。”

太监皱眉,随即豁然大悟,“是,郁小王爷越在意钟少爷,越要替圣上瞒下当年之事!不然让钟少爷知道钟家为何灭门,那必然要同他恩断义绝……”

崇安帝皱眉,太监忙噤声。

隔了好一会儿,太监轻声道:“皇上圣明,奴才之前还好奇,皇上如何对此事这般纵容,现在看,如此牵制郁小王爷,甚好。”

“子宥这孩子,脾气上来容易不管不顾。”崇安帝叹了口气,“也是孽缘。”

“近日的事,委屈子宥了。”崇安帝揉了揉额头,“去……赏他些东西,顺便跟他说,没事进宫来请安,外面越是有谣言,他越应当毫不在意,不然不是自己心虚?还有。”

“问问,钟宛身子若好了,让他也来,上回朕传他入宫,子宥拦下了,如今让他俩一同来,不该拦了吧?就怕他没这个心思……”

崇安帝皱眉,“传出这样的话来,子宥不如何闹心呢。”

郁王府别院,郁赦确实十分闹心。

钟宛从早起就凄凄惨惨的。

“我要是个女子,你知道这事儿就变成什么了吗?”钟宛一肚子苦水,“你就等于是给我灌了一锅红花!让我再也不能有孕,你心怎么这么毒?”

郁赦好言好语,“我是为了你好……”

钟宛崩溃:“为了我好,你就阉了我?”

郁赦无奈,“哪里就阉了你了?只是一点点清心的药……”

“那我为什么非得吃这清心的药?”钟宛越想越心惊,“子宥,我有时候是真不懂,你为什么这么能折腾?这府上明明就咱们俩人,你居然能把日子过的比后宫还复杂,这东西真的不是哪家小妾为了争宠给别的小妾吃的吗?”

郁赦不明所以:“你在说什么?什么小妾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