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24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钟宛难以理解,“还是你觉得我太闲了?怕我养病无聊,府里没小妾,你就自己跟我斗?”

郁赦彻底懵了,忙解释,“我只是想让你心里平静些……”

“我为什么要平静?”钟宛警惕的看着郁赦,“我现在都担心,你有天晚上趁我睡了把我头剃了,逼我出家。”

“我好好的剃你头做什么?”郁赦耐着心,“今天朝中有大动静,咱们筹划多日,今天就要闹起来了,我还想入宫一趟,你乖乖把药喝了,我就走了。”

钟宛缩在一边,“我不。”

郁赦皱眉,“你……”

钟宛小心翼翼,“你会让人撬开我的嘴灌我吗?”

钟宛心存希冀,“或者你口对口的喂我?”

郁赦倒是想,但怕一会儿又被钟宛勾起火来,只得道,“罢了,不喝就不喝吧,我先走了,你好好歇着。”

钟宛不明所以的躺回床上,越想越觉得郁赦莫名其妙,不多一会儿,冯管家捧着一卷画轴颠颠的来了。

钟宛起身,“怎么了?”

冯管家忙道:“世子走前特意去书房给少爷写的字,让少爷挂在床头,每日看看。”

钟宛一笑,这疯子终于知道对不起自己了,还知道给自己写情诗了哄自己高兴了?

不过……

钟宛看着冯管家怀里的画卷微微皱眉,写一笺信纸就罢了,怎么还弄的这么大?

不等钟宛接过,冯管家哗啦一声展开巨大的画卷,画卷上郁赦笔锋遒劲,龙飞凤舞的写着六个大字。

“存天理,灭人欲。”

钟宛:“……”

第82章胸腔里被夜风吹的心灰意冷的一颗心,瞬间暖和了过来。

崇安帝疑心郁慕诚,一面弹压流言,一面命人暗中调查,几番寻访,几条线索直指郁王府。

崇安帝越是疑心,越是不会当面问责,郁慕诚想要辩解都张不开口。

郁慕诚自然不会束手待毙,他起先怀疑是郁赦要玉石俱焚,查探两日后,又从安国长公主府查到了点猫腻,没等他质问安国长公主,下面人又查出来,消息最先竟是从郁妃宫里出来的。

郁慕诚当即恨不得宰了郁妃。

“皇上根本没真的信了郁赦,留着五殿下,也是心中还在犹豫!”

郁妃宫中,郁慕诚尽力压着脾气,声音发抖,“胜负未定,一切都有转机,你到底要做什么?你急什么?!”

宫内流言四起,崇安帝借口还没选定吉日将给郁赦封王的事往后推了,郁妃自以为这是自己的功劳,腰杆硬了不少,她还怪着郁慕诚,觉得自己大哥立场飘忽,闻言冷淡道:“我急什么?如今怕只有我还会为琼儿着急吧?我再不动手,琼儿怕是死了也没人管了。”

郁慕诚失笑,“你这是在帮五殿下?”

“不是吗?”郁妃冷笑,“皇上有本事就接着抬举那个野种!皇上敢给他封王,我就敢接着闹,流言只会越传越难听,我倒是想知道,皇上听多了流言,还愿不愿意多看那个野种一眼。”

“你以为你这是让皇上和郁赦离心?”郁慕诚不可置信,“你这是生生将他们赶到了一条船上!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,就是要把当年之事捅出来,也不该是这样捅!你抓这郁赦生母的身份不放是什么意思?就算别人都信了,他生母确实是前朝的小钟妃,哪又如何?他不还是皇上的儿子?你这到底是在给郁赦泼脏水,还是给皇上泼脏水?!”

郁妃一愣,固执道,“有什么不一样?!他身世不干净,难道不是他身上的污点?”

郁慕诚被气的跌坐在了椅子上,他已在安排当年侍奉过小钟妃的旧宫人入京了,为的就是再观望观望。他同崇安帝君臣几十年,比任何人都明白那位的心思,清楚他还没下定主意,只想留着这道杀手锏,若崇安帝真的立了郁赦,再把这事儿抖出来,然后将矛头指向郁赦生父,让宗亲和朝臣们怀疑郁赦是小钟妃和其他人私通生的儿子,以旧日宫人为刀,以诛心流言为刃,一击即中,杀郁赦一个始料不及。

但现在……郁慕诚灰心的看着郁妃,他锻造多年只待插入郁赦心口的一把刀,被郁妃早早的抢了去在郁赦手上划了一道,不疼不痒。

郁慕诚涵养还算好,五脏六腑都被气的移了位也没对郁妃疾言厉色,他扶着心口缓缓道:“我不急出手,不是不担心五殿下,也不是想转头拥立郁赦,而是没到时候……你以为郁赦真的站的那么稳吗?”

“他心中并不敬服皇上,这孝子他能装几天?好,先不说他能不能哄住皇上,他自己难道不是一身的麻烦?”

“前些年他吃寒食散吃伤了心腑,时不时的会犯病,只是他自己藏的好,我们让他隐匿不住就是了!这很难吗?”

“还有他断袖的事,皇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好吧,可以先放一放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