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25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“但他这么大了还不肯娶亲的事呢?上次皇上要赐妾,他扯着个站不住脚的由头生生不受,皇上已然不快了,这上面难道也不能做文章?”

郁慕诚疲惫无比,“他身上多少个把柄,你随意挑哪个发作不行,为什么提前非要动这个?”

郁妃愚妄的让人火大,“大哥说的这么清楚,自然也知道身世的事是最厉害的,我要毁他,自然要挑一把最锋利的刀。”

郁慕诚恨不得大吼,你这是提前用了我的刀!

郁慕诚突然没了力气,一句话也不想同郁妃说了。

他看着自己固执又愚蠢的妹妹,突然心灰意懒的想,自己殚精竭虑,如今更是冒着开罪崇安帝的危险拼死拥立宣琼,将来就是真能顺利,然后呢?

妹妹如今就已疑心了自己,不肯听从自己的安排,待她做了皇太后呢?郁妃年轻,将来必然会涉政。

权力并不可怕,愚蠢的人掌握权力,才是最可怕的。

郁慕诚心焦的想,更更可怕的是,宣琼和郁妃,也差不多。

郁慕诚不由得想到了已被郁赦送出京的宣瑞。

郁慕诚原本只是拿他当个最后的退路,就在方才,郁慕诚也没觉得自己真有用得着宣瑞的那一天。

自己亲外甥还在,轮不上那个蠢货。

但这会儿看着郁妃,郁慕诚忽然犹豫了。

宣瑞虽同自己不沾亲,但他至少没个愚蠢又爱指手画脚的娘。

郁慕诚心中翻天覆地,面上平静依旧,他叹了口气,“好吧,你既然都出手了,我也不再说什么,只有一点,算大哥求求你,别再盯着郁赦的生母了!皇上已经警惕,马上就会查到你头上来,你就不怕吗?”

郁妃眸子一动,不安的看向了别处。

“我今天拼着让皇上疑心也要来看你,不是同你吵嚷的。”郁慕诚恳切道,“你坐不住,非要做点什么,可以,你照着郁赦身上其他的毛病去,行不行?”

郁妃思索片刻,不甘心的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郁慕诚略显疲惫的扶着椅子站了起来,苦笑两声走了。

郁妃自己坐了许久,反复咀嚼着郁慕诚刚才说的话,片刻后叫了自己心腹宫人过来。

“大哥刚才说……”郁妃轻声道,“皇上上次要给郁赦赐妾,被他辞了,还惹得皇上不快,他是怎么辞的,你知道吗?”

心腹宫人低声说了。

郁妃憎厌道,“野种就是野种,跟个男人勾勾搭搭,他不觉得恶心就算了,还敢跟皇上说。”

郁妃想了片刻,嘴角微微勾起,“大哥有句话说对了。”

宫人道:“什么?”

“万事不该逆着皇上的心思来,那只会把皇上越推越远。”郁妃轻声道,“皇上想要郁赦纳妾,是不是?”

宫人喃喃,“是啊。”

郁妃轻声道,“这就对了,既要合皇上的心思,又要给郁赦寻麻烦,你说最好的办法是什么?”

宫人干笑,“娘娘,就算是给郁小王爷纳妾,那也不是娘娘能管的事啊。”

郁妃一笑:“当然不是我要管,走……去给皇后请安。”

宫人还是觉得不太好,“娘娘,是不是刻意了点?”

“放心,我不会直愣愣的送人给他,我又不傻。”郁妃低声道,“我先求皇后赐琼儿一个,就说那孩子现在没人照料,至于郁赦那边……让皇后把人送到御前去,就说选了两个好姑娘,给琼儿一个,顺道也给郁赦一个。”

“皇上本来就想给郁赦纳妾,他必然愿意。”郁妃冷笑,“郁赦不是不愿纳妾么?我就非要塞给他一个。”

郁王府别院,彻底退了热,病已经好的差不多的钟宛忽然有点心神不定。

钟宛看看床头挂着的画卷,哭笑不得。

自那日挂了这个画卷以后,郁赦已好几日没跟他亲昵了。

冯管家总怕钟宛跟郁赦吵,没事儿就来叨叨,“这还真不怪世子,是太医说您身子不行。”

钟宛撩起额发,对着铜镜看自己的脑门上还没好的伤口,叹气,“行了我没怪他,您真不用一天好几次的跟我说我不行,是个男人就不愿意听这话……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