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29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“皇上方才招待我的。”钟宛小心的掰了一块儿,“我怕凉了,一直放在怀里,你尝尝。”

郁赦难以想象,“皇上给你吃的点心……你怎么拿出来的?”

钟宛无辜道:“自己开口要的啊,我尝着好吃,想让你也尝尝。”

钟宛大约自己也吃了不少糕点,嘴甜的好似抹了蜜,他怕外面家将们听了笑话,很小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看到什么吃到什么好东西,头一个先想到你。”

郁赦垂眸,嘴角不受控制的挑起了些许。

他实在想不到,钟宛是怎么在替自己辞了小妾后,还能旁若无人的跟崇安帝开口要糕点的。

能在宫里连吃带拿的,大约也就是钟宛了。

“你尝尝。”钟宛喂给郁赦,“还热着。”

郁赦低头将糕点含在了嘴里,果然很甜。

郁赦含混道,“这么热,烫着没?”

钟宛不在意的摇摇头,郁赦不信,亲自把钟宛衣襟掀开了些,看着他胸口微红,皱起了眉。

“这不是为了哄你高兴么?”钟宛掖了下衣襟,“对了,打个商量,这两天宣璟可能会来找我麻烦,世子能不能替我挡一挡?”

“你还会怕他?”郁赦没往心里去,“你怎么得罪他了?”

钟宛苦哈哈道:“我原本也是好心,从府里出来的太早了,就想先去看看他,顺便问问林思的事,不想……”

郁赦抬眸,“不想什么?”

钟宛叹气,“不想……从他府里走的时候,不小心,碰碎了他一个物件。”

郁赦不在意道,“让他估个价,我十倍赔他。”

钟宛脸色古怪,半晌小心翼翼道:“是一个琉璃盏。”

郁赦蹙眉,突然觉得有点耳熟。

钟宛老实交代,“就是他足足拼了一个多月那个……真不怪我!他家那小厮还是个半大孩子,办事毛手毛脚的,看着胆子还很小,进里间上茶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下,我就顺手扶了他一把,没想到袖子正好扫到了那个要命的东西……”

郁赦:“……”

钟宛苦着脸,“他说要杀了我。”

郁赦其实是有点同情宣璟的,但钟宛偷偷从宫里给他带点心的样子实在太招人疼,郁赦这会儿心都软了,没了原则,艰难点头道:“是,不怪你,是那琉璃盏自己不好。”

郁赦甚至还宽慰了钟宛,“给他点事忙很好,免得他闲的难受,来寻我的麻烦。”

说到这个钟宛更心酸了,痛心道:“你知道我这次去,他跟我说什么吗?”

郁赦看着钟宛。

“你能信吗?”钟宛难以置信,“宣璟最近在很认真的查,上次宣琼在宫里落水,到底是他自己跳下去的,还是你推下去的。”

郁赦:“……”

钟宛越想越心疼,“他神神秘秘的跟我说,查清楚了这个,可能能弄懂很多事。”

郁赦艰难道,“林思就不能提醒他一下,我们最近已经在争储了吗?”

“林思根本还没见他呢!”钟宛愁断了肠,“你说宣璟怎么这么倒霉?早年一同念书的时候就他跟不上趟,现在争储也跟不上趟,不过也行,别人争别人的,他自己跟自己斗,也斗的很精彩……他到现在还担心,你或者宣琼会用那个琉璃盏加害他,去御前告状,说他毁坏御赐之物!”

郁赦面无表情的摇头:“我没这好兴致。”

钟宛扼腕,“半年了,整整半年了啊,没人提醒他,更没人打扰他,他还在纠结他的琉璃盏……”

郁赦一言难尽,勉强保证道:“好吧,你欠他一次,我保证……今后只要他不害我,我也不会加害他。”

第84章子宥也曾努力想融入内阁

快到府门口时郁赦才反应过来,下车前郁赦捏着钟宛的手腕,低声道:“跟我耍什么小心思呢,故意替宣璟装可怜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