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34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赦长相不随小钟妃,只有眉眼有一点点像崇安帝年轻的时候,崇安帝看着郁赦的眼睛,轻声道,“你自小在宫里长大,子宥,你知道么?你走路很晚,旁的孩子不到一岁就会走了,只有你,快两岁了,还摇摇晃晃的,走的很慢,但你每回一看见朕就顾不上,跑的极快,那天就在这御花园里,你看见朕了,远远的就朝朕跑过来,宫人们都追不上你,你跑的太急,跌在石阶上,两只小手上全是血,朕当日真是心疼的都要碎了……”

崇安帝双手扶在木拐上,咳了两声,喘息道,“现在想起来,后悔极了,当日顾什么礼仪?就该也跑几步,不等你跌倒,早早把你抱起来……”

郁赦面色如常,“我学步晚,自小就爱跌跤,跌的多了,早就习惯了,皇上不必介怀。”

崇安帝苦笑着又咳了几声,“你还是在怪朕。”

郁赦表情平静,“这是实话,我确实习惯了。”

崇安帝自知现在再想把郁赦的心捂热是来不及了,不再多言,摆摆手,“罢了,再陪朕走两步。”

“郁王这些日子闭门不出,很安分。”崇安帝道,“你说……他是真的不想争了呢,还是在计划些别的什么?”

郁赦跟在崇安帝身后,闻言道,“郁王的心思我自小猜不透,不敢说。”

“你同他父子多年,你都猜不透,朕就更不行了。”崇安帝一步一步的上石阶,“司天监今日来上报天相……”

崇安帝的身子是真不行了,爬了几步石阶就开始喘,他停下来,慢慢道,“原本只是照常,说说今春的雨水如何,说说今夏会不会有洪涝,但这回他们提起……说今年,怕有荧惑星逼心宿。”

荧惑守心,天子大凶。

崇安帝慢慢道:“子宥,这是谁要对朕不利呢?”

郁赦面色如常,道:“天相之说,可信可不信。”

“朕今年精神不大好,但自觉还能撑两年,应当不是老天要让朕走。”崇安帝声音冷了下来,沉声道,“司天监还说,心宿旁的两颗星,忽明忽暗,一凶一吉。”

崇安帝看着郁赦,眼神幽深,“这两颗星一向是指代皇子的,一凶一吉,你说,哪个是凶,哪个是吉?”

郁赦脸色微变。

崇安帝在郁赦的肩膀上按了下,“主吉的那个被主凶的困住了,这话说的……是不是有点太明白了?”

郁赦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是七月半生人,确实是主凶,宣琼如今被软禁,也确实是……”

郁赦嗤笑一声,没再往下说。

“这些鬼鬼神神的话,朕是信的,早年有人说朕没子孙福,朕确实是失了好几个皇子,伤心了许久。”崇安帝眯着眼,突然话锋一转,“但如今,朕好好的三个儿子在世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先说有荧惑守心,又说皇子受困,又说主吉的这皇子或能破这天相。”崇安帝声音彻底冷了下来,“郁王蛰伏多日,原来把心思全放在这里了!想借司天监的口让朕立宣琼,还顺便要拿你的生辰做文章,心思真歹毒啊……”

郁赦提起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,忍不住暗暗感叹,钟宛拿捏崇安帝的心思,拿捏的好准。

崇安帝印堂发暗,脸色阴沉,“怪朕,给你封王的事拖太久了,久到让这些人觉得可以左右朕的心思了。”

“别担心。”崇安帝对郁赦安抚道,“朕刚刚下了旨意,正式封你为亲王。”

郁赦下跪谢恩,规规矩矩,没什么多余的感恩戴德的话。

崇安帝命他起身,苦笑,“朕怎么听说你同归远话多的很,每日总在一处,别人拆都拆不开,跟朕就没话了?”

崇安帝皱眉想了想,道,“对了……朕听谁说的来着……”

“说自朕认回你后,宗人府和内务府那边往你府中送了不少东西,也有人开始记你每夜宿在哪儿了。”崇安帝失笑,“朕怎么听说,那一整本册子,上面全都是……”

郁赦淡然道:“全是钟宛。”

郁赦脸色变了变,有点嫌钟宛丢人,但又忍不住道,“他、他根本不知道那册子是做什么的,以为按日子写谁的名字我就要去找谁,于是要了几十本起居册子过去,没事儿就写他自己的名字,生生写满了,如今……”

郁赦不忍多提,“大概已经为我安排到几十年后了。”

第86章抄这么点儿东西,还用坐的四平八稳的?

皇子们并没有记录他们言行的起居官,但为保皇室血统纯粹,本朝成年皇子每晚同谁共寝,府中人是要有个简单的记录的。

郁赦前些日子被崇安帝认回,算是正经皇子了,内务府也往郁王府别院送了起居册子,由冯管家代为记录,郁赦从不亲近女子,那些册子没了用处,被冯管家搁在了一边儿,好巧不巧让钟宛看见了。

钟宛翻了翻空白的册子,没看明白,想了想,觉得这是安排郁赦每夜留宿的册子,遂大为重视。

钟宛趁冯管家不注意,顺了两本册子出来,又偷偷藏了一支笔,避开人,仔细认真的填写好了自己的名姓,又趁人不备放了回去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