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37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钟宛手心冒汗,他费力的拿过另一份空白书折,急促声,“你、你等一会儿再……”

“刚才你怎么说的?”郁赦平静道,“抄这么点儿东西,还用坐的四平八稳的?”

钟宛搬石头砸自己的脚,红着脸没话说了。

郁赦动作很温柔,不知他是真的太宠钟宛了还是又再使坏,一面动作一面问钟宛,喜不喜欢,舒不舒服,自己低头看一看好不好……

细致的折磨下,钟宛浑身的骨头都跟着打颤。

半个时辰后,钟宛毁了七八封折子也没抄出一份整洁的出来,最终还是郁赦握着他的手,像教小儿学字一般,一笔一划的带着钟宛完成了明日谢恩的书折。

第87章别再糟践自己,让她在那边心疼了

晚间,郁赦摸了摸钟宛的额头,感觉不出什么来,他低声道,“你要是不舒服跟我说,先坐着,一会儿让他们把饭菜送到卧房里来吃。”

郁赦命钟宛坐在床上,自己把几条脏了的丝绢丢进了手盆里,又把钟宛换下来的里衣也丢了进去,钟宛呼吸还有些不稳,他看看郁赦失笑,“小王爷,你放着等别人收拾行不行?你又不让我帮你,我这心里本来就满是愧疚的,你还要把仆役的活全做了,是故意让我心不安是不是?”

郁赦瞟了钟宛一眼,走到书案前,一面将揉皱的乱七八糟的书折收好放在一边一面淡淡道:“让谁来收拾?”

钟宛倚在被子上,声音很轻,“随便谁,冯管家,丫头……丫头就算了,她也太小了,别的什么人……”

“随便?”郁赦把散落在地上的几支笔捡了起来,表情平静,“谁看了这些,猜不到方才发生了什么?”

钟宛眼中还带着几分水气,小声道,“猜到就猜到呗。”

“那传出去像什么话。”郁赦随手拿过一张干净帕子把书案上抹了下,难以理解的看了钟宛一眼,眼中几乎是带了几分谴责,“人家谁家正房夫妻,会在书案前做这种事?”

钟宛突然被倒打一耙砸懵了,差点没回过味儿来。

钟宛看着郁赦道貌俨然不染纤尘的样子,差点信了刚才死死攥着自己不放手,逼着自己说了一串平日说不出口的话的人不是他。

钟宛呆了片刻道,“子宥,方才的事难道不是你做的?”

郁赦面色如常,“是又如何?那就该让旁人知道,你像个寻常小妾一样,跟我在书案前胡闹?”

钟宛表情凝滞,片刻后突然懂了郁赦的心思,禁不住笑了。

钟宛将手臂枕在颈后,仔细想了下,确实,郁赦自来只跟别人显摆自己如何倾慕他,如何离不得他,如何黏糊他,但具体如何“腻歪”的细节,他是不肯跟外人透露半个字的。

上次那让人啼笑皆非的血迹,郁赦也是自己避开人默默洗了,没让旁人看到。

郁赦骨子里还是很规矩的,觉得这种事应该是藏着掖着的,换句话说……

钟宛轻声道,“你觉得我是你三媒六聘的小王妃,怕人知道我私下胡闹,觉得我不自重,是不是?”

郁赦指尖微微顿了下,匆匆把书案收拾好,半晌道,“我是怕别人说……”

钟宛好奇,“说什么?”

郁赦低声道,“说我不敬重你。”

钟宛莞尔,心口突然暖烘烘的。

钟宛回味刚才的种种,浑身骨头还是有点软,他小声说,“是挺不敬重的,你想想刚才逼我说的那都是些什么话……”

郁赦嘴角微挑,外面仆役进来换茶,郁赦收敛神色,飞快的将手里的帕子丢到地上,终于堪堪盖住了所有荒唐痕迹。

郁赦表情平静的吩咐,“钟少爷不舒服,晚膳摆在卧房,不出去了。”

仆役们都知道钟宛身体不好易生病,闻言忙问道:“传太医吗?”

郁赦别有深意的看了钟宛一眼,漫不经心的对仆役道,“不必,小毛病,我就能治。”

当夜,郁王府别院的灯早早就熄了,同郁王府别院相距并不远的郁王府中,阖府灯火通明。

书房中,几个幕僚压着嗓子相互吵嚷,争执不下。

郁慕诚被幕僚们闹得头晕,但不但未发怒,脸色还是温和的。

一个幕僚疑心道:“可也奇怪了,皇上以前是信这些事的啊!不然当初也不会把世子送到咱们王爷这来避难,如今好了,王爷替皇上养大了世子,皇上这边翻脸不认人就算了,又改了性情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