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39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钟宛笑了,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宣瑜咽了下口水,紧张道,“前些天,前些天……父王和母妃给我托梦了。”

钟宛愣了下,“啊?”

宣瑜一着急,把背好的词全忘了,前言不搭后语道,“他们如今过的特别好!还很年轻的样子!”

钟宛干巴巴道,“是啊。”

宣瑜不自觉的挺直了背,认真道,“父王让我跟你说句话。”

钟宛脸上笑容淡去,“……说什么?”

宣瑜红着眼睛,“父王说,这些年你过的太苦了,他全看在了眼里,大哥的事,是他自己作死,怪不得旁人,父王还说他从未怪过你半分,说你没一点对不起王府的,他如今只心疼你,他让我问你,原先明明那么康健,如今怎么病弱成这样了?”

钟宛失笑,这俩孩子为了宽自己的心,真是费心思了。

宣瑜小声道:“母妃也有话跟你说。”

钟宛顿了下,明知道是假的,还是忍不住问,“王妃说什么了?”

宣瑜一张口又哭了,抽噎的说不出话来,宣从心把自己的手帕摔在宣瑜脸上,忍不住发火,“话也说不清楚,你还有什么用?!”

“我说吧。”宣从心清了清嗓子,尴尬道,“那什么,父王母妃也给我托梦了。”

宣从心道,“母妃说,归远吾儿,十载……”

宣从心哽住了嗓子,她骂宣瑜不争气,轮到自己一句话刚出口,眼泪也掉下来了。

宣从心深呼吸了下,尽力冷静道,“母妃说,当年她走之前心中藏着千言万语不能一一说尽,更有许多不方便同父王说的,不知怎么的,就忍不住看向了你。”

“你贴心又懂事,同她说让她安心,将来父王就算续弦,也会护住我们,不让我们被后娘欺负,但母妃当日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宣从心抹了一下眼泪,继续道,“母妃原本想说的是,父王若续弦,后娘不敢对我们如何,因为我们是父王亲子,但你就不一样了,你一个外姓之人,将来怕是会遭后母忌惮。”

钟宛忍到这实在是撑不住了,起身走到了窗边。

宣从心哽咽着认真道,“母妃让我跟你说万事小心,一定要护好自己,你是她头一个孩子,是她心头骨血,别再糟践自己,让她在那边心疼了。”

钟宛背对着宣从心和宣瑜,许久哑声道:“嗯。”

第88章我来疼疼你

宣瑞被汤铭蛊惑返京时,严平山私下给钟宛传递了消息,算是彻底开罪了宣瑞,从那开始严管家留在京中的黔安王府里伺候双胞胎,应该是跟他们说了不少当年的事。

钟宛心里很清楚托梦什么的都是宣从心编出来哄自己的,但看着宣从心同宁王妃七分相似的面庞,听着她学着宁王妃的口吻劝慰自己,钟宛还是险些在两个孩子面前失态了。

钟宛看着窗外出神,忽而想起了郁赦之前说过的一句话。

他说归远,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恨谁。

钟宛之前在汤铭的庄子上被宣瑞一席话逼的呕了血,心中差不多就是这个滋味。

这些年确实做了许多错事,钟宛都认。

年少时种种心高气傲的念头早就被打磨没了,钟宛自觉没什么屈辱是受不了的了。

但偶尔也会矫情,被自小带大的弟弟怀疑时也会想替自己分辨两句,却又无从开口。

宁王宁王妃大恩在前,宣瑞就算是杀了自己,自己又能说什么呢?

钟宛贪恋的反复咀嚼着宣从心方才的话,却不敢往心里去。

宁王宁王妃若在天有灵,看着自己跌跌绊绊十分不体面的这些年,真的不会失望吗?

若再知道自己将仇敌之子揣在心中,从北捎到南,由南带到北,如今还跟人家滚到一处去了,真的不会痛骂自己是个白眼狼吗?

“还有……”

宣从心擦收了眼泪,她收敛神色,继续道,“母妃还说……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