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40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宣瑜两肩抽搐,呜呜咽咽哽咽个不停,宣从心两次开口都被他打断了,她耐心有限,烦躁道,“你有完没完?还听不听母妃说话了?!”

宣瑜吓得低头捂住嘴,不敢再出一声。

宣从心咳了下,揣摩着宁王妃的语气,年少老成道,“母妃还说,让你不要总和郁赦闹脾气,不要无理取闹,不要任性,不要不交代一声就跑出去。”

钟宛:“……”

郁赦上次对宣从心做戏很成功,宣从心如今越想郁赦越觉得可怜,越看钟宛越觉得他娇气。

宣从心按着自己的心意,长篇大论,以宁王妃的口吻,给了钟宛好一顿教训。

钟宛哭笑不得,心中愁绪被搅了个一干二净。

钟宛留了宣从心和宣瑜在府中用午膳,久违的,三人如同当日在黔安一般,一边用膳一边闲话家常。

钟宛正同宣从心商量着给宣瑜再找个什么先生时,冯管家神色慌乱的进屋来了,他匆匆看了钟宛一眼,欲言又止。

钟宛心中微微一沉,他不动声色的说有点事要去交代,让宣瑜宣从心接着用膳,自己起身出来了。

钟宛跟着等在屋外的冯管家一路出了外厅走到了院里,钟宛皱眉,“怎么了?朝中出什么事了?还是子宥他……”

“不是王爷。”冯管家往钟宛房中看了看,神情紧张,“我本不敢同少爷你说,想等王爷回来问王爷的意思,但这两位小主人还在咱们府上,一会儿他们一走,怕在外面知道了消息会出事,现在得有个做主的人。”

钟宛失笑,“到底怎么了?”

冯管家干咽了一下,“黔安来了消息,说原黔安王宣瑞……出事了。”

这日朝会事多,足足吵嚷了将近两个时辰,崇安帝一开始还有点精神,后来实在撑不下来了,最终让众臣将没讨论分明的事全部移交内阁,自己回后宫歇着去了。

说是交由内阁,其实就是交给郁赦了。

近日崇安帝不再只让郁赦“学政”了,在崇安帝的授意下,内阁老臣们如今反了过来,每日会分派些要紧不要紧的折子交给郁赦,由郁赦先批复,之后老臣们再逐一审核,没问题的直接发下去,有异议的再同郁赦商榷。

崇安帝嘴上不松口,确已隐隐有点要让郁赦监国的意思了,宣琼一派的人相视无言,一脸愤懑的一甩手走了。

郁赦宠辱不惊,脸色没半分得意之色,他照常命人整理奏疏,准备回内阁一一批复。

郁慕诚这日也来朝会了,散朝后他慢吞吞的往外走,迟了两步,停在了郁赦的必经之路上。

郁赦自来是看看郁慕诚也当没看见,同郁慕诚擦肩而过时,郁慕诚开口温和道:“子宥。”

郁赦停住脚,眼神淡漠的看着郁慕诚,示意他有屁快放。

郁慕诚慈和道,“没什么事,为父看你近日辛苦,想提醒你几句,小心身子。”

若是以前,郁赦必然要说几句刺耳的话让郁慕诚下不来台,但他如今连崇安帝这个父皇都认了,再没什么恶心的事是忍不了的了。

郁赦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没再耽误时间,直接走了。

郁慕诚目送郁赦走远,喃喃自语的重复他同郁妃说的话。

“子宥身上多少个把柄,你随意挑哪个发作不行……”

郁赦原本以为郁慕诚只是照例在人前同自己演一演父慈子孝的戏码,直到几个时辰后,他才明白了过来。

“你……”

郁赦避开众人,带着来传话的小太监一路走到了无人处,“你说什么?!”

小太监苦着脸,“内情小的也不知道,只会学舌,咱们府上的探子日夜不休,半个时辰前刚刚赶进京,探子听说王爷您还没回府,本想着不急,等着王爷回府后同王爷交代黔安的事。”

这都没问题,郁赦皱眉道,“那怎么突然催你来寻我?!”

小太监焦急道:“错就错在,不知哪里来的人,早咱们的探子几个时辰往黔安王府和咱们府上传递了消息!这是哪里来的人?也不找王爷您,逮着谁同谁说!毫无顾忌,咱们的探子都吓着了!”

郁赦心中一沉,“他们说了什么?!”

小太监受惊不小,呐呐道,“他们吵吵嚷嚷的往两边府上通报,说、说原黔安王遇袭,已经……殁了。”

郁赦脑中突然好似炸了一般。

郁赦派了不少探子随宣瑞往黔安去了,按照郁赦的计划,这些探子既要保护宣瑞也要盯着他,若郁慕诚真对宣瑞出手,探子们会将宣瑞护下,若钟郁慕假意出手,就顺水推舟,然后分人回京来知会自己。

郁赦有个私心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