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41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他并不确定郁慕诚会出手,若郁慕诚不出手,郁赦想将自己以宣瑞为饵的事瞒下来,当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一是免得让钟宛悬心,二是……

郁赦怕钟宛不会同意。

郁赦原本计划的很好,宣瑞遇袭的事传到京中来需要时间,但怎么也跑不过自己的探子,若真事成,那他也有充裕的时间同钟宛解释清楚,宣瑞只是暂时被郁慕诚扣下了而已。

但现在……

郁赦脸色极差,“……他们还特意去告诉了那对双胞胎。”

小太监急道:“是呢!就怕那两个小主人什么都不懂,同钟少爷要说法!钟少爷之前同他们保证过,护送原黔安王的事由王爷一力承担,绝不会出岔子,如今出了事,就怕两个小主人不分青红皂白,再怀疑上是王爷你出的手……”

郁赦声音冰冷,“京中半点消息没传来,我的人却知道了个透彻,说不是我做的,有人信吗?”

郁赦牙关紧咬,近日是他太得意了。

郁慕诚在这等着自己呢。

自己最近事事顺心,郁慕诚怎么可能听之任之?

郁赦有点心慌,继而心中突然积起无限愤懑,自己明明是为了给宁王翻案,自己明明只是不想钟宛挂心,为何如今却要被钟宛和那对双胞胎怀疑对宣瑞下了毒手,凭什么?!

自己这都是为了谁?

郁赦心中妄念四起,难以自控的要怨恨所有人,他清楚自己这是要犯病了,尽力平复心绪道,“回、先回府……”

暮色低垂,郁赦回到府中,竭力克制着自己不发疯。

郁赦突然有点怕,怕钟宛像上次似得,不在了。

钟宛的小院,安静如往日。

郁赦心惊胆战的一路走了进去,推开钟宛卧房门的时候,他手都是抖的。

卧房中,钟宛枕着自己的手臂,趴在书案前睡着了。

郁赦微微晃了下,凝在他胸口的一团心火瞬间被打散,顺着四肢百骸发散开了。

郁赦迟疑着,几步走近,轻轻碰了碰钟宛的肩膀。

钟宛微微动了下。

钟宛睁开眼,看着郁赦血丝遍布的眼睛心中一沉,随即不动声色道,“回来了?”

郁赦浑身都紧绷着,闻言生硬的点了点头。

钟宛见郁赦如临大敌的样子心中无奈又心疼。

“子宥……”

钟宛把本要说的正事咽进了肚子里,他认真的看着郁赦,“我骤然接着这种消息,没怀疑你半分,你为什么不能学学我……也对我多几分信任呢?”

郁赦愣了下,忽然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钟宛叹气,“……你这是怎么回事?为何这样不小心?今天幸好从心和宣瑜来看我,向他们俩传递消息的人被我拦下了,不然他俩要是闹起来,你要如何收场?两个小孩子,着急起来没章法,万一受人蛊惑,再闹到御前去,要怎么办?”

郁赦还有点失神,闻言心道别人闹就闹,关我什么事?我这些年做了那么多恶事,还怕这个吗?

唯独怕的,不过是你也误解我罢了。

钟宛不想刺激着郁赦,慢慢地抬手牵住郁赦的手,低声道,“你想以宣瑞为诱饵,顺水推舟的把他送给郁王,让郁王爷自信自己掌控了这个完美的傀儡,这样,郁王爷才会反过来尽心竭力的替宁王翻案,以图名正言顺的推自己的傀儡上台,是不是?”

郁赦眸子动了下,微微点了点头。

“就算让宣瑞受了点罪,但你这是在给宁王宁王妃翻案。”钟宛语气不自觉的就重了,“宣瑞身为人子,为了亲生父母受点罪,那难道不是应该的?!”

郁赦彻底怔住了。

钟宛一点准备没有,先是接到了宣瑞殒命的消息,震惊下察觉出其中疑点,尽力保持冷静,按下探子,另一边瞒住双胞胎留他们多坐,同时命人火速叫了林思来,向林思道明厉害,让他看住了双胞胎,不许歹人同两个孩子胡言乱语。

勉强替郁赦把尾巴扫干净了,钟宛身心疲惫,趴在书案上就睡着了。

郁赦瞒着他动了这么多手脚,钟宛说没来气是不可能的,这会儿见郁赦半分不信任自己的样子,钟宛心中邪火直接烧到了顶点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