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44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他哪里肯。

郁赦揽着钟宛,突然道,“归远,我有个办法。”

钟宛其实还很不适,只是不想让郁赦发觉,清了清嗓子问,“什么办法?”

郁赦道:“记下来,明天早上看。”

钟宛忙道,“不行!”

郁赦觉得这十分可行,“我去给你拿纸笔,你文笔好,你写好了给我明天看,好不好?”

郁赦想了下,“写详尽一点……”

钟宛涨红了脸,“王爷,别欺人太甚了,你能要点脸面吗?”

“不想要了。”郁赦低头亲了钟宛一下,目光幽深,“我现在只想要你,不是太医说你身子不行,我现在……”

钟宛死也不肯做这种事,他怕郁赦犯起病来拦不住,忙拿话来岔,“对了,宣瑞的事,你原本到底是怎么计划的?”

刚被心爱的人那样“照料”过,郁赦哪里想谈别的人,特别是这个最让他讨厌的人,郁赦不说话,抬手在钟宛的脖子上揉了下。

钟宛脸更红了,“摸什么呢。”

郁赦不说话,他按着钟宛不许他动,怀着一点歉意,一下一下,轻轻按揉。

钟宛让郁赦摸的骨头软,他知道自己这是什么废物身板,知道今天不能再折腾,在心里念了两遍清心咒后道:“问你呢,理理我。”

郁赦十分不甘,还是道,“原本计划在我的人返京后同你摊牌,将一切道明。”

“然后赶在宣瑞的丧讯传到京中之前把双胞胎送走,用我的人把他们俩护住了,看住了。”

“在丧讯传来时,同你一起演一出好戏,能骗过郁幕诚最好,骗不过也不要紧,我原本就想杀宣瑞,他必然是知道的。”

“下面的事你就知道了,他都将宣瑞当最后一张底牌,我在明,他在暗,该如何较量就如何较量,我明着还是要将宣琼彻底斗垮,然后静候郁幕诚黄雀在后,等他给宁王翻案。”

郁赦眯着眼,“我这次险些出了岔子,是他棋高一着,我心服口服。”

“并不是他有多厉害。”钟宛低声道,“是你有所顾虑,说起来其实怪我,你有了软肋,顾前顾后,被他抓住了空子。”

“我不是在安慰你。”不等郁赦开口钟宛又道,“你和郁王不是一路人,他为了赢,能壮士断腕,快刀斩乱麻的弃了宣琼这个亲外甥和郁妃这个亲妹妹,你呢?你能吗?”

郁赦干脆道:“目的不同罢了,他的目标是摄政王,我的目标是你。”

钟宛心里一软,道,“那什么……宣瑞。”

“放心,郁王比所有人都怕他出事,绝对不会伤他半分,且还有我的人盯着呢。”郁赦不快道,“他最多是受点惊吓,不会有事。”

钟宛失笑,“别这么着急解释,我没那么没良心,他就是磕磕碰碰两下又怎么了。”

郁赦脸色瞬间好看了不少。

钟宛想了下道,“丧讯估计还要好几天才会传到京中来,怕就怕郁王再使些什么手段,我想……”

郁赦道:“什么?”

钟宛动了动,道,“我记得你在京郊也有庄子?”

郁赦点头。

“送从心和宣瑜去吧。”钟宛道,“不用你出面,我去跟他们说,最近京中倒春寒,就说送他们去庄子上玩两天,避一避这鬼天气。”

钟宛又道:“你的庄子,多派些人也不引人注意,你看紧了他们。”

如此是最好了,郁赦点头,“听你的。”

钟宛蹭了蹭郁赦,“没事了,睡吧。”

一夜好梦。

清晨醒来,钟宛睁开眼看了看四周,天色大亮,郁赦应该是已经上朝去了。

钟宛喉咙口还有些不适,他咳了两声,叹口气。

自己昨夜那么乖,那么卖力气的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