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49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赦咬紧了牙关,片刻后,直直的跪了下来。

崇安帝脸色彻底放了下来,内殿中一时静谧无比,老太监们对视一眼,纷纷退下了。

崇安帝太老了,脸上这两年长了些斑,衬着他青白的面色,几乎有点可怖,他垂着眼皮,冷声道,“怎么?你如今代朕理政,众阁老都愿意听你调遣,替你踩宣琼一脚,这么大的本事,还不知该怎么料理郁王吗?”

郁赦屏息,片刻后道,“十岁那年,长公主将我接出了宫。”

崇安帝一怔。

“长公主原本要将我养在公主府,是郁王说,玉不琢不成器,他怕公主溺爱我,将我领回了郁王府。”

“自那之后到我成年,大半的时间里都是住在郁王府,教我做人的是郁王,考教我课业的是郁王,有次病了,衣不解带照料我数日不眠不休的,也是郁王。”

崇安帝脸色一僵,语气没那么自然了,“他那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他待我好是有所图。”郁赦淡淡道,“这其中的利益关系,就不多说吧?”

崇安帝眼神闪避,“别说了。”

郁赦并不理会,他看着崇安帝,“可这些年谁待我好,是没所图呢?”

崇安帝怒道,“放肆!”

郁赦平静道,“实话实说罢了。”

崇安帝最避讳的就是郁赦旧事重提,底气瞬间就没那么足了,他不悦道,“提这些做什么?”

郁赦淡淡道:“皇上问我会如何处置郁王,这就是我的意思。”

“我如今已愿意释怀,不去想长公主对我做过什么,不去想皇上对我做过什么,对郁王……只要他不再害我,我也不会再作茧自缚。”

崇安帝盛怒,“朕如此待你,你若还对往事耿耿于怀,追究朕当年如何,那不是白费了朕的一番心血了?!”

郁赦心中冷笑,低头不说话了。

崇安帝就是这样,他自满于郁赦如今的“归顺”,觉得自己和郁赦血浓于水,既认回了他,那郁赦感恩戴德是应该的,前事种种,大家都可以不再提起。

他一面想郁赦同他真的交心,一面又想让郁赦同郁幕诚继续水深火热老死不相往来。

仿佛这样就能证明当年那些龌龊同他无关了。

崇安帝久久不说话,郁赦突然想起了从探子那听来的郁幕诚说自己的一句话。

“贪心不足。”

如今看,贪心不足的到底是谁呢?

内殿中,两人都不再出声,足足静了一盏茶的时间。

崇安帝颓然倚靠在椅背上,“罢了,起来吧。”

崇安帝苦笑,“你这个脾气,到底是像谁呢?”

郁赦不接话,崇安帝自顾自道,“算了,朕倚重你,本也是因为喜欢你重情义……朕懂,有些事,你做不出来。”

崇安帝看向郁赦,眼神慈和,又莫名让人心惊肉跳,他轻声道,“你做不了的事,父皇帮你做。”

“为了你,也为了琼儿。”

郁赦暗暗吐了一口气,慢慢地站起了身。

郁赦有自知之明,他清楚自己既无法篡位,也没十足的把我扳倒郁幕诚。

所以他和钟宛只能借力打力,螳螂捕蝉,他想做黄雀,现在就必须要步步小心,做一些他原本绝不会做的事。

比如像方才一样,演一出对郁幕诚父子情深的戏。

“春光正好……”崇安帝低声道,“朕突然想出城走走了。”

郁赦心中转过几个念头,谨慎的没多话。

崇安帝继续道:“朕有许久许久,没去行宫住一住了。”

崇安帝感叹一笑,“京南的行宫,说起来还是当年郁王年轻时,替先帝修建的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