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59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“子宥,知子莫若母。”安国长公主慢慢道,“我明白,你为了钟宛想要借郁王替当年的宁王翻案,但你想没想过,事成之后,不管是郁王还是宣瑞,他们都不会再顾念你和钟宛半分,皇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,昨日受了点惊吓,今天就一口饭都吃不下,他要是熬不到送你上皇位,你要如何?你现在已经走到刀尖上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郁赦还是那副淡然的样子,“公主,我数年来一直都走在刀尖上,如今多拉下一个都算赚,我怕什么?”

安国长公主瞬间被噎的说不出话来。

郁赦轻声道,“公主,你的处境不比我好,这次行刺不是皇帝的一时兴起,有一次就有另一次,在我登基之前皇帝还会对你下手,你不同郁王联手,还能指望谁呢?”

安国长公主怔了下,苦笑了下,“我懂了,你是故意的……你就想看我们三人如今反目成仇,相互倾轧,是不是?你早就恨透了我们三人,是不是?”

郁赦不欲遮掩,他现在确实有些隐秘的快意。

若不是心心念念着要同钟宛终老,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多少可怖的事来,只要能让这些恶人自相残杀,他什么都愿意做。

郁赦深深的看了安国长公主一眼,“公主,你没的选了。”

安国长公主惨淡一笑,“报应……好,我听你的。”

郁赦不想再在安国长公主身上耽搁半点时间,转身就要走,安国长公主突然叫住了他,“子宥。”

郁赦皱眉,“公主还有话要交代?”

“别太得意。”安国长公主看着池水,慢慢道,“皇帝已为你选好了未来的皇后,人是我替他去看的,那姑娘出身很好,人也娴静,皇帝很满意,如今只差一纸诏书了。”

郁赦并不意外,点了点头。

安国长公主皱眉,“你不急?”

郁赦点头,“很急。”

他和钟宛筹谋多日的短暂联盟终于完成,如今只需静候这一场大乱,他急着要去跟钟宛说。

顺便还有件事也很急,郁赦想起钟宛今天跟宣璟说的话心里就十分不痛快,什么叫“经常跟郁赦装,没什么滋味,也装的很喜欢?”

郁赦自那会儿就手心痒痒,急于要避开众人把钟宛扒光了好好的做点“事”,要看看清楚,钟宛的欢愉,到底是不是装的。

郁赦心里全是这些见不得人的事,一回儿也等不得了,他抛下一头雾水的安国长公主,疾步走了。

第96章方才去给你求了情,早就没事了

回偏殿的路上,还遇上了宣璟。

郁赦正巧有话要同宣璟说,迎了上去,不想宣璟瞪了郁赦一眼,招呼也没打,冷着脸扭头走了。

跟着郁赦的宫人不满道,“四殿下这是怎么回事?明明看见王爷了,当没看见一样。”

郁赦自嘲一笑,“怪我,不该突然起了善心。”

宫人疑惑,“王爷要同四殿下说什么?”

郁赦心道告诉他钟宛说的话一个字也不要信。

郁赦看着宣璟的背影,想着宣璟之前一脸敬畏对钟宛言听计从的样子,心生怜悯。

大约是宁王宁王妃教的好的缘故,钟宛自小性子开朗,仗义又热心,旁人有些麻烦事他都很愿意帮忙。可坏就坏在他有点太自信,不管他会不会懂不懂,都要凑过去跟着比划比划,指点指点。

郁赦想着钟宛刚才兴冲冲的跟宣璟说的那些“细节”往偏殿走,想要仔细问问钟宛,从来没有过的事,他哪儿来的那么多经验之谈。

郁赦赶回偏殿,一路走进内殿,屋中空空如也。

郁赦撩起床帐看了一眼,转头问宫人,“钟少爷呢?”

内殿中奉茶的宫人躬身道,“皇上身边的公公刚才来传王爷,没见着王爷,就将钟少爷请去了。”

郁赦皱眉,转身去寻钟宛。

崇安帝所在的正殿中有个小花厅,春日里,花厅内还烧着地龙,热的让人有些不适,崇安帝在这屋子里却还穿着厚厚的袄,腿上盖着一张狼皮。

钟宛这些日子由太医日日照料,身体较之前好了许多,坐在这蒸笼似得屋子里,两耳被热的泛起些康健的红润,看上去多了几分年轻的可爱。

崇安帝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钟宛,走了一步棋,沉声道,“是觉得热吧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