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61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崇安帝呆了。

钟宛重新拿起一枚黑子,冷淡道,“脏了身子的男人,我不会要的。”

崇安帝被钟宛气的哑口无言,“你胡言乱语什么呢?!”

“没什么,皇上问我的意思,我实话实说就是了。”钟宛正经道,“这就是我的意思,皇上放心,我不会同王爷纠缠,圣旨一下,我就给自己一个干脆了断,站在城楼上遥祝王爷和新王妃白头偕老,然后大叫着从城门楼上跳下去,不会耽误王爷的好事。”

崇安帝忌惮的看了花厅外一眼,着急道,“别胡说了!这难道是朕在逼你去死吗?”

钟宛道,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,这个道理,我是明白的。”

“放肆!”

崇安帝莫名其妙的被钟宛反将了一军,钟宛这话出来了,自己再指婚,那不就成了催命符?好死不死的,还被外面的郁赦听见了!

那将来钟宛想不开去跳楼了,郁赦不更要怪到自己头上了?

岂有此理!

崇安帝心知钟宛这是在装疯卖傻,还是被气的够呛,他烦躁道,“跪下!”

钟宛下意识要跪在榻上,怕把崇安帝真的气死,他下了矮塌,跪在了地上。

“钟宛御前无状……”崇安帝被气的心口疼,但想着花厅外的郁赦,又无法狠罚,含糊道,“罚跪两个时辰,好好思过!”

崇安帝起身由太监们扶着走了,钟宛长舒了一口气,直起身子从崇安帝刚倚过的软枕里选了个最厚实的放在地上,老老实实的跪了下来。

钟宛擦了擦额间的汗,隐隐有些心惊。

幸好这些年耍不要脸有了经验,出其不意,吓住了崇安帝。

钟宛在心里咒骂崇安帝,自己管不住你儿子,拿我做刀子干什么?!有本事找你儿子耍威风去!

要跪两个时辰。

钟宛叹口气,苦中作乐的想还好是在这花厅里受罚,小花厅里够暖和,桌上还有点吃剩的差点,两个时辰还不至于跪病了自己。

钟宛锤了锤腿,东想西想之际,感觉身后有人来了,不等他转头,来人从后面摸了一下他的脸,淡淡道,“胆子真大。”

钟宛放松下来,扭头看了一眼被郁赦关好的门,轻声道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“陪你。”郁赦单膝跪地,捏起钟宛的下巴左右看了看,皱眉,“皇帝让你来你就来,这么老实?”

“没挨打。”钟宛苦道,“我哪儿知道是这破事,我以为……”

以为会同郁王之事有关,钟宛不想放过任何一点消息,没多想就过来了。

郁赦心里都明白,不再追问,转而漠然道,“你方才说谁脏了?”

钟宛笑了下,看看外面,轻声道,“别闹,你先去,我跪够了时辰,晚上就回去了。”

郁赦没理会钟宛,“你跪你的,管我做什么?”

钟宛无奈,“别让人再趁机找你麻烦,快去。”

郁赦道,“我有话要问你,憋了半天,先问了再走。”

钟宛只好道,“你说。”

郁赦用拇指抹了钟宛的嘴唇一下,“你对我装过什么吗?”

钟宛懵然,“装什么?”

郁赦手指往下滑,轻轻抚摸着钟宛的喉咙口,来回滑动了下。

钟宛的脸有点红了。

旁人看不出来,但钟宛知道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。

他给郁赦做过几次,每次事后郁赦都会轻轻揉他的脖颈,轻声问他疼不疼,涨不涨。

在床上钟宛什么荤话都说的出来,但下了床就不行了,偏偏郁赦喜欢使坏,总故意在外面碰他脖颈。

钟宛不自在的躲了下,“我装什么了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