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62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“这个,我也给你做过。”郁赦不许钟宛躲,修长的手指不住在钟宛喉咙口勾弄,“那个的时候,你说舒服的要死过去了,是假的吗?”

钟宛没太懂,想了下恍然大悟,脸涨的通红,“你听见了?”

“听见了。”郁赦冷声道,“听见你跟宣璟说,其实没什么感觉,但也要装出来点,好让我高兴,是不是?”

钟宛百口莫辩,“不是,我是骗那个傻子玩的……”

“是吗?我没看出来。”郁赦平静的看着钟宛,“给我做的时候,你还说过很喜欢吃,那也是假的了?”

钟宛实在受不了郁赦顶着这样一幅俊美的面孔,用这样一副冷清的腔调说这些不干不净的话,咬牙小声道,“那你要如何?”

郁赦淡漠道,“我要你一边给我做,一边同我说你是真的很喜欢。”

钟宛的脸红透了,他费力道,“你先闭嘴,等……等回房。”

“好,回房。”郁赦起身,一把拉起了钟宛,“走。”

钟宛崩溃,“我还在罚跪!”

郁赦瞥了钟宛一眼,“方才去给你求了情,早已没事了。”

第97章子宥…我可真是太喜欢你了。

钟宛松松垮垮的披着郁赦的外袍,费力的坐起身来,袒着半扇胸口倚在床头。

钟宛嘴唇红的有点不自然,他舔了舔嘴唇,闭上眼想歇一会儿,郁赦又伏在了他身上。

钟宛已经被郁赦收拾老实了,他刚才把能说出口的不能说出口的都说了一遍了,好话软话说尽,这会儿只会求饶了,“郁、郁小王爷,我真嗓子疼了,不信,不信……”

郁赦就算是在床上也并没什么多余的表情,依旧是往日那副冷冷清清的样子,他沉声问道,“不信如何?”

钟宛真是被郁赦折腾怕了,小声道,“我张开嘴,你自己看看啊。”

郁赦闻言喉咙口一紧。

钟宛瞬间意识到又说错话了,可怜巴巴道,“你到底要怎么啊……”

郁赦沉声道,“你不说要张开口让我检查检查吗?把嘴张开。”

钟宛脸瞬间又红了,“别……别闹了。”

郁赦表情认真,捏着钟宛的下巴,竟当真了。

钟宛十分难堪,偏偏郁赦并不为止之所动,淡淡道,“张开,我看看……吃干净没有。”

钟宛的脸就差着火了,他原本以为方才被郁赦堵着前面被逼着说真喜欢已经够羞耻了,万万没想到郁小王爷在这方面话虽不多,但句句都能把人逼死。

钟宛现在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,他挣开郁赦,把头抵在郁赦胸口,闷声道,“吃干净了,早都……咽到肚子里去了。”

郁赦手往下滑,按在钟宛的肚子上,意有所指的揉了下。

钟宛难耐的蜷起身子,“郁小王爷,行行好吧,我就算是你花钱买来的,你也得让人歇会儿吧?”

郁赦闻言笑了,“你可不就是我买回来的?”

郁赦低头要亲钟宛,外面一个宫人进来了,郁赦抄起一旁的被子将钟宛盖上,自己拿过外袍披上下了床,“何事?”

宫人低头道,“回小王爷,京中刚传来消息,说行刺的事有眉目了,确是郁王爷所为,如今人证物证俱在,圣上说,明日就回京。”

郁赦回头看了钟宛一眼,终于来了。

崇安帝也许本是想在行宫等待消息的,但多出来的十二个刺客始终窝在他心口,让他坐卧不安,如今郁王行刺的罪名已经落实,他不想再在这不安全的地方耽搁了。

翌日,众人返京。

从行宫出发时,郁赦没能陪着钟宛上马车,遵照礼部的安排,他需骑马奉引在崇安帝的銮驾前,装一装孝子给旁人看,钟宛自己坐在马车上打瞌睡。

出了行宫走了有一个时辰的功夫后,一个跟在马车外面的内侍轻轻地拍了拍车窗,问道,“钟少爷,要不要茶?”

钟宛正有点口渴,他睁开眼捶了捶脖颈,对着车帘道,“好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