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66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赦不想提钟宛当年受辱的事,要岔开话头,钟宛却还喋喋不休,“不到半天,竟抢到了五百两,我的老天,我听那牢里的狱卒说江南最漂亮的花魁也没这价。”

郁赦无奈,“你拿你自己和妓子比做什么?”

“比了才知道我值钱啊。”钟宛涵养极差,还记着宣璟诅咒郁赦的事,顺便踩了宣璟一脚,“宣璟还是个皇子呢,五百两的时候就败下阵来了,他去跟他母妃讨银子,被他母妃知道了,给了他好一顿打。”

郁赦也很烦宣璟当年也想买钟宛的事,跟着踩了宣璟一脚,“皇子和皇子也有不同,他自小扣扣索索的,手里其实没多少银子。”

“是啊。”钟宛唏嘘,“那才刚刚开始呢就没银子了,然后几方继续出价,我要是没记错,两千五百两的时候史老太傅还要买,再后来就实在掏不出了……老师这辈子实在清廉,这大约就是他举家之财了。”

“过了三千后,就只有两家在抢了。”

钟宛眼中含笑,看了郁赦一眼,“郁子宥,没看出来,小小年纪,出手那么牌面。”

郁赦低头一哂。

确实花了不少银子。

当年,一听说可以买钟宛钟归远,买那文曲星的转世,京中贵族和豪绅之间那些癖好特殊的人都来了兴趣。

或是真垂涎钟宛的样貌,或只是为了满足那些不知所谓的攀比心,各个都在抬价,一时竟成了个博脸面的新鲜事。

最后抬到了三千两这个天价,凑热闹差不多都收了手,只有一个江南的富豪还在出价。

那人出三千一百两,郁赦出五千两。

那人出五千五百两,郁赦出一万两。

那人出一万一千两,郁赦出两万两。

江南的豪绅确实有钱,也被激起了脾气,觉得这会儿收手是丢了脸,咬咬牙,抬手出了两万五千两。

少年郁赦在府中听到消息后,命人向牢中传话,他出五万两。

钟宛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吓人,“那边儿都要让你气疯了,还想同你较劲,却实在是出不起了……”

钟宛想着十五岁的少年郁赦不动声色砸银子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下。

那会儿的郁子宥,大概是头一次做这么出格的事。

钟宛看了郁赦一眼,轻声道,“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,在牢里要吓死了。”

郁赦低声道,“你怕什么?又不用你出银子。”

“所以更害怕啊。”钟宛看着郁赦,声音轻了,“肯花这么多钱买我的人,把我买回去后,不知道要对我做多少慑人的事呢。”

钟宛一笑,“万万没料到,把我丢到一边,三个月没理。亏死了吧?”

郁赦深吸了一口气,“亏了。”

说来奇怪,当日种种不堪和狼狈,现在谈起来突然没了分毫避讳,钟宛种种心头不甘好像随着那封被他默默烧了的圣旨,就这么烟消云散了。

说话间,到城门口了。

钟宛看着郁赦,心头豁然。

这是肯花五万两赎了自己,却又为了避嫌三月不踏足别院一步的人。

还是自己赚了。

第99章如今这份罪果,也终于该轮到其他人品尝一二了。

城门外,礼部的官员和禁卫们出城迎接圣驾,钟宛撩开车帘看了下,眼睛眯起,“这个时候能有多要紧的事,要等不及入城先送来?”

郁赦抬眸,“什么?”

钟宛放下车帘,“有个禁卫,拿了一封奏疏送到銮驾前了。”

不一会儿,御前的一个老太监急急忙忙的跑到了郁赦和钟宛的马车边,苦着脸道,“王爷,钟少爷,黔安八百里加急,出事了!原黔安王宣瑞……殁了。”

马车中静了片刻,郁赦问道,“好好的一个人,怎么没的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