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77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钟宛本要接着睡,但朦胧烛光,见郁赦神情有异。

床上的郁赦紧紧皱着眉,脸色不太好,看上去似乎是做噩梦了。

郁赦许久没好好睡一觉了,钟宛想不好是把他叫醒了好还是让他多休息一会儿的好,犹豫了下,轻声道,“子宥,子宥……”

郁赦没醒。

钟宛眉头皱起,忽而想起来,郁赦之前在宫门口质问安国长公主的时候,可能是发病了。

郁赦现在病情有所好转,真的犯病了也不同以前似得了,他能控制住自己,过后也还记得清发病时发生了什么,但只要一犯病,当夜必然睡不好,来回翻动不说,叫他也不容易叫醒,真的叫醒了,郁赦一时分不清梦境和现实,神态差的可怕。

就像现在这样。

钟宛不敢像之前似得冒失的把郁赦推醒,哄小孩似得,在郁赦胸口拍了拍。

钟宛摸到了一个东西,他掀开郁赦的衣裳,从郁赦怀里摸出了一个纸包。

晃了晃,里面的茶叶沙沙作响。

钟宛万万没想到,郁赦竟还藏着这个。

这包茶叶是钟宛亲手一点一点捡出来的,有多少他最清楚,钟宛掂量了下,估计郁赦只在那夜发狂时吃过一叶。

郁赦舍不得。

钟宛捏着小小的茶叶包,叹口气,实在是想不明白,自己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大德。

何其有幸,自己倾慕的人,也会这么喜欢自己。

钟宛捏着茶叶包,想着是不是拿出一点来,喂给郁赦。

但他和郁赦不一样,对这茶叶能治病的事实在不抱希望,觉得还不如太医给的养身汤管用。

当然,那不温不火的养身汤也不是太管用。

郁赦脸色越来越差,钟宛眸子一动,不知想到了什么,抬手放下床帐。

片刻后,透过重重帐幔,卧房里露出了几点暧昧的声音。

……

郁赦就这样,从恐怖噩梦跌入了一个旖旎梦境。

一盏茶的功夫,郁赦醒了过来,梦境再次与现实交叠,郁赦感觉到钟宛在做什么,这次是真要疯了。

郁赦忍无可忍的把被子里人拉起,声音粗重,“大半夜不好好睡觉……做什么?”

郁赦英俊的眉眼有如刀刻,带着微微潮气,眼中带着几分隐忍几分情|欲,钟宛被他这么一瞪,耳朵突然红了。

郁赦眼神清明,没有半点发疯的样子。

再被郁赦这样一质问,钟宛底气突然不太足了。

难不成他根本没犯病?是自己想多了?郁赦只是做了个寻常的噩梦?那……

那自己方才不就成了大半夜不睡觉,趁着郁赦睡着偷着给他做那个?

饶是钟宛脸皮厚,这会儿也想去投湖了。

郁赦微微皱眉,“问你呢,好好地不睡觉,怎么突然……”

钟宛窘迫无比,结巴道,“没、没事,行了,接着睡吧。”

郁赦:“……”

接着睡?

郁赦真是被钟宛气的没脾气了,他深吸了一口气,做了个平时他万万做不出的动作。

郁赦下流的用下|身撞了钟宛一下,淡淡道,“这样睡?”

钟宛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郁赦蹙眉道,“到底怎么了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