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79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赦坐在床边,将钟宛从被子里拉起来,在他背后塞了个软枕,端起粥碗,“吃饭。”

“还不至于的……”钟宛失笑,“给我,我自己能吃。”

“别动。”郁赦拿着碗的手往旁边让了下,低声道,“好好呆着。”

钟宛哭笑不得,“我手又没断,我跟你去桌上吃……”

“不用,我不急。”郁赦蹙眉,“别瞎动。”

钟宛无法,只得老老实实的让郁赦给他喂饭。

郁赦侍弄起钟宛来一向仔细,以前喂药是,现在喂饭也是。

每一口粥都要先吹两下,用瓷勺在自己唇上碰一下,不烫了再喂给钟宛,若不小心粘在了钟宛嘴角一点粥,就放下碗,用布绢给钟宛擦干净了再继续喂。

温柔又周到,和昨晚比起来,简直判若两人。

钟宛回想昨夜种种还觉得背脊发麻,他咽下一口粥,小声道,“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?”

郁赦一顿,问,“除了你刚回京那会儿,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?”

“昨晚。”钟宛有些不适,他抽了一口气,“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。”

郁赦拿着瓷勺搅了搅粥,看了钟宛一眼,低声道,“不是你自己说的,随便我弄?”

钟宛语塞。

“再说……”郁赦又喂了钟宛一口,“你就喜欢我那样待你,我知道。”

钟宛含着粥,耳朵红了。

郁赦说的不错。

钟宛不好意思装了,老老实实吃粥,一晚上也没睡多一会儿,钟宛已经很饿了,若放他自己吃,必然要噎的肠胃不适,这会儿被郁赦慢悠悠的一口一口喂着,钟宛觉得肚子里热热的,舒服了不少。

“吃饱了,你快去吃,别放凉了。”钟宛知道郁赦必然也饿了,催道,“别管我了。”

郁赦不理会钟宛,“张嘴。”

郁赦就喜欢这样事无巨细的一点点照顾钟宛,他不管钟宛说什么,不紧不慢的,一勺接着一勺,足足给钟宛喂了两碗粥后才放了他,郁赦自己把剩下的粥饭吃了,又拧了布巾给钟宛擦脸。

钟宛哭笑不得,“真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”

郁赦不听,他给钟宛擦过脸后又重新拧了布巾,接着给钟宛擦手,钟宛不知想到了什么,脸色一僵。

钟宛被郁赦照料的,突然心慌起来。

钟宛仔细的看着郁赦的神色,抿了抿嘴唇,试探道,“子宥?”

郁赦细细的擦拭着钟宛的手,没抬头,“嗯?”

钟宛犹豫了下,虽心里明白应该不至于此,但还是免不了忧虑。

钟宛这辈子没摊上过什么好事儿,从不敢贪心,总怕回头栽个大的摔的更疼,他有点疑神疑鬼,想了好一会儿后低声道,“忽然想起一件事来,你……给我交个底。”

郁赦抬眸看了钟宛一眼,心意相通的察觉出了钟宛的不安,他蹙眉,“要问什么?”

钟宛喉结动了下,迟疑道,“你要跟我说实话,别让我总悬着心。”

郁赦屏息,示意钟宛问。

钟宛十分不踏实道,“昨晚那个事儿,你不会只愿意跟我做一次吧?”

郁赦:“……”

郁赦从昨夜到现在心情一直很好,他在床上虽待钟宛有点恶劣,但事后自认也算温柔了,郁赦实在不明白,每到恬静又缱绻的时候,钟宛为什么总会问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来坏气氛。

郁赦深吸了一口气,真心想不透,“归远,你每天都在想些什么?”

“就是那什么,你昨晚那么没完没了的,今天还对我这么好,弄得这么正式,我担心……”钟宛咽了下口水,“你别生气啊,我就是突然这么灵机一动,刺探一下你。”

郁赦:“……”

灵机一动,刺探一下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