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80

书名:当年万里觅封侯   作者: 漫漫何其多   

郁赦不想对钟宛冷脸,他尽力忍耐着,压着火违心夸道,“那你可真是个小机灵。”

郁赦拿了干净里衣来给钟宛换上,他动作很轻,想把气氛转回来。

但他并没把话说死,钟宛还是不放心,钟宛憋不住再次确认道,“真不是只有一次啊?”

“自然不是!”郁赦简直要被钟宛气死了,“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?”

钟宛一窒,“我……”

郁赦忍无可忍,“你我的头一次,我本是想等尘埃落地后,好生准备一份重礼交给你,算是补偿,也算是下聘,然后等你身子彻底好了,好好布置一番,选个良辰吉日,再……再做昨晚那事。”

“昨晚什么都仓促,我这会儿想尽力补偿一二,你……”郁赦好心喂了狗,简直不想替钟宛穿衣裳了,“你不开心就罢了,还咒我只能一次?”

“不是不是不是。”钟宛忙补救道,“同你无关,这是我自己的心病,我一直以为你一辈子只愿意做一次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……”郁赦被气的口不择言,“我那东西是用一次就会断吗?!”

钟宛不好意思了,“那么厉害,自然不会。”

郁赦:“……”

郁赦突然被心上人这么直白的夸了床上厉害,心头火瞬间熄灭。

郁赦无可奈何的接着替钟宛穿衣裳。

钟宛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,踏实了,开始放心的同郁赦亲昵,钟宛主动亲了亲郁赦的唇,小声道,“你怎么这么好?咱俩又不能成婚,有什么可布置的?”

郁赦彻底没了脾气,替钟宛系好最后一个扣子,道,“回头再补。”

钟宛没问“大礼”是什么,他微微抬起头,舔了舔郁赦的唇缝,想让郁赦深一点亲他。

郁赦将钟宛抵在床头好好料理了他一顿,终于消了火。

外面冯管家敲了敲门,郁赦放开钟宛,待钟宛收拾停当后让冯管家进来了。

冯管家讪讪道,“有点事,他们怕耽误事,让我先来跟太子说。”

郁赦道,“说。”

冯管家走近些,低声道,“昨日一早,太子和少爷回府后,安国长公主回了宫,照料了皇上两个时辰后,出宫了。”

“按理说长公主也够辛苦了,当时皇帝诏书已下,册封储君的圣旨也发下来了,公主出宫了,也该回公主府歇息了,但没有……公主又去拜会了宗亲们。”

郁赦和钟宛对视一眼,郁赦淡淡道,“果然。”

冯管家道,“公主们跟几位老宗亲们说了什么不知道,但其中一家有咱们的探子,待公主走后打听了一点消息出来,听他们在公主走后秘密计划,说若立原黔安王宣瑞为帝,各府各家有拥立之功,将来必有大封荫,又说……说……”

郁赦道,“你说就是。”

冯管家含恨道,“说太子性情桀骜,又是由外姓之人养大,将来必不会宽待宗亲,种种苛待可想而知,不如立个傀儡,大家继续安享荣华。”

郁赦一笑,“这话他们还真是说对了。”

冯管家接着道,“现在上面儿对外说皇上是发了急病,过段日子就转好,但咱们的人探听到皇上现在已经彻底说不了话了,能出声,但不成句子,谁也听不懂。中风伤了的半边身子也彻底动弹不得了,太医还是不敢把话说死,但听那意思是好不了了,现在也就这样熬时候了。”

钟宛问道,“还能熬多久?”

冯管家压低声音,“多则三月,少则……何时去了都有可能。”

冯管家继续道,“还有就是郁王那边,郁王先说原黔安王宣瑞没的蹊跷,怕是有人在斩草除根,又说他自知罪孽深重,如今报应已到,他不想再为虎作伥,要替宁王讨个公道。”

郁赦眯着眼,“他提宣琼了吗?”

冯管家拭了拭汗,“提了……”

“郁王说,五殿下此番作为完全是效仿当年之事,要勾结外贼,残害手足。”

钟宛咋舌,“他这真是豁出去了。”

“他本就护不住宣琼了。”郁赦沉声道,“北狄的事我们瞒的好,他没想到这个时候闹出来,郁王倒是够果断,知道保不住宣琼了,索性将宣琼当成踏脚石,宣琼现在如何了?”

冯管家道,“刚被关进宗人府时还勉强能为自己喊冤,但知道郁王拉他下水后彻底失了神智,咱们的人打探过了,说是被吓破了胆子,现在怕是什么也问不出来了,自然……什么黑锅也能背了。”

钟宛吐了一口气,走到今日,宣琼已经彻底废了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