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他招蜂引蝶的风流韵事无数,独树一帜别具一格的奇葩事也无数。

明少侠领苍生令后近十年,天赋卓越,武功已臻化境,天下间难逢敌手,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。

无论中原武林还是西域高手,闻君子而丧胆,断不敢犯上作乱,因而江湖太平,武林无争,大家的日子过得太舒服,见明少侠年纪轻轻号令天下,十分不爽,于是寻了个缘由找明少侠的麻烦。

五月二十九的一天,他被众人控诉作恶多端,为非作歹,杀了江湖中一位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无人不称好,无人不尊敬的英雄豪杰。此事做得天怒人怨,任凭他威望再高,武功再强,也难消武林怒火。

天下第一君子明长宴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念魔头,被几个门派联合起来肃清于烟波江。

论身手,他立于不败之巅。

论心思,他心较比干多一窍,剩下九窍全不通。

因此,明少侠非门派所杀,而是一片混乱之中,不知道被那个不长眼的小人暗算一下,自个儿没站稳,滚进烟波江了。

新晋魔头明长宴就这么戏剧化地死了。

烟波江的一波大浪带走了他的尸体,几个门派掌门面面相觑,你看我,我看你,没得出所以然,大手一挥,鉴定道:死了!死的透透的!

死得透透的明长宴,爬起来给自己立了个碑。

烟波江的浪要了他半条命,好在明少侠毅力坚定,激流勇进,扑腾来扑腾去,又给他扑腾上岸,没死成。

甫一上岸,全天下都说:明长宴死了,哎!怎么就死了!可怜天清派名门正派,竟然养出这么一个魔头!

魔头明长宴在烟波江内喝了点儿水,脑子也进了点儿水,前尘往事忘了一半。

他立碑的时候,只能长吁短叹地思考。

明少侠记得自己的丰功伟绩,记不起自己恶劣斑斑的行径,由此可见,他是一个虚伪的少侠。

不过立碑一事,只需记得丰功伟绩便好,明少侠缓慢的在墓碑上刻下:明少侠,出生年月不详,地点不详,风流俊俏,正气凛然,某年某月入天清派,扶持其为天下第一门派,某年某月得苍生令,号令天下武林……

……

某年某月某日,哄得一名身娇体软的小美人上天清以身相许……

刻到这里,明少侠的红颜知己看不下去,说道:“你要再这么刻下去,给你十块墓碑都不够用。”

明少侠不当少侠,如果去写个话本,一定能成为江湖日报的主笔,一路扶摇直上,成为远近闻名的艳俗话本作词人。

红颜知己姓华,云裳二字是名,字了个什么——叫明少侠忘了。

他爬上岸之后,头一件事情便是找自己这位好朋友。

明长宴遭此大劫,醒来时武功全废,经脉尽断,九死一生,体内还有中毒之相。

明少侠因此觉得自己:倒霉极了。

武功是自己的,练了十几年全废,他心伤情伤,独怆然而涕下,成日仰屋兴叹,扼腕哀痛,作诗一二首,自比林黛玉,弱柳扶风的吃了三大海碗的白米饭。

吃完之后,肚子饱了,明少侠空出心思,便琢磨自己是怎么滚下烟波江的,众目睽睽,一世英名就这么滚没了。

他越想越憋屈,认为风骚无双的一念君子,不能死的这么滑稽。

因此该君子两眼一睁,来不及以泪洗面,就来找华云裳商讨如何恢复自己的武功。

华云裳会些医术,但没有遇到明少侠这般无理取闹的人——习武之人经脉尽断,要如何恢复武功?除非是什么神丹妙药,否则断然不能重续经脉,枯木逢春。

红颜知己搜肠刮肚的想了几天,终于记起了一味草药。

此药名为神仙草,乃西域皇室上供给中原的贡品,传闻可医治百病,起死回生,美容养颜,长命百岁。

后面两个功能明少侠不大关心,他自诩天生丽质无需美容养颜,至于长命百岁: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这是从古至今的道理,明少侠没死成,想必是有大福泽等着他。

他长命百岁,是顺应天命,合乎道理的事情。

因此,明少侠只听前面两个功能,他的心思一动,二人便在画舫之中一合计,决心去皇宫盗宝。

只是他现在不似以前风光无限,算半个废人,当务之急,是如何能出入皇宫于无人之境。

明少侠思及此,想了一个绝顶聪明的馊主意:他决意假扮秀女潜入皇宫,去给皇帝当老婆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