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小太监边起身,便啐了一口:“呸!狗眼看人低的东西。不过是仗着皇帝给的腰牌,也摆这么朝天大的架子,我呸!”

明长宴道:“宫里有南十三卫,那还有北十三卫吗?”

太监见十三卫走了,这才答:“十三卫为皇宫禁卫军,又分南十三卫和北十三卫。此番护送仙人入大明殿的是负责保护维护宫中秩序,保护皇上的南十三卫。北十三卫则是负责把守皇城外围,少侍进宫时,看到站在少阳门左右两侧的,便是北十三卫的亲卫队。”

边上高点太监横了他一眼:“你少说两句,南十三卫是御前带刀侍卫,有先斩后奏的令,你在背后说三道四,找死么!”

矮点的那个说:“十三卫怎么了,在皇宫里耀武扬威的狗,要是到了江湖上,第一个死的就是他们。要不是……”

“明长宴就是现在活过来,也不能飞奔八百里赶来为你报仇!你再怎么有一颗大侠心,也没有那个大侠命,你我左不过是皇宫里听人使唤的阉人罢了,比那十三卫还不如,小丸子,劝你别青天白日做大梦,成日妄想去天清派,这人都死了两年咯,你去给他上坟吗。”

明长宴插嘴:“明长宴,哪个明长宴?”

小丸子被人戳到了痛处,怒极了:“少管闲事,赶紧上轿!”

明长宴:“嗳,怎你们说得,我听不得?明长宴不就是一念君子,我晓得,他两年前死在烟波江,你们可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死?”

小丸子不情愿的搀扶明长宴上轿,放下门帘,他却又从窗户处冒了个脑袋出来。

“还能怎么死,他杀了龟峰派大师兄万千秋,后又灭了追风寨满门上下,就用他那极阴邪的鬼门十三针,万针穿喉过,老人、妇孺、小孩儿全都被密密麻麻的银线固定在房间里,一动便碎尸万段,残忍至极。”

明长宴心里一沉,这样凶残的手段,光是听着都令人毛骨悚然。自烟波江滚了一遭后,他脑子进了水,想不起关于自己如何获罪的一星半点事。虽太监说的传闻与他从其他地方打听的并无多大差别,可他与万千秋素来交好,两派之间走动也多,此事万不可能是他所为。退一万步,就算是他所为,可他平白无故的做什么要害人性命。

小丸子道:“万千秋死得蹊跷,他死后,江湖上又凭空出现了几起灭门事件,死法都与万千秋一样。武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叫我看——我就觉得万千秋不是他杀的,说不定是六大门派冤枉了明长宴,他被冤死后,心有不甘,化成厉鬼回来报仇哩!”

明少侠一生杀人无数,之前杀的人没有地位,且穷凶恶极,大家一向都巴不得他一念君子出来做主,把全天下的大魔头都杀光,所以从来没有人因此找他麻烦。结果后来因杀了一个江湖上的英雄好汉,好汉地位颇高。杀坏人,那叫主持正义;杀了好人,那就成了滥杀无辜。于是那位好汉——万千秋,他被明长宴杀死了之后,明长宴便被中原武林人士群起而攻之。

仁和帝二十年五月二十九日,六大门派讨伐天清派,要求天清派肃清明长宴,与他约战烟波江,他被众人合力清剿,失足落水,尸骨无存。

龟峰派掌门人纠结天下豪杰,蹲守烟波江整整七天七夜,没见到明长宴从哪条河口爬上来。捞不到尸体,掌门不好向武林交代,于是亲自上半坡村撅了人家的祖坟,不甚光明磊落地偷了具青年的尸体出来。掌门此事做得不人道,因此他只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做,将尸体往水里泡了两天,泡得发白发胀,就算是叫这尸体的亲妈过来也认不出。

他心中一算,大约觉得可以了,便振袖一挥,为这具尸体取了个鼎鼎大名:一念君子。

武林盖棺定论:一念君子明长宴死了!风流一世,死得难堪,浑身都泡开了,跟白面馒头似的!

明长宴执掌苍生令,镇压武林数年,一朝身死,江湖正道无不快活,喝酒吃肉庆祝三天三夜,走亲访友,招贴告示,普天同庆。

轿外,小丸子又道:“可惜了明长宴的天资,他横空出世前,已有四十年载无人可使苍生令认主。明长宴左右不过束发之年,能得此成就,当年足以让中原武林骇闻,堪称举世闻名。我曾得天清派钟少侠相救,听钟少侠所言,明长宴出道至今,一身黑衣,黑纱拂面,从不以真面目示人,极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容。他死后,苍生令不知所踪,天清派也算是垮了。近两年,江湖上祸乱四起,我看还不如他活着,好歹武林中人忌惮他,不敢明目张胆地作妖。”

明长宴在轿内静默许久,闭上双眼,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。

一炷香后,明长宴由宫女搀扶,穿过两道抄手长廊。路上遇到了元侧妃身边的春姑姑,她不与众秀女行礼,右手挎着篮子只当做没看见,小丸子不敢作声,低着头催促快走。过了长廊左转,明长宴便于众人分开,往青竹小筑方向走去。

青竹小筑三进两开,院子里挖了个莲池,养着王八和红鲤鱼。明长宴甫一进门,鲤鱼受惊四下游开,两位宫女久候多时,一名为芍药,一名为茯苓,二人行了礼,带他进了正厅。厅内摆放了一张花雕方桌,左右两侧分别放置两把扶椅。内侧为起居室,床头放了一面屏风,屏风之上是一张东海寻仙图。

明长宴问道:“你们怎么在卧室放这种图?”

芍药答:“回少侍,此图是皇上所赐,每位入宫的秀女各一张,可祛除宫外带来的邪祟。”

明长宴笑了一声,往屏风前一站,发现屏风后面还搁置了一长平头案,案上放置香炉一个,瓜果若干,香火若干,黄符、朱砂各一摞。

“这也是皇上给的?”

芍药微微福身:“回少侍,正是。此物为云青仙人所设,仙人亲自开光,各宫之内都有,可庇佑少侍宫内事事顺心,不受坏事影响。”

明长宴顺手拿了个雪梨,往衣服上擦了擦,一口咬下去,汁水四溅。

芍药见他此举大胆妄为,受惊后退一步,难以置信道:“少侍、你、你怎敢吃上供神仙的东西!”

明长宴笑嘻嘻道:“神仙大人有大量,来者是客,和我同桌吃饭合乎道理。嗳,茯苓,你们那个、那个皇上睡的地方怎么走,我进宫给他做老婆了,不是得先见一见我的夫君。如何见他?”

第3章落魄君子(二)

芍药与茯苓面面相觑,茯苓道:“少侍有所不知,进宫之后,须得皇上召见,或夜里翻牌侍寝,除此之外,新入宫的秀女不得私自拜见皇上。宫中规矩森严,自古以来就没有未侍寝先见皇上的道理,少侍……”

明长宴打断她:“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,今日我见了,明日才有其他人好见嘛。来来来,好芍药,起开起开,你们不带我去,我自己去!”

他说罢,身子灵活地从芍药和茯苓之间穿了过去,趁两人没反应过来,他穿着翘头履,健步如飞,忽地一下就消失在了青竹小筑的门口。

芍药与茯苓脸色一变,连忙追了出去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