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他低声问道:“大皇子是什么人?”

茯苓答道:“大皇子是元侧妃的儿子。”

王少侍惨叫道:“是他!是他!他杀了人……他杀人了……我看到他了……”

王少侍的丫鬟急急忙忙抱着她落泪:“小姐,小姐你可别吓我!”

王少侍瑟缩的往丫鬟怀里钻,惊恐地说道:“小杏,我见到他了,他全是烂肉,就在那里!就在那里!”

元侧妃喝道:“一片胡言!!!”

明长宴心里叫道:说得好!

他被人污蔑浑身烂肉,忍无可忍,听到这句,险些以为是自己没忍住脱口而出。咬牙恨道:本少侠风流一世,就是做鬼也是最美的鬼,从未听过此丑鬼!真是气煞我也!

作者有话要说:

皇宫内容不是很严谨,一个是因为本文主要场地是在皇宫外,二个是太束手束脚的环境对我来说会很无趣,加上这篇文章整体基调会是很随便很轻松的架空类型,没有特地参照哪个朝代,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不用太在意,之后还会有更轻松的情节和设定的呢-_(:з」∠)_我也有意在降低一些皇宫元素的存在感,皇宫副本过去之后就会出来恢复男装啦。我们长宴长得很俊的,男装可好看!

第6章落魄君子(五)

王少侍被十三卫擒住,片刻后,送回青竹小筑。

明长宴心思一动,掐了把大腿,梨花带雨地喊道:“我不要回青竹小筑!”

皇帝怜爱美人,见明长宴泪光点点,心软道:“你不回青竹小筑,要去哪里?”

明长宴:“只要不回青竹小筑,我去哪里都行。明长宴害了宫里两条性命,还把王姐姐吓疯了,我觉得他下一个就要害我!”

皇帝道:“你和明长宴无冤无仇,他为什么害你?”

明长宴道:“这我哪儿知道,说不定,他贪图我的美色!”

皇帝哈哈大笑:“你这个人到挺有意思,朕登基多年,从未有宫妃敢如此与朕说话。”

明长宴抱拳作揖:“皇帝行行好,让我去住个别的地方吧。除了青竹小筑,哪儿都行。”

皇帝很有意思地望着他,说道:“哪儿都行?”

明长宴嘻嘻一笑:“那是自然,柴房都行,我不挑。”

皇帝道:“那你今晚便到朕……”

元侧妃娇呼一声,晕在皇帝怀里。皇帝剩下半句被骇得没说完,瞪着眼睛大喊:“传太医!云青,你来看看,侧妃是不是被煞气给沾染了!”

云青领命上前,三步做两步站到元侧妃的起居室前,从怀中拿出一卷红线:“劳烦陈公公将闲杂人等请出去,以防沾上娘娘煞气。皇上万金之躯,切莫留下,保重龙体。”

明长宴的目光落到云青手上握着的苍生令上,百感交集。

此刀十八岁便跟随他左右,如今成了他人手上之物。好似彰显他明少侠春风得意这么些年,一朝成了落水狗,如今连个侍卫都打不过的事实。委实叫他唏嘘不已。

酉时一刻,明长宴提着包裹,搬进了小荷台的听荷小楼。

芍药在小荷台摘了几支荷花,湿淋淋地带进了听荷小楼:“我把这荷花就插在屋子里,少侍喜欢花香,我也喜欢,比熏香好闻。”

听荷小楼许久没人住,太监奉命,提前半个时辰来将听荷小楼清扫了一遍。明长宴推门而入,退下茯苓、芍药二人,重重躺在床上,手枕脑袋,翘着二郎腿,心中走马观花地过了一遍昭和宫的事情,想道:

这王少侍可真是奇也怪哉,怎么就非要把凶手往我身上靠,八成是装疯卖傻,本少侠可还好好的在这里呢!哪儿来的鬼魂?我怎么不知道!一定有古怪。

他换了个脚翘,从胸口处摸了个白面馒头出来,一遍嚼一遍想:那落月针做得倒挺像,栽赃嫁祸得毫无破绽,若我非本人,只怕也要相信此事为明长宴所为。可惜刚才没多拿几针,亏哉、亏哉。

明长宴坐起身,把吃剩的半个馒头重新塞回胸口,思索道:无缘无故她为何害我,又对我如此念念不忘,难不成,是本少侠欠的风流债,曾负了她?

明少侠自认为他的一生风流不羁,前半生辜负的闺房少女,名媛千金没有一万也有八千,他一想别人的脸就头疼,索性不想,朝门外喊道:“茯苓姐姐,我渴了,有喝的吗?”

茯苓替他倒了一碗花茶,他喝茶如牛饮,实在浪费好茶。喝完,一抹嘴巴说问道:“嗳,茯苓姐姐,我好怕啊。”

茯苓道:“怕什么,又不是你杖毙的人,冤有头债有主,就算是报仇也轮不到咱们少侍身上。”

明长宴道:“那死了的两人,放到哪里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