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5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他昏昏欲睡,想道:来日教训他之前,我要问问他到底涂的什么香。

明长宴多年前,曾结交过一位小朋友,医术了得,相貌也很了得,成日跟条尾巴似的追着他跑,十分有趣。此刻冷静下来后,越来越觉得小国相十分面熟。先前,他在昭和宫处匆匆一瞥便有所怀疑,如果真是他,那这位小朋友倒是长得越发好看。

只是明少侠一向脸盲,把甲认成乙乃是家常便饭,还因此拉了不少仇恨,实在对自己认脸没有信心,不敢轻易判定。

此毛病,甚至曾经被写在了江湖日报上广而告之:一念君子目中无人!

非也,明少侠不是目中无人,而是记不住人。与他交手的江湖豪杰,一日之内有如过江之鲫,全是两个眼睛一张嘴,明少侠绞尽脑汁也分不出他们有什么区别。因此,诸位绿林好汉,便被明少侠用针来衡量。

一根针能解决的,就统称为:一根针。

两根针能解决的,就统称为:两根针。

以此类推,与明少侠交手,众人便一个个得了‘几根针’的称号。甚至,江湖上还为此大打出手。比如:你也挑战一念君子,我也挑战一念君子。你叫‘三根针’,我叫‘两根针’。一念君子解决你用三根,解决我用两根,岂不就是我比你武功差?那怎么行!

有些人表面上表现得十分不在意这个标准,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拿鬼门十三针来作为武功高低的衡量工具。若是谁用的针最多,谁就最有面子,江湖上便人人敬佩,暗中想道:此人竟然能令明长宴用一十七根针,可见武功深不可测,不可估量,实乃人中俊杰!

明少侠一觉睡到天亮,还未清醒,茯苓便猛地撞开门。

“少侍!你快起来!”

明长宴猛地拉下床帘,将外套胡乱一穿。

茯苓喊道:“元侧妃疯了!”

明长宴一顿,挑眉:“疯了?”

他慢吞吞地穿上衣服,系上腰带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,她疯了与我何干,昨天不还好好的吗?”

芍药替他将头发拢上:“你可知道元侧妃是怎么疯的?”

明长宴道:“我不知道,姐姐说了,我就知道了。”

芍药脸色泛白,还没从侧妃一事中缓过来,她定了定心神,说道:“她是今早上疯的!”

元侧妃的疯病和寻常的疯病不一样。今早,皇帝从昭和宫床上醒来,发现身旁睡着一个年老色衰,头发花白的老人。皇帝大惊,当即呼喊侍卫。结果众人进屋子里把老人翻过来一看,眉眼之间能辨认出,就是元侧妃。

听到这里,明长宴一顿,漫不经心道:“这么玄乎的事情,估计要请小国相吧,他去了吗?”

茯苓道:“去了,小国相在半柱香之后就赶到了昭和宫,但此时侧妃已经疯了。”

试问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,一早起来发现自己成了一个风蚀残年的耄耋老人,怎么不疯。元侧妃不但疯,并且在两刻钟之后,开始满屋子打滚乱爬。她尖锐的指甲不停地抓挠自己的脖子,忽然,布满皱纹的脖子,先是刺出了一根长针。

接着,是第二根,第三根……从脖子到胸腔,密密麻麻,全都是针!元侧妃痛得无法忍受,开始拔扯嘴里留下的线头,一拉,五脏六腑搅得稀烂,开膛破肚好不凄惨。

此刻,众人终于知道春姑姑和李公公是怎么死的:是活活被自己凌迟的!

“又是针。”明长宴喃喃道。

茯苓说到一半,小跑至门外,大吐特吐。

明长宴道:“你去看看她,弄点儿爽口的茶水给她。”

芍药得令,照顾好茯苓,对明长宴说道:“元侧妃先是疯,两个时辰之后就暴毙在昭和宫。小国相到时已经无力回天,皇上现在哀痛欲绝,六宫无人管理,因此下令召回了皇后。午时一刻,我们还得去永仙宫接驾。”

明长宴道:“皇后?我还以为皇上那么宠着元侧妃,没有皇后呢。”

茯苓道:“烟少侍到了就知道了。”她往门口一看,见四下无人,便说道:“少侍有所不知,元侧妃是皇后的堂妹,因生得与皇后有几分相似,才得皇上青睐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怪哉,那皇帝为何不直接找皇后?”

茯苓道:“少侍,宫闱秘史莫要多问,只记得皇后地位崇高,千万不可放肆。”

明长宴点头答应,往永仙宫走去。路上,元侧妃之死已经传开,宫女太监脸色皆如丧考妣。

茯苓道:“元侧妃死后,宫里面的冤魂索命说法闹得越来越严重,原先还能搬出小国相的名字压着,现在连小国相都压不住了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冤魂索命?谁的冤魂?谁来索命?”他恍然大悟:“明长宴,一念君子?”

芍药道:“就是他。元侧妃死前,还大喊大叫他的名字,不是他的鬼魂是谁。”

明长宴哭笑不得:“别的我不知道,但肯定不是明长宴的鬼魂。说不定,侧妃是见他长得帅,喊喊名字,无可非议嘛!”

说话间,二人已经到了永仙宫门口。皇后的仪仗队左右铺开,明长宴站在最后,见不到她的脸。约莫过去了一刻钟,明长宴打着哈欠,正欲离去。他谎称更衣,带着芍药和茯苓二人往御金池溜去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