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9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一个女人,一个疯女人在街尾出现。

准确来说,这不是一个疯女人,而是一个疯男人。这么说不是因为别的,是因为任谁都看得出此人是一个青年男性。他却偏偏穿了一条纱裙,涂脂抹粉,招摇过市,纷纷引人侧目。

若是有天清派的内门弟子路过,便能认出这位‘疯女人’不是别人,正是武功天下第一,声望无人能极,万千侠士心中偶像,天清派掌门师兄,一念君子明长宴明少侠——

明少侠一边勾三搭四,痴笑连连,人模狗样,好不要脸,一边在心中恶狠狠的咒骂:李闵君这个老王八蛋,等本少侠回天清,非要拔了你的毛不可!

一月前,明长宴与同门师弟李闵君打赌,行酒令赢了对方,便起了戏弄的心思,叫李闵君浓妆艳抹,穿上小师妹的长裙上天清派练武场跳了支舞仅供师兄妹观赏。

哪知道李闵君心眼儿小——这与他是天清派管钱的脱不了干系。爱算钱的都斤斤计较。一月后,二人再次行酒令,这回输的人却是明长宴。李闵君眦睚必报,当即扔了条裙子给明少侠,叫他下山找个男人回来,找不回来,便是他明长宴没本事。

明长宴思及此,恨得咬牙切齿,伸手一抓,抓住了一位文弱的书生。

书生从未见过身长八尺的小娘子,明少侠的一张脸虽然生的顶好看,可书生招架不住他的手劲,浑身发抖,连说了十个‘姑娘饶命’!

明少侠问道:“本姑娘好看吗?”

书生答:“好……”

明少侠又道:“既然我好看,那你就跟我回家。”

书生两眼一翻,尖叫:“好……好汉饶命!!!”

明长宴眉头一抽,松开手,书生见鬼似的跑了,他心里想道:本少侠生的这么俊俏,有什么好怕的?

思及此,他在心中又咒了一遍李姓师弟:枉我平日待他不薄,他竟敢记仇至今,如此折辱掌门师兄,此仇不报非君子!

好在明长宴纵横江湖数年,不是戴个斗笠,就是罩个黑纱,神秘莫测,无人知晓其相貌。正因如此,他才敢大摇大摆,穿着女装,在天清冼月山下如此张扬。

明长宴自觉自己俊极了,就算是扮女人,也是最美的女人,奈何怀才不遇,无人问津,只能孤芳自赏。

因此,明少侠很烦。

他大刀阔步的往前走,两旁路人纷纷退让。夕阳西下,明长宴至今寻男人未果,心中郁结。

空手回天清,自然没有人敢说他。只不过明长宴有些傲气,练武就要当天下第一,事事不服输,门门要拔尖,就是打个赌也不能输给别人。他一筹莫展,哀声哉道,怨天尤人,咒骂师弟之际,临安城门缓步走来一名少年,骑马劲装,箭袖长靴,马尾高扎,俊俏非常。

冷不丁,闷雷一阵。明长宴抬头望了一眼,心中顿生一计,他伸手从左边摊位拿了一把雨伞,说道:“钱记在天清李闵君身上,回头你找他要去!”

甫一说完,瓢泼大雨骤然落下,明长宴三步做两步,往少年的方向走去。

此人便是怀瑜。

明少侠撑着雨伞,献殷情献的很及时。

“小官人,下雨了怎么不回家啊?”

怀瑜冷淡的瞥了他一眼,明长宴只管自己觍着脸凑上去嗲声嗲气:“你是不是没地方去,要不要上我家喝杯茶?”

伞下小小一方天地,怀瑜无论左转右拐,都能淋个湿透。明长宴仗着与他身高相仿,勾肩搭背,自来熟道:“我看你穿衣打扮不像是临安本地人,外地来的?”

怀瑜一句不回,但这并不能影响明长宴说话的兴致。

“探亲?探友?游山玩水?还是路过此地?”

怀瑜开口,如雨打竹叶泠泠作响:“我要找一人。”

明长宴嘻嘻一笑:“你要找谁,我帮你找,临安就没有我不认识的人。”

怀瑜沉吟片刻,脱口而出一个名字:“一念君子,明长宴。”

明长宴听罢,猛地哈哈大笑,笑够了,说道:“那你可就找对人了!我知道明长宴在哪里,你跟我来吧。”

怀瑜道:“如果你骗我,我就杀了你。”

明长宴一愣,挑眉,陡然伸手欲弹一下他的额头,被怀瑜偏头躲开,他道:“你才多大,十七有没有,小小年纪就把打打杀杀挂在嘴边。”

他问道:“你找明长宴做什么?”

怀瑜轻轻的哼了一声:“他不是天下第一吗,我倒要看看天下第一长什么样。”

明长宴因常年不以真面目示人,在临安像这样想来目睹一下他本人而慕名来的人,他倒是见怪不怪。明长宴摸了摸鼻子,大言不惭道:“能长什么样,还不是人模狗样,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,那就是他俊极了!”

他十分感兴趣的望着怀瑜:“你找他做什么?你是来挑战他的吗?恕我直言,江湖上来挑战他的人络绎不绝,从未听说过有胜者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