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1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月点点头:“就在明天下午。”

秦玉宝道:“大师兄,我想去赏花大会,我已经把天清六剑学会了,你带我一起去看吧!”

明长宴拍拍手:“好啊,正巧这几日得空,带你们下山玩儿。”

明月转身往屋外走去,明长宴叫住他:“明月,你去哪儿?明天和我们一起去!”

明月闷闷地说道:“我就算了。我太过愚钝,不像玉宝天赋那么高,他连天清六剑都学会了。叫我出去玩,耽误了学武,今后连师弟的水平都赶不上,丢天清派的脸。”

在天清派的内门弟子里论天赋的话,除了此时恰巧外出的一名弟子,另一位便是这里年龄最小的秦玉宝了,但明月既然能进内门,天资也不会多差。比起外门的那么一大堆普通资质的同门,已经是高出一大截。明长宴惯知道明月此人心气高,且十分不合群,因此诸多内门小孩儿里,他对明月的耐心用的最多,也最为关照。

明长宴起身,绕到他身边,弹了下他的脑袋,明月‘嘶’了一声,揉了揉额头。

明长宴道:“这就对了嘛,你几岁啊,装老成干什么。大家都一起去玩儿,偏你不去,多无聊!”

明月嘟囔一声:“我不喜欢。”

“你不去看看怎么就知道喜不喜欢了。”明长宴拍了下他的背:“回去好好休息,养足精神,不许偷偷练武,今天准你偷懒。”

怀瑜问道:“什么赏花?”

李闵君道:“你是外地来的,还不知道我们临安每年四月的赏花大会,在桃花庵观音庙下头的探水河举办,除了赏花,还有庙会,摊子上吃的多。叫明长宴带你去,他就爱凑这些热闹。”

明长宴把玩着头发,说道:“我去就去。”

李闵君拾起桌上的玉佩,扔给明长宴:“去的时候把这个挂上,不挂,一会儿你的明月好师弟又要多心。”

明长宴笑嘻嘻把玉佩往腰间一挂,“怎么,你呷醋啊,没送你,你不高兴啦?”

李闵君冷笑一声,“我有什么不高兴的,我又不是你男人。”

明长宴看了怀瑜一眼,想起自己和李闵君赌约一事,摸摸鼻子道:“哦,对不起,我忘记了,明天下山,我买一个送给怀瑜小友。”

李闵君道:“既然人是你带回来的,你看着安排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向来都是你主内,凭什么要我安排!”

李闵君振振有词,喊道:“他是你男人,又不是我男人!”

明长宴被他怼的哑火,片刻之后,啧啧道:“我安排就我安排,瞧你那小气的样儿。嗳,听说算账的都挺抠门的,你日后会不会越来越抠?”

李闵君道:“少说两句能把你憋死。”

明长宴哈哈大笑,笑完去勾怀瑜的肩膀,“你喜欢花么?我蛮喜欢的,你脖子上这个透明石头是什么,怪好看的……”

第10章一念君子(二)

临安的赏花大会由当地的富商操办,声势浩大,四月中旬,引众多外乡人纷沓而至,是此处的奇景之一。

冼月山下来,出了山门,便是一派热闹的市井,熙熙攘攘,车水马龙。沿着云栖竹廊一路向东,东集市出现在众人眼里。

李闵君拿出钱袋子,当啷一下,一人给了一锭银子,秦玉宝等人领了,一哄而散,消失在人群中。一只右手,理直气壮的放在他面前。明长宴笑道:“我的钱呢?”

李闵君从钱袋子里掏了一锭出来,重重砸在他的手心。明长宴睁开一只眼,连说:“不够不够,再给点儿。”

李闵君道:“怎么不够,你要吃什么!这么多,往年够你玩儿一轮了。”

明长宴指了指怀瑜:“还有怀瑜一份。来者是客,难道要他付钱吗。”

李闵君恨恨从钱袋子里再拿一锭:“滚滚滚,晚上到小潺涧老地方。”

明长宴拿了钱,从右手边架子上摘了个狐狸面具戴在脸上,左看右看,十分得意。他站在摊子前,沉吟片刻,挑选了一副分外可爱的黑色琉璃镜。交钱拿货,明长宴拍了下怀瑜的肩膀,对方尚未反应,眼前便蒙上一层黑雾。

“稀奇不稀奇,西洋来的小玩意儿,临安靠海,又有海港,这东西最多。”

怀瑜推了下琉璃镜,冷酷道:“我为什么要戴这个。”

明长宴哈哈一笑:“自然是你长得俊,不带上这个,万一路上被哪家小姑娘给牵跑了怎么办。我要负责的。”

他背着手,又往前走了一炷香。期间,明长宴买了一串花灯提在手上,一路下去,花灯暗香浮动,萦绕在怀瑜的鼻尖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