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4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边上一人见他靠着围栏,整个人都要翻过去,便小心提醒一句:“兄台,你当心点儿。那是你弟弟吗?”

明长宴目不转睛的看着怀瑜,随意敷衍道:“嗯?哦,嗯,嗯嗯。”

那人拍拍明长宴的肩膀,指了指对面的射箭台。

原来,还有一男子在另一处射箭台上:往围栏中射花球。他的那位娇滴滴的夫人穿着小纱裙,站在围栏之上,险些半个身子翻进去,挥着小手绢喊道:“相公!你看准了射!千万别急躁了!”

明长宴:……

此时,怀瑜已拔箭拉弓,明长宴连忙屏气凝神,紧紧盯着他手中的箭。霎时间,弓弦一松,那箭势如破竹,穿云破月,正中楼内第一枚花球。台下众人来不及倒吸一口冷气,只见怀瑜片刻不带喘息,又连放三箭,箭箭穿心,百发百中!

如此三箭齐发,半个时辰不到,只剩下一箭。怀瑜再挽弓时,有些吃力。此时万籁俱寂,众人全神贯注的看着台上的少年。他松手,最后一箭射出。四十九箭全数清空!高楼上,已不见任何一枚花球。

拾球小厮目瞪口呆,又惊又诧,半晌才回过神,大喊道:“全、全中了!!!”

第11章一念君子(三)

“好小子!”明长宴拍手大喊。

怀瑜活动了下手腕,从射箭台上下来。一路上,听台下众人奉承之话夸了又夸。摊主果不食言,只说要去同赵家的家主禀报一下,此楼便归在怀瑜名下。

明长宴与他刚碰面,便伸出手,一把抓住他的左手。怀瑜一愣,问道:“你做什么!”

“做什么,看看你的手呗。”明长宴将他护腕一拆,果然,他的手腕处一片通红。

怀瑜恼道:“这根本不算什么。”

明长宴挑眉:“小屁孩儿逞什么能,我看看严不严重。最后几箭手分明都在抖,以为本少侠看不出来?”

他从怀里一模,摸出一罐药膏,掀开盖子,晕开在怀瑜的手腕上。怀瑜虽然脸色不善,却也没拒绝。

明长宴一边替他揉着手腕处,一边道:“半大的小子,最爱嘴犟!”

明长宴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暗道,这小鬼看起来不过十七八九,穿的如此金贵,怎么看都是哪家偷溜出来玩的大少爷,没想到本事到不小。他估算了箭台与空楼之间的距离:显然,即便是中原武林的高手,也未必能保持四十九箭连发连中的水平。

“哎!你的箭法如此精湛,比我还要厉害,竟然还真能拿下这空楼,你以后教教我箭术如何?”

听到这句,怀瑜的表情缓和许多,明长宴不动声色忍笑:真是个小孩子!

抹完,他收起药膏,拍了一下怀瑜的背,忍不住扯了下他的头发:“走吧,让你胡闹了一会儿,天都晚了。李闵君他们应该在小潺涧等着我们。”

怀瑜夺过自己头发,说道:“别玩我头发。”

明长宴:“好好好,不动,看你头发长,摸一下嘛,小气死了。”

二人走了一箭之地,明长宴笑道:“我们已经到了。”

小潺涧走到尽头,水势豁然开朗,由四面八方的小河汇聚成了一面大湖,此湖就是探水河。

岸边泊船处,秦玉宝喊道:“师兄!!”

明长宴道:“来啦!”

秦玉宝等不及,作势就要往船下溜去,被李闵君提着后领抓住:“你跑什么,你家师兄又不会被吃了!”

明长宴跳上船,站稳之后,转身伸手,要扶怀瑜一把,却不料怀瑜已经上了船。他收回手,把花灯递给秦玉宝:“拿着!”

秦玉宝得了花灯,欢喜连天。

明月见了,眼睛先是落在明长宴的腰上,看到他腰间悬挂了一枚玉佩之后,这才开口:“师兄。”

此时,远处狂奔而来一抹黑影。近了,原来是一名少年,男生女相,阴柔秀丽,十分俊俏。他见着明长宴就喊道:“大师兄,我也要花灯!”

明长宴道:“玉楼!跑得这么快做什么,别着急,我给你们带了其他的东西。”

他在怀里摸摸索索一阵,丁零当啷掉了一船。李闵君捡起来一看,都是些破烂小玩意儿,没什么稀奇。也就几个小孩子喜欢,同明长宴一起蹲下身,弯着腰研究这些小东西的用途。

李闵君道:“钟玉楼,你不是还在外面吗,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钟玉楼猛地跳上船,气喘吁吁道:“我提前办完事儿回来了。结果山上一个人也没有,我就想你们是下山过花节!果然让我找到你们了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