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5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他捡起一个单筒望远镜,闭上一只眼稀奇地到处观望。

“大师兄,为什么别家船头都有花,咱们的没有啊!”

明长宴挑了个精巧的香囊,先递给明月。

他道:“我们没有吗?那一定是二师兄忘记了。”

李闵君道:“人家的船是要参加今晚上的请花灯,你们也要参加吗?”

怀瑜问道:“什么请花灯?”

明长宴一人一份发好了小东西,直起身道:“这就说来话长了。”

请花灯是临安府的传统习俗。每年四月份,百花拥簇,便有一个节日顺应而生:过花节。

过花节,赏花宴,请花灯。其中,请花灯指的是晚上的一场歌舞盛宴。由临安官府与富商一同操办,在探水河的湖面上架起一座高台,高台之上有万千花烛争相开放,烛光映的湖光粼粼,美轮美奂。

明长宴道:“今年是谁请花灯?”

秦玉宝举着灯抢答道:“我喜欢上官家的那个小小姐,去年她的妙花仙子就演得很好。”

李闵君道:“赵家的小公子喜欢百花深处那位名动天下的花魁,他阿姐一掷千金把人从京都弄到了临安来,所以今晚请花灯是离离姑娘。”

明长宴哈哈笑道:“难怪不得今年赏花宴的人都比往年多,原因是出在这里!”说罢,他若有所思:“我到没见过这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是个什么姿容。”

李闵君道:“总是漂亮的。一会儿就见到了。”

秦玉宝道:“那我们船也弄一朵,我也要请花灯。二师兄,怎么参加请花灯啊?”

李闵君划了两下船,把船桨交给明长宴,任由小船在画面上漂泊。他道:“你看见对面用红绸带拦起来的水域了吗。要参加请花灯的船都得到这儿来,等妙花仙子请出琉璃花灯,船上的众人无论是跳下去游泳也好,划船也好,总之,谁先跑到湖心,抢到琉璃灯,谁就是今晚上的获胜者。”

怀瑜道:“琉璃花灯很名贵吗,抢到了又如何?”

明长宴道:“不如何,图个吉祥的彩头,就跟挂花灯一样,谁说挂得高,夫婿就嫁得好的?”

片刻后,怀瑜突然又问:“琉璃灯也是这个意思吗。”

明长宴当然不知道琉璃花灯的意思,他信口胡诌道:“自然!你看它挂得那么高,大概是能摘到的就嫁得远吧!”

秦玉宝问道:“如果是个男人摘到呢?”

明长宴思索片刻,扯道:“可能就是娶个外地的老婆吧!”

一个时辰后,日头西下,夜幕笼罩,探水河灯火通明,人声嘈杂。湖西面,有人喊道:“是赵家的船!”

众人齐齐望去,只见一艘气派宏伟的大船缓缓徐来,共有上下两层,高百尺左右。船上张灯结彩,大摆宴席。席间觥筹交错,鼓乐齐鸣、歌舞升平。外栏有家仆丫鬟匆匆走动,娇女公子三三俩俩,凭栏而望,船动则水光滟滟。

“好气派的船!”

“赵家位列三大世家之首,又是中原首富,他不气派,谁气派?”

“皇亲国戚嘛,那个赵家的小儿子,在皇后面前得宠得很,就差个亲生的关系了!”

“好了好了,勿要多言。接下来还有花戏要看。”

李闵君听完,转头对明长宴说:“我记得赵家的小公子,很喜欢你。”

明长宴坐在船头,正教秦玉宝如何扎花灯,随口道:“是吗?喜欢本少侠的人太多了,我不记得。”

李闵君:“是啊!我对他有点儿印象,这孩子才到我腰这么高的时候,就年年来天清派报名学武,每每都在第一轮被刷下去,就坐在冼月山门口哭。年年失败,年年哭,赵家因此还给我塞过银子。”

明长宴笑道:“小孩儿毅力不错。”

明月听罢,冷淡道:“可惜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。就算有毅力,终究也只是白费力气。天赋到底比努力重要。”

明长宴却道:“明月,不准这么说话。”

明月恼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!”

钟玉楼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你倒是知道天赋比努力重要,同样是天赋差,有人能进内门,有人还要被另一个天赋差的嘲笑了?”

明月脸色涨红,咬牙道:“你!”

他死死盯着钟玉楼,后者一脸不屑,双手抱臂,很是嚣张。但此人却也有嚣张的资本。内门弟子中,钟玉楼是天资最高、最聪慧的。明月入门得晚,天赋也不及他高,被他讽刺,无可反驳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