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1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少侠眼睛微微瞪大,脑子忽而一片空白。

怀瑜见他吃了瘪,心中洋洋得意,嘴角翘起,开口道:“不过如此,哼。”

他松开手,拿过明长宴手中的雨伞,往山上宝轩处走去。明长宴被雨水一浇,猛地回神,他心强行跳空一拍,连忙喊道:“喂!那是我的伞!我淋着雨了!”

怀瑜听罢,放慢了脚步,任由明少侠匆匆追上来,钻进伞里。

.

第二天一早,燕玉南敲开门,说道:“大师兄,那人醒了!”

明长宴从床上坐起,披上衣服,往小榭台走去。

甫一进门,床上那人连滚带爬,便要往地上给他跪下。李闵君扶着他,说道:“你别动,伤口都裂开了,别跪别跪!没人要你跪!”

那人咳嗽两声,声泪俱下哭道:“苟家镖局求见明长宴明少侠!”

明长宴脚步一顿,问道:“你找明长宴干什么?”

男人抹了一把脸上的血,哆哆嗦嗦道:“我是苟家镖局的二当家,三日前从润州押了一趟镖往临安,路过小舟山的时候,遇、遇、遇……”

他好似怕极了,一句话打了十来个结都没说顺。

明长宴耐心说道:“遇到了什么?慢慢说,你已经到了天清门下,有我、呃,有明长宴在,天下谁敢动你分毫。”

带血的男人神经质地抖了一下,咽了咽口水:“阎王……阎王设宴!”他双目通红,几欲晕死:“是、是那个阎罗,嫁衣!嫁衣阎罗!”

李闵君端着药,与明长宴对望一眼。

他道:“喜阎罗?”

明长宴点头,念道:“阎王设宴,鬼门关,黄泉路上莫回头。”

燕玉南问道:“二师兄,什么是喜阎罗啊?”

李闵君放下碗,说道:“喜阎罗就是嫁衣阎罗,两年前江湖上横空出世的一个怪人。”

燕玉南问:“哪里怪?”

明长宴道:“怪就怪在他穿一身嫁衣,做的却是灭人满门的丧事!”

李闵君道:“这个嫁衣阎罗不常出现,往往作祟在山林小道,人未到,声先到。一阵敲锣打鼓的喜乐和丧乐过后,道上便出现两支队伍,一支结亲,一支送丧,红衣滚滚,白衣飘飘,纸钱同丝穂齐飞,喜轿与棺木并行,诡异非常,阴森非常。”

怀瑜道:“红白喜事相撞,是大惨大悲大凶之事。”

燕玉南打了寒颤。

李闵君道:“这个怪人往往在队伍边上的山头抱琴而立,他要你三更死,你决活不到五更,所以称他为阎罗。但凡在半路遇到他的门派,无人生还,全部死绝。因此,他杀人又叫阎王设宴,阎王请你吃饭,岂不就是有去无回!”

燕玉南问道:“可他站在山头上,怎么杀人?”

李闵君:“谁知道,目前为止没有人回得来,这你就要问他了。”

众人的目光一致落在床上男人的身上。

苟镖局的二当家喝了安神药压了惊,这才缓缓说道:“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杀人的……”

明长宴无语片刻。

苟二当家突然记起什么,癫痫似的大喊:“是纸人!我想起来了……是纸人杀了我同门师兄弟!他是鬼,是妖怪!他让那些纸人做的鬼索了大家的命!!”

二当家疯疯癫癫,口中留下涎水:“是阎王……是阎王……他不是人!只有妖怪才能让纸人动起来!!”

李闵君见势不妙,连忙伸手往二当家胸口左右一点,二当家力气陡然一抽,晕在床上。

李闵君:“我看他连话都说不清,干脆也别说了。出事的地方在小河上街往前二里路,那里有个半坡村,就在这里,我看还是找几个人过去看一眼保险。”

明长宴无心听他说话,摸着下巴兀自问道:“什么武功能让纸片动起来?你们听说过没有?”

李闵君呵呵道:“明长宴,你快死了这个心,什么歪门邪道也要去学,天下武功这么多,难不成你全都要会吗?”

明长宴理所当然道:“能会则会,不然如何当天下第一?”

李闵君捡起桌上罩着黑纱的斗笠,往明长宴怀里一扔:“好好好,天下第一,去半坡村看看死了多少人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