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6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这时,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。

“客官老爷,江湖日报要吗!”

花玉伶蹭地一下从凳子滑下来,“要的,要的!”

他打开门,一名儒生打扮的书客从书篓里拿了一份报纸出来。花玉伶递了两个铜板,合上门,一边看一边道:“半坡村昨日才出了事情,今日就见了报。白鹭书院的消息实在好快,玲珑阁都赶不上他们。”

怀瑜倒了杯茶,说道:“白鹭书院是官家操控的情报网,财力物力都不是民间门派能企及的。”

明长宴半依在床边,懒散道:“还说了什么,念来我听听。”

花玉伶前后一翻,道:“没什么大事,就把半坡村得那事儿说的过了些。主笔是秦越君,他这人总爱写些浮夸的东西,上回编排了绝情娘子同小玉郎君私相授受,被玲珑阁追杀了好几里地,怎么还没改过这个死德性?”

明长宴哈哈大笑,扯到伤口,嘶嘶倒吸两口气。

花玉伶道:“鄞州那处又发生了一场灭门,这次死的人倒是没先前几场多,但死状倒一如既往地可怕。”

燕玉南道:“还是那样吗,死的人都是被针杀的?要说这江湖上用针的人多,可用得好的也只有那么几个。这几场灭门杀人的手段,实在残忍,虽同是用针,却和大师兄用针的手法不同,可这不同却也太细微了,叫人察觉不出。”

花玉伶一指报上:“诺,又提到天清派了。”

明长宴看也不消看,便知道江湖日报上面是怎么编排的。天清的名声从他接手苍生令那一天起,便以一个势如破竹的形势一落千丈。期间,与他用针相似的灭门惨案层出不穷,摆明了想要将导火索往他身上引。他不想当这个冤大头,可总有人不放过他。苍生令此物人人觊觎,他岂能拿在手里独善其身。

燕玉南抢过日报,三下两下地折了,塞进袖子里:“一会儿我带出去扔掉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你管他?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。报上怎么说的,除了江湖日报,玲珑阁的报出来了么?”

花玉伶道:“路上没瞧见书生买玲珑阁的。”

明长宴道:“要是叫秀玲珑知道这事儿,那此事恐怕已经在江湖传开了。等玉南回来,叫他写张纸条给秀玲珑。”

钟玉楼道:“写给她做什么?”

明长宴道:“我自有打算,小孩子不要多问。”

钟玉楼被他三言两语堵了回来,也不恼,继续全神贯注地听大堂中央的说书。惊堂木一拍,明长宴侧头,发现怀瑜也听得十分认真。

归林楼说书的是临安远近闻名的‘毒嘴子’老秦,此人性格犀利,吐词尖锐,舌灿莲花,妙趣横生。说书时最接地气,没有文人之迂腐,反倒脏话连篇。雅俗共赏,为百姓最爱。

他此番说的,是八年前,华亭庄家的灭门惨案。

明长宴道:“华亭庄家?是三大世家里的吗?我怎么没听过。”

花玉伶喜读地方小志,听明长宴一说,便道:“庄家都消失了好多年了。大师兄,你那会儿还没来中原。以前是四大世家,庄家倒是显赫一时,结果落得一场大火烧个干净的下场。现在就只剩下临安赵氏、应天府秦氏、苍梧柳氏。”

老秦捏着胡须,口中模仿大火呼呼之声,只把这惨案说得淋漓尽致,栩栩如生,叫听众汗毛倒竖,好似置身于火场,恨不得拔腿就跑。他道:“……大火烧了一天一夜,火势熄灭后,华亭衙门派了百来号人进屋收尸,共找出一百四十一人,本家外戚,但凡有名有姓者,全都死在了走水之中。除了一人!”

钟玉楼听得正尽兴,便趴在窗口喊道:“哪一人!还有活口么!”

老秦道:“活口?没有。这一人并非是活,也并非是死,而是消失了!”

台下凉气阵阵,无不想道:难道是变成了鬼?

钟玉楼念叨:“消失?如何消失?难道是烧得渣都不剩了!”

老秦卖了个关子,顿了一顿,拱手道:“欲知后事如何——请听下回分解!”

这时候,燕玉南推开门,提着药回来了。

钟玉楼自动请缨去煎药,问归林楼接了个小后院。这厢下楼,那厢迷迷谷众人便找到明长宴房间里,递了解药,向他告罪。

明长宴连忙戴上斗笠,万千秋进门便道:“长宴公子,好些了吗?”

明长宴道:“好得很,没死呢!”

迷迷谷的妙手医仙替本门道完了歉,先做足了礼数,紧接着,便开始后兵。

“明少侠,此事不怪我们迷迷谷多心。苟家镖局确实死于利针之下,天下能将针用到已臻化境之地,非你一念君子莫属。在下听天清派小友说,苟家镖局二当家在贵派养伤,不如明少侠领我众人去天清派与二当家当面谈一谈,好解开这场误会。”

明长宴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天清派,又为什么要向你解释?”

此话张扬至极,狂妄至极,奈何对方就是有这个本事。妙手医仙脸色一变,紧紧握住佩剑。

万千秋道:“别冲动,崔大侠,我与长宴公子相交虽不长,但对他的人品却很信任,万某人以性命担保,长宴公子绝不会做出此等丧心病狂之事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