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7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妙手医仙道:“我又没说是他做的!”

身后迷迷谷众人悉悉索索地嘀咕:“只是叫二当家出来和我们对峙,还他一个清白,他咬死不松口,这不是心里有鬼吗!”

“倘若二当家真的在天清派,那带出来就是,他心虚什么?”

万千秋为难道:“这……”

忽的,怀瑜身形一动,在窗边抓到一只信鸽。此信鸽脚上恶俗地绑了一个蝴蝶结,俨然出自明少侠之手。果然,燕玉南道:“是小八!”

怀瑜将鸽子松手,小八扑棱着翅膀一摇一摆往燕玉南怀里撞去。想来天清待此鸟不薄,叫它吃得肚圆体胖,色泽光滑。燕玉南将鸽子脚上的纸条抽出来,脸色微变。

他看了眼明长宴,明长宴一挥手:“我累了,要睡觉,都出去。”

迷迷谷的人不敢强留,面面相觑片刻,心有不甘走出房间。

燕玉南又看了眼怀瑜,明长宴道:“信上说了什么?”

燕玉南道:“苟家镖局二当家死了。”

明长宴一愣:“死了?”

燕玉南点点头:“二师兄请华姑娘过去看了。华姑娘才走出小榭台,二当家就死了。纸上说死于失血过多。”

明长宴道:“真会挑时候死。”

燕玉南拿不定主意,心慌地看着明长宴:“大师兄,怎么办?”

明少侠仰面朝天往床上一瘫:“什么怎么办,当然是吃药啊!你大师兄现在头晕脑胀,浑身无力,日薄西山,缠绵病榻,就快死啦!”

燕玉南听罢,急急忙忙去楼下看玉楼药煮的如何,不消片刻便端了一碗黑漆漆的药汤上来。

明长宴中的那毒不严重,方才还吃了迷迷谷的解药,这会儿实则已经好了大半。正欲端药,见怀瑜神色冷冷站在窗前,灵机一动,作起妖来。

“哎哟,我手疼。”

燕玉南紧张道:“大师兄,我喂你吧!”

明少侠朝他眨了一下眼睛,燕玉南一愣,便又听自家师兄凄凄惨惨戚戚道:“真是好没有良心的小白眼狼啊,我这伤白受了,弄成这幅样子,手也没力气,身子也没力气,某人也不知道感谢感谢本少侠,勤快些过来献殷情。”

怀瑜说道:“你在叫我吗。”

明少侠狡黠一笑:“叫的就是你。过来,我吃不了药,勉强给你个报答我的机会。”

怀瑜不动。

他越不动,明长宴越来劲儿,干脆就躺着嚎上了:“没良心啊!没天理啊!本少侠英雄救美落得出如下场,有人冷血无情,熟视无睹,连喂个药都不肯!”

一面喊,一面笑嘻嘻地看着怀瑜。

怀瑜忽然一动,径直往床边走来。明少侠玩笑开得过了头,悚然后坐半寸。

燕玉南手中的苦药被他端走,怀瑜坐在床边,舀了一勺,递给明长宴:“张嘴。”

明少侠活像个壁虎,一连退了六七步,贴在墙上,全然没了方才那副风流嘴脸,他干巴巴道:“我同你开玩笑的。”

怀瑜皮笑肉不笑:“我没有同你开玩笑。”

明长宴断然没想到:对方真的会来喂他。

他这会儿,手不敢疼,头也不敢昏了。夺过药碗一口气喝完,擦了嘴巴,连忙岔开话题:“玉南,有甜的没有,药苦。”

燕玉南接过喝干净的药碗,从怀里拿了一个豆沙月饼出来:“刚才我上楼时,看到二楼卖月饼,便买了几个。”

明长宴咬了一口,“马上到中秋了。”

燕玉南问道:“大师兄,今年中秋,你还是不跟我们一起过吗?”

明长宴顿了顿,笑道:“再等一年。”

此时,玉楼与玉伶进屋,听闻此话,便知道明长宴又要回家一趟了。

明长宴非中原人氏,十五岁初到中原,一路打一路游山玩水,哪知道打出了名堂来。后又受天清派掌门相邀,以天清名义参加大宴封禅,使苍生令几十年后再次认主,名动天下。

他接手天清派数年,平日从不离开冼月山,只每到中秋,雷打不动要消失两个月。吃完月饼,万千秋上楼与众门派洽谈,再三为明长宴保证之后,迷迷谷众人暂且给万千秋几分薄面,不再纠缠明长宴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