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9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他趁怀瑜不注意,多看了两眼。

明长宴嘻嘻一笑:“我见到怀瑜哥哥,就有一种他乡遇知己的感觉,十分亲厚,想来怀瑜哥哥与我非常有缘!”

赵小岚捏着书,问茯苓道:“烟姐姐平时做派一向如此吗?实在不像一个女人。”

茯苓双眼发黑,恨不得晕死过去。

芍药道:“她、少侍性格活泼可爱,一贯如此……”

赵小岚笑道:“那倒是很有意思的!”

怀瑜撒了一把鱼食,重复道:“他乡遇知己?”

明长宴连连点头,伸手从他的罐子里摸了一把饲料,往池子里天女散花一般狂撒。东一片西一片,惹得鲤鱼四下乱窜。

他拍了拍手,十分新奇:“这鱼是什么鱼,我怎么从来没见过?”

怀瑜淡然道:“你不是和它十分有缘吗?”

明长宴笑道:“有缘有缘!上面的有缘,水里的也有缘!”

怀瑜道:“御金池的鱼都是番邦送的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听你这个口气,你倒是还能和鱼说话。怀瑜哥哥果然有过人的长处。”他随口一问:“这鱼跟你说什么了?”

怀瑜不动声色地停顿一会儿,开口道:“下雨了怎么不回家。”

明长宴一愣,伸手一接,豆大的雨滴砸在了他的手上。他诧异地看了一眼怀瑜,心道:这人难不成还真是个神仙了?

赵小岚道:“边上有亭子,进去躲会儿雨!”

进了亭子,刚坐下,雨幕中又窜出几人。为首的两位生的高大挺拔,宝相庄严,茯苓与芍药见状,连忙行礼:“大皇子,三皇子!”

赵小岚拱手道:“大表哥,三表哥。”

茯苓低声提醒明长宴:“少侍,快行礼!”

明长宴蹲了一下,行礼时,大皇子却并未将他放在眼里。他回了怀瑜一声,接着对赵小岚点点头,便神情难堪地坐在石凳上。

三皇子在一旁劝道:“皇兄,节哀顺变。”

大皇子道:“我知。我……小国相,宫中作祟的那人,真的是明长宴吗?”

明长宴插嘴道:“怎么可能是他!”

大皇子转头,明长宴盯着他的脸看,左看右看,没有记忆。此人两年前烟波江一战中领了个队伍肃清他,明少侠左右看他不顺眼,突然改了口,连忙道:“是!怎么不是!”

大皇子道:“你是哪个宫里的?”

明长宴摆摆手:“这你就不用知道了。宫里接连死了这么多人,别的不死,专挑与你相关的人死。要说和你没仇,你信吗?”

他危言耸听道:“曾与我一个院子的王少侍亲眼所见,明长宴的鬼魂悬挂在半空中,英姿飒爽,气势逼人!”

大皇子受皇帝影响,对鬼神之说迷信的青出于蓝,不自然地换了个姿势,连教训明长宴不懂规矩都忘了,直接问道:“明长宴已经死了,打捞上来的尸体泡得像白面馒头,鬼魂怎么会英姿飒爽,是不是你那位朋友认错了?”

明长宴喝了一杯茶,正义凌然:“英姿飒爽的白面馒头嘛!一念君子当馒头也是很俊的,这个不提,大皇子,难道你不知道宫中死人是如何死的吗?”

大皇子虚虚道:“针……”

明长宴笑道:“对啦,针!敢问皇宫戒备如此森严,除了鬼,谁能来去自如?谁能出入禁地于无人之境?”

大皇子神情晃晃,看向怀瑜:“小国相,你说呢?”

怀瑜一本正经叹了口气,“言之有理。”

明长宴侧过头,偷偷打量怀瑜,心中有些忐忑,一会儿觉得对方认出自己,一会儿又觉得对方没认出自己。几番惆怅,活像个春闺少女。他跟着怀瑜叹了一口气,又伤春悲秋地看了一眼对方,这时,怀瑜也正在看他。

明长宴一口水喝到嘴里,咳嗽起来。茯苓连忙上前替他擦拭胸襟,明长宴拒绝,自己胡乱地擦了两下,心中烦闷道:他果真没有认出我?

认出来,明少侠觉得丢人。

没认出来,明少侠觉得憋屈:本少侠长得这么好看,两年就把我忘了,实在可恨。想当年,我还救了他,要换做是个女子……

想入非非之际,大皇子登时坐不住,站起来在亭子里转了两圈:“那岂不是下一个就要找我!”他猛地回头,看向怀瑜,哀求道:“小国相,你救救我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