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5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挂念去白鹭书院一事,便起身往小荷台花园走去。

一刻钟后,他人未看到,声先听到。传入耳朵的,是一名少女的声音。

“飞高点儿!再高点儿!段段,你过来,我瞧不见了,把我举起来!”

紧接着,又是几人的声音:“公主不可,此举危险,万一段公子抱不住你。”

少女道:“你这个老嬷嬷是说我太重了吗!”

那嬷嬷连忙跪下,磕了几个头。明长宴心道:这又是哪位公主。

穿过假山,一众花枝招展,娇俏无比的少女出现在他面前。穿衣打扮,皆是不俗,绝非宫女能穿。众星捧月围在中间的,正是刚才说话的那名少女,看模样只有十五岁。她正坐在一名皮肤苍白,神情冷峻的青年男子肩上,手里拿着风筝线,兴奋地晃荡着小腿。

赵小岚见他来,连忙从众宫妃中走出来,招手道:“烟姐姐!”

明长宴招呼道:“小岚兄,这么巧,又见面了!”

赵小岚道:“不巧不巧,我刚才还跟阿珺说起你!”

看来阿珺便是那名少女的名字。

“赵小岚!你说的那个会武功的小宫妃,就是她吗?模样长得到不赖,只可惜看着娇滴滴的,不大像能打的人!”

明长宴拱手笑道:“阿珺好。你是小岚的朋友吗?”

赵小岚道:“她是妤宁公主,是我的表妹。”

茯苓提醒道:“少侍,你不能跟着小岚公子唤公主阿珺,那是公主的小名,你得叫她公主。”

阿珺从冷峻的青年肩上下来,拍拍手,高声道:“你过来,我仔细瞧瞧。会什么功夫,让本宫见识见识!”

明长宴道:“公主要见识见识么,我自然是没问题的,不过我没有刀,没有剑,怎么展示武功!”

阿珺道:“段段,把你的剑给她用!”

茯苓听罢,脸色一变,跪下开口:“公主,万万不可,利剑伤人,我家少侍乃是女子,断然使不动这把剑。再者,少侍若用剑不当,难免伤了他人。”

阿珺沉吟片刻,又说:“那好!这把剑暂且不用,小岚表哥,借你腰上的木刀一用!”

她说完,便抢了赵小岚的腰上的木刀,扔给了明长宴。这把刀分量不重,看样式是仿造的苍生令。明长宴虽在腰间佩刀,却很少用苍生令,最顺手的还是针线。不过此刻拿着刀,却也有一股熟悉之感涌上心头。

阿珺笑道:“你快试试!”

明长宴恭敬不如从命,拿着这把刀便施展开来。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一招一式,无不透露着武学精妙。只可惜,这舞的——也忒慢了!

他简直就像是打太极,不,打太极都没这么慢,换一个动作要四五秒,就这速度,还怎么取人性命。阿珺喊道:“嗳!你怎么舞得这么慢,会武功的,不都是快如疾风吗!”

明长宴缓缓地抬起手,慢慢地放下脚,说道:“那是别人,我这剑法可就不同了。”

一名小宫妃道:“可有什么特别?特别的慢!”

明长宴道:“否。此剑法名叫《沾花惹草剑》,用剑时,需眉来眼去,暗送秋波,招蜂引蝶!很伤神,因此动作便快不得。”

明少侠一个出剑,取荷花一朵:“出剑时需摘花于无形,收剑时便可闻香识女人。”

说罢,他摘了荷花,放在鼻尖闻了一闻:“如此寻花问柳,处处留情,方可成此剑精髓。”

众女子听闻他的胡话,脸上绯红一片。阿珺知道对方正在戏耍自己,当即涨得脸色通红:“你!你一个女儿家!说话竟、竟敢如此不知羞!”

赵小岚原本听得正得意,连连拍手称赞‘好剑好剑’,阿珺瞪了他一眼,赵小岚只得干巴巴地收回手,放在腿侧。

明长宴听了,十分无辜,大喊道:“非也,是公主叫我舞剑,本人只会这一套剑法,何来不知羞一说。这剑法就是这么舞的,不信?不信你来试试?我么,勉强收你当半个徒弟!”

阿珺恼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!段段,给我上去和她过两招!”

明长宴木刀一收,暗道这位小公主脾气倒差得可以,跟九十九宫那位小国相有异曲同工之妙,可见脾气坏的人,长得都统一的漂亮。

段段便是这个阴郁苍白的青年。明长宴仔细看他,只觉得此人聊无生气,活像个冰冷精致的瓷人。青年面无表情,来者不善,明长宴心道:我现在做个女子打扮,他一个大男人,不至于找我麻烦吧?

不料,长刀出鞘!

明长宴条件反射后退一步,那通体黑色的长刀便在距离自己堪堪毫厘之远的地方劈了下来。他额前一缕头发齐齐被切断,明长宴举刀相迎,木刀应声而裂。青年一刀不中,顷刻间第二刀带着劲风便袭了过来,明长宴袖子一抖,三针即出。

“铮!铮!铮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