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9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伊月看着他腰上的玉佩,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,怪好看的。”

明长宴开口:“哦,我小师弟送的东西。怎么,你喜欢?那就拿去。”

作势,他便要解开。伊月摇头:“我不要,等到了中原,哥哥给我买新的。”

明长宴道:“那是自然,你想要多少我给你买多少。对了,还有这个。”明长宴拿出两把小木头梳子,工艺十分漂亮:“这个给小铃铛,这个给小骰子。去年我答应她俩带的,你等明早她们伺候你起床的时候给。别说我来了。”

伊月将其中一把梳子推回给明长宴:“一把就够了。小骰子被阿爸杀了。”

明长宴一愣。

“我不喜欢阿爸,他脾气越来越差,动不动就杀人。你带我走吧,哥哥,今年就走好不好?还要带小铃铛一起走,阿爸杀了小骰子,她吓坏了。”

明长宴回过神,揉了一把她的头发,叹了口气:“今年不行。我在中原根基未稳,还需要一年才能把你悄悄带走。今年带你走,我不能保你周全,等到明年,明年我就有能力和阿爸抗衡了。”

明长宴嘴上这么说,心中却知道,天清派在中原武林的形势比他说出来的更加严峻。直觉告诉他,现在不是把伊月接到中原最好的时候。

伊月趴在桌上,用手拨弄着茶杯:“我不喜欢月亮,它很大,很无聊。”

明长宴见她神情低落,便岔开话题,说道:“你猜我今天从乌安回来,见到了谁?乌安族的勇士在森林里围猎,拔得头筹的……”

他故弄玄虚,果然,伊月听到乌安族三字,便眼巴巴的看了过来。

明长宴继续道:“你猜猜是谁?”

伊月道:“是布奉吗?”

明长宴调侃道:“是我妹夫。”

伊月脸色一红,嘀咕道:“你戏弄我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不敢不敢,我今日真的遇到了布奉,他猎了一头小鹿,说要把鹿角摘下来做成首饰送给你。哦,还有这个。”

他从怀里拿出一支羽毛笔:“布奉托我带给你的。你的笔是不是坏了,他说你很久没有给他写信。”

伊月把笔收起来,回道:“哥哥说我。你在中原这么久,怎么也没给我找个嫂嫂?”

明长宴翘着脚,哈哈笑道:“嫂子嘛没找到,但是我养了一大堆小崽子。”

伊月向往道:“等我到了天清派,我也要学武功。跳舞好没意思,总是那一支舞,年年跳,跳了这么多年,我的脚都要断了。”

明长宴道:“逐月大典每年一次,由不得你不跳。不过,等以后到了中原,我就教你武功。”

伊月从床上拿起一本古籍,上有《神女大歌书》五字,内容便是逐月大典需要吟诵的曲词。明长宴见此书,也分外亲切。他少年时与伊月共同学习大歌书,因他是男子,巫祝只让他全篇背诵,伊月却还要学习祭祀舞。

明长宴还想与伊月说些中原的趣事,鼻尖一动,闻到了一股暗香。

“伊月,你屋子里点了什么,为何有香?”

伊月没说话,明长宴抬头望去,视线一片模糊,他喊道:“伊月?”

明长宴一揉眼睛,醒了。

茯苓拧干帕子,诧异道:“少侍醒了!”

明长宴坐起身,头发散了一背。暗香愈加浓郁,他问道:“怀瑜来过这里?”

茯苓将帕子递给他:“小国相刚走。”

明长宴叹口气:“难怪不得。”

茯苓察言观色:“少侍,你心里可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

明长宴摆摆手:“没有,做了个梦,梦见以前家里的一段事情。”

茯苓为他披上衣服:“原来是想家了。宫中嫔妃想家的也多,等少侍侍寝之后,位份升高了,以后就可以把老爷和夫人接到宫中相聚几日。”

明长宴无心听她废话,兀自沉浸在那段梦境中。从大月回中原没多久,天清接连出事,他被六大门派肃清,坠入烟波江之后,侥幸逃过一劫,却昏昏沉沉地过了快两年。醒来时,遭受创伤性的失忆,其中一部分事情在他脑海中已经无迹可寻。

思及此,明长宴叹了口气。

下次?下次又是什么时候。他两年没回大月,不知道伊月此时会如何怨他。如今自己成了一个废人,别说带伊月来中原护她周全,他是泥菩萨过河,自身都难保。明长宴正因如此,寻神仙草之事才迫在眉睫,他必须尽快查清楚两年前的真相,谁陷害他?谁杀了万千秋?

他凝神冥想时,冷不丁,后颈传来针扎一般的疼痛。明长宴倒吸一口凉气,连忙用手抚上后颈,一个鼓起的小包正上下蠕动。十指胀痛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肉而出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