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50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“茯苓!给我拿把刀!什么刀都可以!”

茯苓被他突然提高的声音下了一跳,慌神道:“少侍,宫内没有刀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尖的东西也行,你头上的发簪拔下来给我,再去给我找个盆来!”

茯苓见他满头冷汗,脸色煞白,嘴唇毫无血色,不敢耽误片刻,摘下发簪,端起盆子,就坐在明长宴身边。

明长宴半卧在床上,握簪时,没有片刻犹豫,往指尖一扎,用力之大,下手之狠,皮肉翻开,血滴成丝。十指连心,茯苓单在一旁见他动作,便毛骨悚然,尖叫一声,退后一步,跌坐在地,捂嘴发抖。明长宴面色不改,似乎做惯了此事,轻车熟路,游刃有余的把十指给扎了一个遍。

片刻之后,盆里便积出了一个血洼:污黑粘稠,俨然是毒血。

明长宴做完这一切,抬起头看向茯苓:“今日之事,只有你我知道,不要和任何人提起,芍药也不行。”

茯苓咽了咽口水,慢慢从地上爬起来:“少侍、少侍为什么……”

明长宴道:“哦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老毛病了。今天不小心被你看见的,记得替我保密。”

茯苓点点头,又惊道:“少侍,我去给你拿药来!”

她匆忙往外间拿了包扎用的纱布和药粉,明长宴接过后,拒绝了茯苓的帮忙,连药带扯,并不心灵手巧的包了几个难看的布疙瘩。

伤口太大,明长宴就算缠了三四圈,伤口处的血依旧浸透了纱布。茯苓提议道:“少侍,我去叫小国相过来吧。”

明长宴咬着纱布,一边拆一边又缠,含糊不清道:“叫他过来干什么?”

茯苓道:“这几日少侍昏迷不醒,都是小国相过来照顾,他与少侍交好,何不再叫一次。”

明长宴松口,笑道:“茯苓,我一早就说了,以后与他井水不犯河水。他来照顾我,本少侠、本少侍铭记在心,有恩图报。但要我主动去找他,不可能!你也看到了,我前几天把话说绝了,去找他,岂不是很没面子?”

茯苓嘟囔道:“面子事小,身体事大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不成不成,在我这里,面子最大!你别提他了。”

说话间,十指都包扎完毕,明长宴看了一眼外面天色,已然见黑,便道:“再说,天这么黑,去麻烦人家,实在非君子所为。”

茯苓只好答应一声,端了盆子,出门倒血。甫一开门,芍药在门口候着,见到茯苓,喜道:“茯苓,你看是谁来了!”

一名太监,弯腰驼背,眉眼含笑道:“烟少侍在屋里头吗?”

茯苓道:“在呢,公公有何事?”

太监道:“奴才是敬事房的李喜善。”

茯苓、芍药二人互看一眼,喜道:“原来是李公公,里面请,我家主子就在里面坐着。”

芍药喊道:“少侍!敬事房来人了!”

明长宴正无所事事,吹着自己的手指,好让血迹干的快些,听芍药语气欢快,便道:“来人就来人,你这么高兴做什么?”

李喜善道:“少侍听完奴才的话,可就要高兴了。”他笑眯眯道:“皇上今晚上翻了您的牌子。”

明长宴道:“皇帝?皇帝翻我牌子?茯苓,这是什么意思,我的什么牌子在皇帝那里。”

李喜善见明长宴十分‘天真’,与二女一看,笑道:“娘娘,皇上翻您的牌子,就是叫您今晚上去侍寝。”

侍寝,明长宴把这两个字给听明白了。

他宕机了约小半柱香,才缓缓道:“我侍寝?”

李喜善点头,“奴才亥时来接娘娘。”

明长宴沉思片刻,道:“好,知道了,我收拾一下马上来。”

李喜善走后,茯苓笑道:“好,太好了!少侍,你还要收拾什么,是要换身衣裳吗?”

芍药笑道:“换不换衣服都不打紧,皇上不看她穿得衣服。”

明长宴站起身,从床上走下来,开口道:“我要去九十九宫。”

茯苓一愣:“少侍这时候去九十九宫做什么?”

明长宴:“去那儿还能做什么!找怀瑜啊!”

芍药道:“少侍,可、可你今晚侍寝,不找皇上,找小国相干什么……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