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5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怀瑜怔了一下。

明长宴尬笑两声,用手掌扇了扇风:“匪夷所思啊!可见本少侠风姿不减当年,现如今连皇帝也不能幸免。不过小娘子也就算了,这个、这个男人我无福消遣消受。”

他威胁道:“怀瑜,你一定要帮我。你要是不帮,我就只能拉你一起下水了。”

怀瑜皱了皱眉,疑惑道:“拉我下水?”

明长宴道:“那是自然。皇帝要我侍寝,我不去。我今晚就躺在你床上,天打雷劈都不走,等皇帝明早上一找,从你这儿把我翻出来,咱俩就一起蹲大牢。”

怀瑜盯了他小半柱香的时间,才下了床,披了件外套。明长宴见他有所松动,因此拱手笑道:“多谢怀瑜大哥!本小弟感激不尽啦!”

“你在这里呆着,不要乱跑。”

明长宴立刻点头:“不跑不跑,你就是赶我走我都不走!”他搓了搓手臂:“我好冷啊,你的棉被给我盖一会儿。”

怀瑜走了一刻钟,明长宴等到昏昏欲睡之际,他终于回来。

“如何?”明长宴跳下床:“你怎么和皇帝说的?他还要我侍寝吗?”

怀瑜淡淡一瞥:“不用了。”

明长宴听罢,心花怒放,伸手就想勾住怀瑜的肩膀一阵胡闹。结果他现在的身高实在不大行,垫着脚都够不着怀瑜肩膀,得跳起来才看看勉强能够着。明长宴悻悻作罢,收回手。哪知收了一半,怀瑜突然发难,抓着他的手腕,眉头蹙起:“你的手指?”

明长宴手微微一动,恍然大悟:“哦,我今天削梨子的时候不小心割破了。”

怀瑜道:“十个手指头一起割破?”

明长宴把手往后一缩,对方捏的太紧,没缩回来。

他笑道:“刀太快了,难免的。”

怀瑜居高临下打量着他,道:“我不喜欢被人骗,你重新说过。”

明长宴哈哈一笑:“行,你让我先喝点儿茶。我口渴,话说多了嘴巴干。”

怀瑜道:“你自己喝。”

明长宴抬起手晃了下:“你先把我的手放开,抓得这么牢做什么,我不会跑的。”

怀瑜五指一松,明长宴为自己倒了一碗茶,顺势从怀里摸出一个白面馒头咬了一口。怀瑜坐在他对面,他一人啃了会儿,觉得不好意思,于是又摸出一个馒头来招待怀瑜。

“今天刚从早膳里省的,晚上饿了正好拿出来吃。”

怀瑜接过他的馒头,只顾自己问:“你的手是怎么搞的。”

明长宴左右绕不过这个话题,加之怀瑜也不是外人,他便直接老实交代了。

“他们肃清我的时候,你不好奇,我是怎么摔进烟波江的吗?”

怀瑜哼了一声:“因为你蠢。”

明长宴眉头一抽,看在对方刚帮过自己的忙这份上,便安慰自己君子肚里能撑船,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。怀瑜虽然不是小女子,但是小女子的娇脾气是很严重的,明少侠把他当小孩子看,只说道:“因为我中了毒。”

怀瑜道:“我知道。”

明长宴笑了一声:“你知道怎么还问我。我只隐约有一些印象,是中了毒。总之,决计打不过这群人,索性跳了江,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。其他的,实在想不起来。”

怀瑜听到这里,心情十分不好:“你跳下去也是九死一生。”

明长宴眨了下眼睛:“所以我不是‘一生’了嘛!我运气好,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怀瑜吸了口气,气道:“那是因为——”

明长宴咬了一口馒头,随意问道:“嗯?因为什么?”

“哼。”

明长宴苦兮兮道:“你怎么总是说话说到一半,就要哼我一声。你这样,我就不得不停下来哄哄你,好叫你心情好一些,多耽误谈正事的时间。”

他笑了一声:“还是你故意耍小孩子脾气,骗我哄你啊?”

怀瑜说他:“强词夺理。”他顿了顿:“你的手上还有一些旧的疤痕。你不是第一次自残。”

明长宴点点头:“你猜得对。我中的毒十分霸道,到现在为止,我没有找到治根的方法。不过,我有一位朋友,早年游历江湖的时候在巴蜀地区得到过一种虫蛊,放进体内,以剧毒为生,只要隔一段时间放一次血,就能暂缓毒势发作,我便是用这虫蛊来续命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