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54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咬牙恨道:“不管有错没错,现在我都认错。有话好好说,君子动口不动手。”

怀瑜笑道:“君子是你,不是我。”

明长宴欲哭无泪:“那你别脱我裙子,我就这一条。”

‘兹拉’一声,明少侠的裙子毁去了大半。他惊悚的看了一眼,又看了眼怀瑜。

怀瑜拍拍手:“还跑吗?”

明长宴沉吟片刻,难逃一劫,只能委曲求全,凄凄惨惨道:“……我自己脱。”

他慢吞吞的解扣子时,怀瑜将房间内的屏风撤走。登时,一股浓郁的药香扩散开来。屋子正中间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木桶,水呈黑色,蒸气腾腾,上下翻滚。药香的源头就是这里。

明长宴解扣子的手一愣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怀瑜用手试了试水温:“药。”

明长宴恍然大悟:“你脱我衣服,是要我用药浴?”

怀瑜瞥了他一眼:“废话。”他手搅弄着药水,突然减缓了速度,慢吞吞问道:“不然呢,你以为是什么?”

明长宴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他斩钉截铁:“我什么都没想!”

明少侠连忙用手扇了扇风,只觉得好热好热,看来这个水温实在是高,影响了整个房间,尤其是影响明长宴,他觉得自己的脸要热化了。

怀瑜拉上屏风,明长宴三下五除二的脱完了衣服,往木桶里一坐。甫一接触到这水,他浑身的疼痛都减轻了大半。明少侠泡澡无聊,双手搭在木桶边沿上,过了方才的尴尬期,此刻又没事儿找事儿的撩拨怀瑜。

“当年你在天清住着,我只是以为你有钱,是哪个大户人家里出来游山玩水的小公子,没想到,你竟然是皇宫中的人。”

怀瑜取了一本书,点上灯,坐在桌前,撑着太阳穴翻看。

水声哗哗,明长宴往前挪动,干脆趴在桶沿,喊道:“喂!怀瑜!你在听我说话吗,你是不是睡着了?”

怀瑜垂着眼帘,目光落在书册上:“你叫错了,我已经帮过你忙了。”

明长宴愣了一下,笑嘻嘻道:“好好好,怀瑜哥哥,怀瑜大哥!”

怀瑜点点头,对明少侠的知错就改的态度给予赞同。

安静了没一会儿,水声又响了起来,这次越来越响,动静也越来越大,听声音,似有不少的水泼到地上。怀瑜放下书,正想看看他在屏风后面搞什么东西,冷不丁,那屏风就被一点一点的挪开了。

怀瑜猛地坐回桌前,拿起书连忙看了起来。另一头,明长宴心满意足的移开屏风,喘了口气,坐在木桶里故作轻松地问出了这句话:“怀瑜,你知道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?你觉得是我杀了万千秋吗?”

桶沿上的手却渐渐握紧,很快,他又自己说道:“算了算了,那么远的事情,你怎么可能知道,那会儿你早都不在临安了,是我问错了。”

怀瑜放下书,道:“你别把水弄到地上去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好嘛,我一会儿给你收拾干净就行了。”

怀瑜等他说下文,明长宴道:“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,非常重要,所以我必须早点恢复武功,越快越好。你现在看到了,我武功几乎全废。这两年,一年昏睡,一年养伤,他们现在怎么样,我全然不知,我也没办法再回去。”

明长宴全数说出,心里松了口气。两年来,他没有一晚上睡过好觉。一闭眼,就是伊月和天清派的师兄弟。当年天清固然立于众矢之的,武林人人盯着它,要找它麻烦,却也因为一念君子的缘故,不敢轻易招惹。如今他成了一个废人,想来也知道天清派在中原武林绝不好过。

怀瑜道:“你没有回过冼月山?”

明长宴:“回去做什么,别人知道我没死,只怕就要再讨伐我一次。”

怀瑜:“你怕连累他们。”

明长宴:“那是自然。天清派就是我家,两年前的事情一日没解,我就一日不能回去。”

屋内气氛沉重了几分。

明长宴道: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

怀瑜问道:“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变成了少年模样。”

明长宴:“这就说来话长。我吃了一种药,这是吃下去的效果。虽然副作用多了些,但当时的情况,我也只能想到这个下下策。”

怀瑜:“你来皇宫是为了神仙草。”

明长宴眼睛一亮,站起身,将头发一扎,披上外衣。他身子湿淋淋,怀瑜立刻扔了一条毛巾给他。明长宴赤脚走向他,问道:“上一回我在九十九宫借走了一株小草,我问你,那是不是神仙草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