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61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思来想去,又道:“这小国相是施了什么法术,让皇帝如此信任他说的鬼话?”

茯苓惊道:“少侍!你怎么能这样说,曾经宫内的小皇子或是嫔妃、重臣,有的得了重病,经常是太医都治不好!可小国相一去,驱驱邪再做个法,没过几天就能好转,这可不是糊弄人的!怎么能说是鬼话呢?”

明长宴听罢,恍然大悟,于是笑得愈发张扬。看来这小鬼头是仗着自己医术高超,私下悄悄医治好了病人,再向众人胡扯说是自己驱了邪、做了法才治好,由此,在这个迷信非常的国家获取尊重和特权。此做法,俨然十分狡猾!

他说道:“好好好,你们可别难过了,不然叫我头疼。昨晚上我没睡好,现在要回小荷台睡一觉。芍药,你帮我去烧壶水,我醒来的时候要喝。”

三人一同回到小荷台,明长宴想起怀瑜的嘱咐:叫他这几日多加休息,等先生回书院,便亲自送他去。

明长宴心中一件大事解决,倒头就睡。半夜惊醒,翻来覆去失眠,又坐起身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左思右想,不安心,明长宴拿起衣服就准备溜去九十九宫。

一推门,茯苓守在门口,似乎等候多时,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你是不是又要去找小国相?”

明长宴乖巧的笑了声:“看起来很像吗?”

茯苓苦口婆心劝道:“少侍,你已经是皇上的女人了,和小国相……已经没有可能了!若是你与小国相有染会成为皇宫中天大的丑闻。而他的地位在皇宫无人撼动,你却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妃,后果如何,你应当最了解。少侍,三思而后行啊!”

明长宴又惊又诧:我怎么又和他有染了!

茯苓越说越凄凉,只劝明长宴回头是岸,告诉他后宫女人哪个不是皇帝的人,自古不老实本分的,最后下场都是不得好死。

明长宴哭笑不得:“好,好好好,我不去,我不去,你别哭。”

茯苓道:“我不是为我哭,我是为你哭。少侍不得宠爱,只怕然后宫中日子愈发难熬。你若是实在心痒难耐,想去找小国相,那便去吧,有他照应你也能好过些。只是千万别叫人发现了你二人……”

“打住!”明长宴听她说的有模有样,宛如自己真和怀瑜有一腿,他叹了口气:“好茯苓,你想多了,我……!”

明长宴心里补充道:我是个男人!

此话,是决计不能跟茯苓透露的。

经过茯苓这么一闹,明长宴回屋一想,最近几日确实与怀瑜走得太近。

他躺回床上,一翻身,心道他行得正站得直,没什么好心虚。再一翻身,还是避嫌的好,他此时是个女人的身份,孤男寡女成日待在一起相当不妥。又一翻身,叹了口气:我是个男人,男人避什么嫌?

明少侠煎烧饼一般,翻了两个时辰,猛地把被子往头上一拉:别想了别想了,越想越睡不着。

他身上还带着若有若无的暗香,显然是从怀瑜那处沾染过来的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叫他不能不想,不能不念。

明长宴索性坐起身,喊道:“茯苓,芍药,进来进来!”

茯苓推门而入:“少侍。”

明长宴问道:“你们烧水的地方在哪儿,我想沐浴。”

茯苓惊讶道:“这么晚?”

明长宴道:“对。”

安排了二人去烧水之后,明少侠四仰八叉躺回床上。

猛地,窗口传来一声响动。

明长宴眉头一挑,翻身下床,将窗推开。

窗外,怀瑜冷冷的坐在树上。

明长宴探出头,往底下一看,装模作样地佩服道:“小国相好本事!没少爬树吧?”

怀瑜道:“你的衣服。”

他递过来一件薄如蝉翼的外衫,俨然是明长宴昨晚落在九十九宫的。刚接过,窗外一声闷雷,顷刻间,瓢泼大雨落下。

明长宴道:“打雷的时候站在树上,要被雷劈。”他伸手:“进来坐坐。”

雨势如同泼水,怀瑜轻飘飘翻进来。

甫一坐下,明长宴便开始解衣服。怀瑜猛地从凳子上站起来:“你干什么?”

明长宴道:“沐浴啊。”

怀瑜兀自沉默会儿,又坐下。

哪知,明长宴突然一笑,来劲儿了:“不然我干什么?你在慌什么呢!难道是我假扮女人时间久了,你就忘了我是男人吗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